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第59章 二夫人的阴谋
    二夫人闻言,心虚的笑了笑:“陌凉丫头,以前我待你不好,是我不对,现在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对于你,我真的深感愧疚,就让我为你做些小事儿来补偿你吧。”

    这二夫人说得比唱得好听,一副虔诚悔改的模样,若是其他人八成已经被她骗了去,但是苏陌凉却是目光犀利的觑她一眼,沉吟片刻后微微点头:“以前的事儿我也没放在心上,都是一家人,没必要这么客气,这丫鬟我收了,二夫人也不必再自责了。”

    这个二夫人一肚子坏水,既然她亲自送上门来,她且看看她到底要干个什么。

    二夫人见苏陌凉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顿时笑开了花。

    “好好好,我刚才已经派厨房为你做了几个菜,你现在受了伤,得补补身子。菊香,还不扶你家小姐回去。”

    菊香得令,赶紧搀住苏陌凉,往着铭清阁走。

    一旁的安嬷嬷虽然不赞同小姐收下菊香,但是当着二夫人的面,她一个奴婢也不好发表意见,只是走回了铭清阁,她将菊香支开后,才朝苏陌凉建议。

    “小姐,你怎么能收下菊香呢,一看那二夫人就是来者不善啊。”

    苏陌凉缓缓落座,冷笑着回答:“既然她对我有企图,不管我收不收下菊香,她总是会想出办法来对付我的。所以,还不如直接收下,总能从菊香身上得到点消息。她明着来,总比暗着来好。”

    安嬷嬷闻言,神情一震,有些恍然的点点头。

    她倒是没想到这一层,还是她家小姐想得周到。

    “以后的事情,你知道该怎么做吧?”苏陌凉抬眸看了安嬷嬷一眼。

    安嬷嬷点头,“嗯,老奴一定会时刻监督她的动向。”

    就在这时,绿蔓领着大夫回来了。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苏陌凉递给安嬷嬷一个眼神,后者立马领会的站到一旁,不再言语。

    “小姐,大夫来了——”绿蔓叩门,通报。

    “进来吧。”苏陌凉回道。

    话落,绿蔓这才推门而入,身后的大夫也提着药箱,快步到了苏陌凉面前。

    “苏小姐,让老夫给你把把脉,看看伤口吧。”大夫毕恭毕敬的欲要伸手上脉。

    苏陌凉点头,任由他检查。

    良久,大夫才抬起头,面露惊讶,不可思议的望着苏陌凉:“苏小姐,你之前吃了什么药,这么重的伤势,居然没有大碍了。”

    苏陌凉闻言,也是一愣,不明所以的望着他:“我什么药都没吃啊。”

    “不可能,你的伤势基本已经好了,只是伤痕还需要点时间修复。”大夫捋着白胡子,不赞同的皱眉摇头。

    看到大夫如此肯定,苏陌凉这才想起之前南清绝给她上过药。

    难道是他的缘故?

    想到这里,苏陌凉茅塞顿开的点点头:“刚才我的确给伤口上过药,也许起了药效吧。”

    大夫听到这话,好似来了兴趣,双目顿时绽放出精光:“小姐是否方便透露到底是什么药,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功效。”

    太子殿下的剑伤,那么厉害,竟然有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伤势痊愈。

    不得不让他惊奇。

    苏陌凉挑挑眉,摊手:“抱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药,是九王爷给我涂的,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去问他要。”

    大夫在听到这话后,满脸的期待霎时凝固了。

    那药竟然是九王爷的。

    他一个贫民,怎么可能去找王爷要药。

    想到这儿,大夫也不再多问,直接起身,开了一副药方,嘱咐绿蔓煎熬,便识趣的退了出去。

    看着大夫离开,苏陌凉不由自主的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她从刚才到现在,的确觉得疼痛减轻不少,看来这南清绝还真没有害她。

    想到这里,苏陌凉不禁想到自己掐上他命根子的手感,白皙的脸蛋上罕见的飞上两团红晕。

    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有那么大的胆量和勇气,想想也是后怕。

    ————————————————————————

    自从灵力比赛以后,苏陌凉就天天窝在房间里炼丹,五日的时间一晃而过,她的炼丹技术有不小的提升,隐隐摸到了大丹师的门槛,怕是离晋级也不远了。

    正在苏陌凉欣喜之时,外面忽然响起叩门声。

    “小姐,二夫人那边送了夜宵来。”是菊香的声音。

    这几天二夫人对她关怀备注,又是送药,又是送衣服,每天的伙食还变着花样的讨她喜欢。

    苏陌凉仔细检查了,药品,衣服和食物都没有问题,看来这个问题就出在菊香身上了。

    听到这里,苏陌凉收起药鼎,冷声道:“进来吧。”

    菊香笑容满面的端着餐盘,快步进来,目光扫了一圈苏陌凉的卧房,似乎嗅到了药材味儿,忍不住问道:“小姐,你刚才在吃药吗?”

    苏陌凉忽然抬眸,阴厉的瞪她一眼:“我的事儿,也是你可以随便打听的吗?”

    看着苏陌凉突然恼羞成怒,菊香表情闪过惊骇,手里还端着盘子,就这样噗咚跪在地上。

    “小姐饶命,小姐饶命,奴婢不是故意打听小姐的事儿的。”

    看着菊香吓得瑟瑟发抖,苏陌凉才收敛气息,冰冷的声音带着几分薄怒:“放下盘子,出去吧。”

    菊香闻言,赶紧起身,搁下盘子,惶恐的退了出去。

    入夜,安嬷嬷按时进屋,伺候苏陌凉就寝。

    苏陌凉看着窗户外隐匿的影子,不禁朝安嬷嬷递了个眼神。

    安嬷嬷顿时心领神会,开口道:“小姐,最近菊香没什么异动,也不知道二夫人在搞什么鬼。”

    “哼,刚才菊香才到我房间来送夜宵,像是在套话。”苏陌凉冷嗤道。

    “哦?有这种事儿?她套小姐什么话啊?”安嬷嬷故作惊讶的询问。

    苏陌凉笑着看了眼窗户外的黑影,冷哼:“她闻到我房间里的药味了。”

    “天啊,难道她发现了治疗疤痕,美容美颜的蛇灵草了?”安嬷嬷吓得惊叹一声,又赶紧捂着嘴巴,压低着声音问道。

    苏陌凉顿时发怒:“你给我小声点,你想所有人都知道这事儿吗?”

    安嬷嬷立马打自己的嘴:“是是是,老奴该死,只是小姐做得如此隐蔽,怎么被二夫人给发现了。”

    “哼,她要存心查我,总会找到办法的,我看这菊香八成是她派来打听消息的!”

    安嬷嬷急忙点头,继续询问:“小姐,那菊香知道这蛇灵草的用法吗?”

    “这蛇灵草和寒香花混合在一起敷脸美容的秘方,就连大夫都不知道,她岂会知道。”苏陌凉冷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