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第62章 炼丹比赛
    苏陌凉慢悠悠的坐回椅子,扫了一眼绿蔓,轻笑着道:“很简单,菊香会分析利弊,她不是傻子,不会为了一个妾室得罪一个郡主,你说是吧,菊香?”

    还跪在地上惊魂未定的菊香被突然点名,愣了一下,连忙点头。

    苏陌凉这话说得简单,只有菊香自己知道,那晚她被安嬷嬷抓到苏陌凉的房间里,苏陌凉的威逼利诱有多恐怖。

    其他人是不知情,可是菊香觉得那一晚简直是她一生中的噩梦。

    她若是不答应苏陌凉,临在面前的就是死,苏府死了一个丫鬟,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

    就在绿蔓怕得要死的时候,苏陌凉又扔了一大把金币给她,那数目恐怕比二夫人和苏伊雪这辈子月俸的总和还要多。

    她也不是傻瓜,当初跟着二夫人是为了混口饭吃,现在苏陌凉比他们还有钱有势,她何苦再为二夫人卖命。

    所以,她投靠苏陌凉也是意料之中的。

    安嬷嬷知道详情,打心眼的佩服小姐,可是看着绿蔓懵懵懂懂的模样,不禁笑起来:“绿蔓,小姐说这是反间计,你要学着点。”

    绿蔓望了望小姐和地上的菊香,还是有些茫然,可是小脑瓜却一个劲儿的直点。

    菊香看到这里,心头没底的冲着苏陌凉磕了个头:“大小姐,你说的我都办到了,以后菊香就是大小姐的人了,菊香一定为小姐做牛做马来报答小姐的恩情。”

    以前听闻苏陌凉对绿蔓和安嬷嬷好得像一家人,也许投靠到她麾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苏陌凉闻言,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朝着安嬷嬷递了个眼色。

    安嬷嬷领会的上前,凑到了苏陌凉的身侧。

    “处理干净。”

    “是!”

    安嬷嬷领命,转头望向菊香:“小姐看到了你的忠心,以后你就留在铭清阁办事儿吧。”

    菊香闻言,感激涕零:“谢谢小姐,谢谢小姐。”

    “好了,小姐累了,你先下去吧,明天你去购买食材,给小姐补补身子。”

    安嬷嬷一吩咐,菊香如释重负的点头退出了房间。

    这下子总算是清静了。

    解决了二夫人等人,安嬷嬷倒是担心起明日的炼丹比赛了。

    “小姐,明日就是炼丹比赛,你和孙韵舞的赌约——”

    安嬷嬷的话还没说完,苏陌凉却是一笑,“不用担心,我还没蠢到拿命去跟她赌,如果是赌了,那就有必赢的把握。”

    听到这话,看着苏陌凉胸有成竹的表情,安嬷嬷提到嗓子眼的心稍稍落了回去。

    现在的小姐不一样了,她随时都能创造奇迹,安嬷嬷也没理由的选择相信。

    ————————————————————

    翌日,炼丹大赛在南星学院拉开帷幕。

    像是孙韵舞这种在炼丹方面有极高天赋的学生,一下子成为了话题女王。

    竟是有赶超南景焕和莫浩歌的趋势。

    南景焕和莫浩歌都是在灵力方面有优势,所以,在炼丹方面,很多时候还不及孙韵舞。

    随着孙韵舞的热度,苏陌凉也是万众期待。

    因为苏陌凉是南隋国唯一一个敢放言挑战孙韵舞炼丹技术的人。

    不少人虽然惊讶苏陌凉拥有中级地灵师的实力,但却不相信苏陌凉会炼丹。

    毕竟炼丹不仅要靠天赋,还要靠资源。

    孙家资源丰富,孙家主又是个丹师中期。

    孙韵舞遗传了父亲的天赋,又得到了父亲和罗导师的亲手指导,如今达到丹师初期也能让人想得通。

    可是苏家不过是靠着长公主发家致富的小家族,没什么真本事儿,更没有炼丹资源,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苏陌凉怎么可能会炼丹,就算被吴导师教了两天,她也不过是懂个皮毛,怎么能跟孙韵舞相比。

    所以,苏陌凉此举真是自不量力了。

    看着苏陌凉走进赛场,大伙儿都是不屑的摇摇头。

    孙韵舞看着苏陌凉那张美艳的脸,眼里划过极致的妒意,缓缓向她走去,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还真没见过这么积极来送死的,苏陌凉,你也是够胆量。”

    苏陌凉勾唇一笑:“比赛还没开始,你这话是不是说早了?”

    “哼,结果显而易见,你只是在垂死挣扎而已,不过,比比也好,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孙韵舞冷觑苏陌凉一眼,唇角不屑的勾起讥笑,说完便转身朝着广场中心走去。

    苏陌凉不置可否,面色如常的跟着她走了过去。

    她今日一袭红裙,鲜艳如火,娇美无双的容颜更是如烟花般绚丽夺目,一下子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可是,如此美人,却没有男人敢上去搭讪。

    因为,莫浩歌已经先一步凑到了她身边,像是宣告所有权般,伸手揽住她的肩膀。

    “哈哈,凉儿,这次你会给我怎样的惊喜呢?”

    苏陌凉一再的创造奇迹,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莫浩歌的心情随她跌宕起伏,汹涌澎湃,对她的好奇更是达到了巅峰。

    苏陌凉讨厌别人的触碰,不悦的一个倒拐,用胳膊肘狠狠撞向莫浩歌的胸口:“离我远点!”

    莫浩歌疼的吸了口气,嘴上没皮没脸,可实际行动还是乖了许多:“凉儿真绝情,碰一下都不肯。”

    就在两人互动的时候,南景焕走了过来。

    看着莫浩歌天天黏在苏陌凉身边,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苏陌凉,你天天和男人亲亲我我的,还要不要脸!”

    苏陌凉闻言,转头望向南景焕,见他脸上还有些被胖揍的痕迹,不禁取笑道:“太子殿下,说别人要不要脸的时候,还是管好自己的脸吧。”

    听到这话,莫浩歌瞬间回忆起南景焕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肿得厉害的猪头脸,当场就笑出了声。

    南景焕则是气得噎住,还没完全消肿的脸蛋气鼓鼓的,显得分外滑稽。

    “你——苏陌凉,你狠,我今天就看你还能拽到什么时候!”南景焕重重哼了一声,憋着一肚子火走远了。

    苏陌凉跟孙韵舞比炼丹,还把自己的性命都赌上了,他倒要看看她要如何脱身!

    就在大伙儿嘲笑苏陌凉的时候,广场中央的擂台上已经走上了罗导师。

    他环顾四周一圈,笑脸盎然的朗声宣布比赛规则:“这次炼丹比赛,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你们不管炼制什么等级什么类型的丹药,都必须用学院统一准备的药材。若是发现有人偷偷使用私下准备的药材,或者用炼制好的丹药充数作弊,一律开除南星学院。当然,炼丹炉可以用你们自己的,学院不强制规定。”

    大家都知道炼丹炉的好坏也是炼丹师实力的一部分,毕竟去参加宗派大比的高手们怎么都得拿好的炼丹炉。

    所以南星学院的学生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可是,这话一出,大伙儿都是喧哗开来。

    因为他们都知道孙韵舞有一鼎橙品炼丹炉,算得上南隋国数一数二的宝鼎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孙韵舞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一定比一般人要好上许多。

    而反观苏陌凉,估计连丹炉都拿不出来。

    这样一比较,胜负显而易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