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第61章 好一个反间计
    所以,二夫人这番供词,显然不成立。

    苏景辉闻言,也觉得有理,顿时转头瞪向二夫人,等待她的解释。

    二夫人此刻也是百口莫辩,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逼不得已,竟是将菊香供了出来:“苏陌凉,你好歹毒的心啊,你就是因为恨我们,所以才故意说个错误的配方,故意陷害雪儿啊,老爷,我有证人,是菊香当日亲耳听到苏陌凉说那药材可以用来敷药,所以我们才中了她的计。”

    听到二夫人如此说,苏毅辉似乎也嗅到点猫腻。

    如果苏陌凉对二夫人和苏伊雪怀恨在心,的确可能做出这种事儿来。

    为了彻查此事,苏毅辉拧眉大喝:“来人,把菊香抓过来对峙!”

    不一会儿,菊香就被侍卫抓到了苏毅辉的面前。

    菊香胆子小,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还不等苏毅辉发话,就连连磕了几个响头。

    “菊香,你快给老爷说说,你当日是不是亲耳听到苏陌凉说起此药有美容美肤的效果!”在一旁崩溃的二夫人,看到菊香,眼睛睁得浑圆,赶紧叫起来。

    菊香被激动地二夫人吓得缩了缩脑袋,一时不敢回话。

    苏毅辉见此,狠狠瞪了二夫人一眼,对着菊香厉声质问:“菊香,你老实招来,你是否亲耳听到苏陌凉说起此药有美容的功效?”

    听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期待的望向菊香。

    大家都知道菊香是二夫人的人,无论如何也会帮着二夫人说话,看来,这次苏陌凉要大难临头了。

    想想也是可惜,苏家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天才,又有资格参加炼丹比赛,现在却摊上这种事儿,想必二夫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此时的菊香,早已吓得瑟瑟发抖,一边求饶,一边磕头:“老爷饶命,菊香根本没有听到这种事儿,倒是二夫人派奴婢去监视大小姐,向她汇报大小姐的一举一动,后来二小姐因为嫉妒大小姐的容貌,专门去寻了秘方,敷了古怪的药材,导致容貌溃烂,所以二夫人就命令菊香作伪证来嫁祸大小姐!”

    听到这里,全场一片哗然。

    二夫人则是惊得目眦尽裂,本就气的猩红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菊香!你在说什么!”二夫人难以置信的嘶吼起来,神色惊恐,甚至逼近疯狂。

    吼着,二夫人便要朝着菊香扑去。

    好在,苏毅辉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二夫人的胳膊,朝着旁边的侍卫吩咐一声,才将情绪激动的二夫人阻拦下来。

    苏毅辉转头望向菊香,拧着剑眉,严肃问道:“菊香,既然你是二夫人派去监视苏陌凉的人,为何要当众指认二夫人!”

    是呀,大家都心知肚明菊香的身份,今日怎么会突然站在苏陌凉这边?

    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啊。

    就在大伙儿疑惑之时,菊香抹了一把泪水,哭兮兮的道:“大小姐对奴婢太好,什么好吃,好穿的,都想着奴婢,这份恩情,奴婢不以为报,所以冒着得罪二夫人的危险,也要为大小姐正名,大小姐真的是被冤枉的啊!”

    说着,菊香又是磕了几个响头,那感情真挚得连苏陌凉差点都信了。

    大家听到这话,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

    苏毅辉阴沉的面色也有所缓和,只是眸光中还有些疑虑:“这么说来,苏陌凉当真是被冤枉的。”

    “不,老爷,菊香在撒谎!菊香那日亲口跟我汇报,说是听到苏陌凉提起此药,苏陌凉一定是给了菊香好处,所以才叫菊香来陷害雪儿,老爷,你要为雪儿做主啊!”

    二夫人嘶喊着,筋疲力尽,喊到最后气若游丝,若不是那股子恨意支撑着她,只怕早已晕过去,不省人事了。

    说着,二夫人又是冲着菊香大喊大叫,俨然成了一个疯婆子:“菊香,你说,苏陌凉到底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这样为她卖命,当初我待你可不薄啊!”

    当初为她出谋划策的丫鬟现在却成了别人的队友,这一转变,着实让二夫人接受不了。

    苏陌凉见此,唇角轻扬,勾勒出一抹讥笑,反驳的话掷地有声,“二夫人,你至今为止还在栽赃陷害我,你明知道我是府上最穷的嫡女,平时你教唆账房连一分钱都不拨给我,你好意思说我拿钱给菊香?”

    “若是论有钱,我只怕没有二夫人和雪儿妹妹有钱吧。”

    苏陌凉这话像是棒槌一般,对着二夫人当头一棍,打得后者毫无还击之力。

    苏陌凉说的是事实,苏府上下最穷的就是苏陌凉,账房经常不给她拨钱,大家也习以为常。

    苏毅辉也是知晓的,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到。

    现在被这么提起,他老脸也挂不住了。

    “好了,都给我闭嘴!”苏毅辉募得大吼,“事情已经水落石出,雪儿毁容一事的确与大小姐无关!”

    “来人,把二夫人和二小姐带回去,扣下她们这个月的月俸以示惩戒,然后把欠了苏陌凉的月俸都补回去!”

    苏毅辉厉声吩咐完,嫌恶的瞪了二夫人和苏伊雪一眼,便甩着袖子,走出了铭清阁。

    想来是气的不轻。

    此时的二夫人无力的摔在地上,双目空洞的望着苏毅辉离去的方向,像是被抽空了灵魂,气若游丝。

    苏陌凉看到这里,不禁莲步轻移,来到了她的身边,微微俯身,凑到了她的耳际:“二夫人,你知道什么是反间计吗?”

    二夫人被耳边阴冷的声音,震得浑身发颤,咬牙切齿的恨意让她的面部肌肉都抖了起来。

    “你——苏陌凉!你好歹毒的心,你故意设计陷害我和雪儿,我要跟你拼了!”说着,二夫人又要撑起身子朝着苏陌凉掐去。

    可是苏陌凉一个中级地灵师,面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她只需抬起一根手指,冲着二夫人轻轻一点——

    后者霎时摔回地上,口吐鲜血,受伤不浅。

    “还愣着干嘛,赶紧把二夫人和二小姐抬回去啊。”苏陌凉站起身,掏出一张手绢,擦了擦手指,冲着周围看傻的侍卫冷声低喝。

    得到命令,侍卫们这才回过神,赶紧动手把苏伊雪和二夫人抬出了铭清阁。

    看到这里的绿蔓,一时半会没有从这场闹剧中醒过神,直到人都离开了房间,她才惊讶的叫起来。

    “小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菊香怎么会是小姐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