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第65章 从没这么长脸过
    其他几个导师见罗导师神情呆滞,也纷纷凑过来查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大家都吓了一跳。

    特别是院长,激动地面部肌肉都颤抖了起来,望向苏陌凉的眼神带着极致的震撼:“陌凉丫头,你这丹药是怎么炼制的,为何比一般的上地品丹药还要纯正!”

    孙韵舞本以为院长发现了端倪,期待了半天,竟是得出了这样的结果,顿时身形一颤,跌倒了地上。

    “不!不可能!院长,你可要看仔细啊,苏陌凉的丹药不是假的吗?”到了这个节骨眼,孙韵舞还是不肯罢休的追问。

    院长闻言,顿时生气呵斥:“什么假的,这丹药纯度高得吓人,就算是一般的丹师巅峰也不一定能炼制出这样高品质的真元丹!你休得胡言!”

    “什么!”孙韵舞顿时面如菜色。

    比一般上地品还要纯正的丹药!

    苏陌凉什么时候有这种本事了!

    不,她不信!

    孙韵舞震惊,其他人更是惊骇。

    要知道苏陌凉不过才18岁,不但达到了丹师巅峰的水平,更是能炼制高纯度的丹药,这样的实力和天赋,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但院长都这样说了,就算大家有所疑虑,此时此刻,也没人敢质疑丹药的质量。

    再加上,大伙儿也亲眼看到丹药出自苏陌凉之手,若要扣上作弊的罪名,也显得有些牵强。

    院长对于周围惊疑的声音充耳不闻,专注的盯着真元丹激动了好半天,忽然爆发出大笑,热泪盈眶的高喊:“天佑我南星,天佑我南星啊,相信这次宗派大比的炼丹比赛,一定有我南星学院一席之地!我们再也不用垫底了!”

    吴导师也兴奋的捋着胡子,得意的大笑起来:“哈哈哈,罗胖子,你如今还有什么话说?这场比赛可是我徒弟赢了,赢得光明正大,轻轻松松,你还是赶紧跟我下跪磕头吧!”

    这辈子吴导师都没这么骄傲过,现在在罗导师面前,竟然有种扬眉吐气的成就感。

    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苏陌凉带来的。

    罗魁听到这话,哪里受过这种侮辱,整张老脸气得涨红,咬牙切齿的吼起来:“吴老头,你别欺人太甚,这场比赛,肯定是苏陌凉搞的鬼,她一个小女娃,怎么可能是丹师巅峰,怎么可能比我们等级还高,我不信!”

    他们修炼了大半辈子,才达到了丹师中期,就连孙韵舞也是凭着他的教导和苏家的资源才有了丹师初期这样傲人的成绩!

    而苏陌凉没人指导,没有资源,就算天赋再了得,也不可能达到丹师巅峰。

    说出来,实在没办法让人信服。

    吴振兴闻言,顿觉罗魁无耻,生气反驳:“你还要不要脸,你徒弟拿着橙品炼丹炉,而我徒弟拿的只是上课用的普通丹炉,药材也是你亲自准备的,若是要论弄虚作假,你和你徒弟才是当仁不让吧!”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小声议论起来。

    橙品炼丹炉和普通炼丹炉,本就天差地别。

    可是苏陌凉却用普通丹炉炼制出了高纯度的上地品丹药,这种实力,不知道比孙韵舞强上多少。

    现在罗导师却说苏陌凉搞鬼,的确有些无耻了。

    接收到大伙儿谴责的目光和议论,罗魁的老脸也有些挂不住,可是无论如何他也拉不下脸去给吴导师下跪道歉。

    苏陌凉见此,也看不下去,冷声呵斥,声音洪亮,气势不小:“哼,堂堂南星学院的导师,德高望重,受人敬仰,如今却不守承诺,出尔反尔,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你如何为人师表,南星学院又如何在南隋国立足?”

    这样犀利的质问,顿时引起群众的共鸣,谴责之声更是大了起来。

    从两个人的恩怨上升到南星学院的声誉问题,不得不说,苏陌凉巧舌如簧,一下子把罗导师逼入绝境。

    院长听了也是觉得有理,忍不住开口训斥:“罗导师,我们南星学院向来说一不二,别因为这种小事儿,坏了学院的名声!”

    就连院长都发话了,罗魁还有什么话说。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这么多张嘴巴谴责着,他还有逃避的机会吗?

    罗魁面对无数讥讽嘲笑的目光,死死拽紧拳头,瞪着吴导师的双目浮动着无法遏制的恨意。

    他清楚,今日他若是不信守承诺,从今以后在南隋国,很难抬得起头。

    想到这里,他被逼无奈,只有屈身跪了下去。

    “我认输了——”罗魁憋了好久的勇气,才从口中缓缓挤出。

    虽然只有四个字,却像用尽了他一生的力气。

    吴导师看到这里,笑得前仰后合,高兴得差点跳起来,:“哈哈哈,陌凉丫头,你可给我长脸了,这罗胖子对我从来不服气,今天竟是给我下跪道歉,哈哈哈哈哈——罗胖子啊,你也有今天,真是大快人心啊。”

    吴振兴孩子般的兴奋感染了苏陌凉,不禁让她失笑着摇摇头。

    不过是出了一口恶气,有这么高兴吗?

    对她来说,这场比赛,她可不是看罗魁下跪道歉的,而是冲着孙家的夺魄针去的。

    思及此,苏陌凉敛起情绪,转头望向一旁崩溃的孙韵舞,眼角一扬,冷声道:“孙韵舞,现在胜负已分,是不是该把你们孙家的夺魄针,拱手奉上了呢?”

    一听到夺魄针,孙韵舞像是炸毛的猫儿,顿时紧张起来。

    那可是孙家的传家宝,若是让父亲知道她把传家宝给输了出去,一定会打死她的。

    想到这一点,孙韵舞面色发白,浑身发抖。

    “苏陌凉,你觊觎我孙家的宝贝,孙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觊觎?孙韵舞,麻烦你搞清楚,是你亲口跟我打赌,并以你们孙家的夺魄针作为赌注,我才跟你比试的。”苏陌凉对于这种无赖实在有些恼火。

    “哼,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把夺魄针交出来,你死了这条心吧!”孙韵舞打算赖皮到底了。

    苏陌凉冷笑着点头:“好,既然如此,那我只有亲自上门去取了!”

    说着,她还不等孙韵舞反应,便率先迈开步子朝着孙府的方向走去。

    孙府书房

    “老爷,你派人去打听今日的炼丹比赛了吗?不知道舞儿拿到宗派大比的名额没有?”一位身穿绿裙的中年妇女缓步走了孙仲威的书房,脸上带几分担忧,柔声询问。

    正在看书的孙仲威头也不抬,不以为意,冷哼:“还派什么人,输赢不是很明显吗,整个南隋国,有谁比舞儿的炼丹天赋还好?就凭苏陌凉那个废物也敢跟舞儿比,愚蠢!”

    “哈哈,是呀,那苏家废物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自信!”中年妇女掩嘴轻笑,语气十足的轻蔑。

    “你还是赶紧去准备好酒好菜,等会舞儿回来,好好犒劳下她。”

    “老爷说得是,妾身这就去准备。”闻言,中年妇女笑着连连点头,说罢就要转身离去。

    然而,就在这时,书房外传来管家惊慌的声音:“老爷——老爷——小姐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