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第60章 发疯的苏伊雪
    听到这里的菊香,很快没入了夜色中,悄悄朝着二夫人的院子去了。

    “你说什么?用蛇灵草和寒香花敷脸?我还没听说过啊!”二夫人难以置信的呢喃一声。

    菊香笑着摇头,贼兮兮的凑到二夫人的耳朵:“蛇灵草配着寒香花,不但有治疗疤痕的功效,还能美容美肤。听说,这是连大夫都不知道的秘方,夫人看苏陌凉那张脸就知道了。”

    二夫人半信半疑的盯着她,想到苏陌凉那么深的伤口,多少御医都束手无策,现在却突然好了,也许这事儿还真几分可信。

    “夫人,你得赶紧拿主意啊,现在苏陌凉不但是中级地灵师,还比二小姐更加貌美,难免太子不动心,奴婢怕——”

    听到菊香这话,二夫人也是暗暗心惊,白了面色。

    现在苏陌凉比苏伊雪还要优秀,再加上她嫡女郡主的尊贵身份,太子难保不对她动心。

    想到这一点,二夫人有些慌张的扯住菊香的袖子:“那两样药材,你真的是亲耳听到,没有错吗?”

    菊香郑重点头,“是,奴婢听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有错。这事儿苏陌凉瞒得很好,只有安嬷嬷知道,苏陌凉那张脸会突然变好,绝对有鬼。”

    二夫人也赞同的点点头,似乎觉得还真有这么回事儿。

    若不是这个办法,那苏陌凉的脸是怎么好的呢?

    若是那药材真的管用,倒是可以用来给雪儿敷脸。就连一个丑八怪都可以变得这么漂亮,那雪儿敷过之后一定更美!

    “好,我会好好想想,菊香,你赶紧回去继续监视她,一有风吹草动,立马给我报告。”想着,二夫人郑重吩咐。

    菊香点头,不敢有任何耽搁,赶紧退了出去,回到了铭清阁。

    ——————————————————————

    几日匆匆过去,眼看着炼丹大赛临近,苏家却发生了一件大事儿。

    “苏陌凉,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这时,清静的铭清阁忽然爆发出一声嘶吼,只见院子外冲进来一抹纤细身影,像是发了狂一般,破门闯入苏陌凉的闺房。

    苏陌凉正在用膳,没料到苏伊会突然闯进来,好在动作敏捷,一个弹起,离开座位,避开苏伊雪突如其来的攻击。

    只听轰隆一声,苏伊雪砸下的灵力,顿时将餐桌劈成两半。

    看着自己扑了个空,苏伊雪愤怒的表情越显狰狞,对着闪到一旁的苏陌凉呲牙咧嘴。

    “苏陌凉,我今天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时的绿蔓和安嬷嬷闻声赶了过来,看到苏伊雪那张被腐蚀得面目全非的脸蛋,顿时吓得尖叫起来。

    “我的妈呀。”就连稳重的安嬷嬷也是骇得身形一颤。

    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脸。

    苏伊雪的两个脸蛋血淋淋,黑漆漆的,像是被火灼烧一般,整块肉都被腐蚀掉,凹陷下去两块。

    若是以前苏陌凉的疤痕算得上恶心,那苏伊雪现在的脸蛋就是恐怖骇人,俨如一个怪物!

    苏陌凉对于她的伤情好似意料之中,并未表现出任何惊讶之色。

    苏伊雪看着她淡定的神色,更是发了狂,撕心裂肺的吼起来:“苏陌凉,都是你,全都是你,你个贱人,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我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垫背!”

    她吼着,双手张牙舞爪的隔空捧着自己的脸,脸上的剧痛早已毁灭了她的理智,愤怒的双目里只剩下崩溃和绝望,还有对苏陌凉深入骨髓的恨意。

    她要苏陌凉死,就算玉石俱焚,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这样的恨意太强烈,苏伊雪又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朝着苏陌凉扑来。

    苏伊雪的实力本来就不如苏陌凉,此刻苏陌凉身形一晃,闪避至一旁,抬脚一甩,狠狠踹上了苏伊雪的屁股。

    苏伊雪顿时脸朝地,重重摔下去,腐烂的伤口蹭到地面顿时带起一股钻心的疼痛。

    别说苏伊雪自己,就是绿蔓和安嬷嬷看着都打冷颤,不免倒抽一口冷气。

    苏伊雪痛得在地上打滚,没了往日优雅动人的仪态,没了往日光彩夺目的容貌,此时的她只是一个让人害怕的怪物!

    就在此时,苏景辉和二夫人也从外面赶了进来。

    苏景辉看到苏伊雪恐怖的模样,吓得老脸发颤,双目发直,他永远也想不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女儿,居然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二夫人则是哭起来,声音嘶哑,悲恸,指着苏陌凉恨得咬牙切齿:“苏陌凉,是你,是你害了我的女儿,你为何如此歹毒,竟然残害自己的妹妹,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到底是不是人!”

    “雪儿那么美丽的脸蛋,被你害成这样,你简直是魔鬼,是畜生,我要跟你拼了,跟你拼了!!!”

    说着,二夫人也是激动得朝苏陌凉扑去。

    好在,苏景辉还有点理智,顿时拦住二夫人,冲着苏陌凉大吼:“苏陌凉,你今天必须给我个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的苏陌凉身份不一样了。

    她不但是个中级地灵师,还受到南星学院的保护,就连他都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苏伊雪的惨剧已经酿成,如果他为了一个废子,而去毁掉苏陌凉,实在得不偿失。

    只是眼前这状况,苏景辉还是很生气,再怎么说苏伊雪也是他培养了好久的棋子,现在被苏陌凉说毁就毁了,能不窝火吗。

    苏陌凉看着苏景辉气的发抖,嘴角掀起一个冷笑,扫了一眼二夫人,“二夫人,说话要凭证据的,我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把这么大个责任扣在我头上。上次,你们栽赃我偷了徐家的宝贝,我都息事宁人了,但你们也不能太过分,一直揪着我不放吧。”

    听着苏陌凉头头是道的反驳,二夫人气的恨不得撕碎了她的伪装。

    “你——你——苏陌凉,你好阴险!明明是你说蛇灵草和寒香花混合在一起用来敷脸,可以美容的,现在竟然不承认了!”二夫人指着苏陌凉,呼吸不畅,手臂颤抖得跟织布机一样,整个人差点气晕过去。

    苏陌凉笑了,“二夫人,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这些天,我一直都在铭清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与你面都没见过,怎会与你说起这些,再者,你也不动脑子想想,如果这药材真有这种功效,我为何要告诉你?我可没这么好心。”

    大家都知道苏陌凉和二夫人、苏伊雪闹得不愉快,如果那药材真有美容的功效,她还不至于没脑子到告诉自己的仇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