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第69章 穿白裙祝寿
    此时的苏陌凉也懒得去理会孙仲威的反应,而是转眼望向院长,感激地鞠躬:“院长,谢谢你,这颗真元丹就当谢礼了。“

    说着,苏陌凉已经伸手递上真元丹。

    院长当下激动地合不拢嘴,“哈哈哈,陌凉丫头,何必这么客气呢,应该的应该的。“

    任谁也想不到,那个威严的院长此时乐得胡子乱颤,一边说着客气,一边笑嘻嘻的快速接下,没有丝毫客气的样子。

    看得众人又是惊讶又是羡慕。

    就因为挡了那么一掌,就得到一颗真元丹,真是好命啊。

    所有人都是艳羡的咽了咽口水,望着真元丹的眼睛有些发直。

    然而,苏陌凉也没有让大伙儿失望,她放眼环视四周一圈,勾唇宣布:“刚才参与搜针行动的人,每人一颗中地品的丹药!”

    说着,苏陌凉已经从药鼎空间里拿出了几瓶丹药,爽快的扔向了人群。

    众人看到这里,全都欣喜若狂的伸手接住,一个个激动得面色涨红,拿着丹药爱不释手。

    虽然不是上地品的丹药,但是大家能得到中地品的丹药,已经心满意足了。

    苏陌凉此举爽快大方,一下子赢得了众人的好感。

    相比之下,她比孙家重情重义,好上太多。

    大伙儿顿时觉得,这个忙没有帮错!

    而那些没有出手帮忙的群众看到眼前这一幕,又震惊又懊悔。

    他们以为苏陌凉拿不出这么多中地品的丹药,也不大相信她小小年纪真的达到了丹师巅峰,所以一直心存疑虑,忌惮孙家的势力,不敢轻举妄动。

    没想到苏陌凉竟是真的拿出这么多丹药,中地品的丹药顿时如大街上的白菜似的,人手一颗,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想想这群拿到丹药的人,其实啥都没做,就是去搜了下孙府,便轻松拿到平日花大价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丹药,实在太打击人了。

    他们要是早知道,苏陌凉真有这么大的本事儿,何苦在这里眼巴巴的望着。

    哎,不少人都是遗憾的咬牙,望向欢喜的人群,表情懊悔,眼含嫉妒,心底太不是滋味儿。

    看到这里的吴导师不服气了,苦着脸凑到苏陌凉的跟前,委屈的嚷起来:“陌凉丫头,我呢我呢,你怎么把我忘记了?”

    送院长上地品的丹药也就算了,还给围观群众发了这么多丹药,独独他啥也没有捞到,太不公平了。

    看着吴导师委屈的撅着嘴,苏陌凉差点笑出声,憋着满腔笑意,故作茫然的问:“忘了你什么?”

    “陌凉丫头,你太不厚道了,他们都有丹药,我却没有!”吴导师见苏陌凉装傻,只有厚着脸皮吼起来。

    苏陌凉这下子忍不住了,轻笑道:“哈哈,你有我这个炼丹师徒弟,你还想要什么?”

    说着,苏陌凉已经笑着走远了。

    留在原地的吴导师敛眉咀嚼她的话,片刻后醍醐灌顶,高兴得脸蛋耸成一个肉疙瘩。

    苏陌凉那意思不就是他想要什么丹药,她就给他炼什么丹药吗。

    “哈哈哈哈,徒弟你等等我,为师还没说想要什么丹药呢!”吴导师已经不顾众人惊讶怪异的目光,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

    看到这里,就连院长都是有些羡慕吴振兴的狗食运。

    他估计一辈子都没想到,自己会收一个18岁的丹师巅峰为徒吧。

    这样的天赋,南隋国注定是装不下她的啊——

    ——————————————————

    苏陌凉本以为孙家的闹剧落幕,总算可以休息一下,没想到她前脚踏进苏府的大门,后脚就被苏毅辉逮个正着。

    “苏陌凉,你给我站住!”

    苏陌凉身后顿时爆发出一声厉吼,只见苏毅辉怒气冲冲的大步走来。

    苏陌凉对这个名义上的父亲一向没好脸色,冷声反问:“父亲这样急匆匆的,有何指教?”

    “哼,苏陌凉你竟敢带人硬闯孙府,抢走孙家的传家宝,你活腻了吗!如果你找死,我可以送你一程,免得让你拖累苏家!”

    苏毅辉愤怒大吼,说着就要伸手掐住苏陌凉的脖子。

    可是现在的苏毅辉如何是苏陌凉的对手,他连她发丝儿都没碰到,便是被苏陌凉轻巧避开,扑了个空。

    “父亲,我马上就要嫁入九王府,成为九王妃,照理说,你还得给我磕头行礼,现在是怎样,打算以下犯上吗?”苏陌凉冷声质问,每个字都字正腔圆,堵得苏毅辉说不出话来。

    “我到是可以不追究父亲的罪行,但保不齐九王爷和皇上不追究,也不敢保证南星学院不追究,所以你要是动我一根汗毛,就不是苏家得罪孙家那么简单的事儿了!”苏陌凉眉眼一挑,勾唇冷笑,一席话说得简单直接,犀利得让苏毅辉辉心头发寒。

    苏毅辉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苏陌凉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可是,看着那个唯唯诺诺的女儿如今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苏毅辉气不打一处来,精神有些抓狂。

    “好,苏陌凉,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再过几天就是我的四十大寿,你最好乖乖的,不要出什么纰漏,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苏毅辉低吼警告,阴狠的瞪她一眼,才拂袖离开。

    苏陌凉看着他气急败坏的背影,唇角忽而上扬,眸色闪过一道暗芒——

    四十大寿吗?

    看来,她还得为他准备一份大礼呢!

    时间如白驹过隙,很快就迎来了苏毅辉的四十大寿。

    这一天,苏府上下都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一直从早上开始,宾客就络绎不绝的,倒是给冷清的苏府添了不少喜色。

    苏陌凉一早就在安嬷嬷和绿蔓的伺候下换上了一件白色的拖地长裙,美丽的裙摆上绣着蓝色花纹,修长的臂上挽拖着白色轻纱,纤纤细腰,婀娜多姿,妩媚迷人。

    她娇嫩胜雪的俏脸上,一双璀璨星眸,散发着淡淡光芒,顾盼流转,带着点点冷意,却又媚意天成。

    眉不描而黛,唇不点而赤,就算不施粉黛,也难掩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绝代风华。

    绿蔓看着铜镜里的小姐,也是惊艳的咂嘴感叹:“小姐,你真是美死了,别说是男子,我这个女子都被迷得神魂颠倒的。”

    苏陌凉勾唇笑笑,无奈摇头。

    一旁的安嬷嬷也是赞同点头,不过一想到今日这种场合,还是有些担心的询问:“小姐,今天是老爷大寿,你穿白裙,会不会惹人闲话啊?”

    “是呀,今天是寿宴,小姐若是穿白裙,可能有些不妥。”绿蔓也是想到了一处。

    苏陌凉却是嫣然一笑,意味不明的回道:“今天穿白裙刚刚好,因为寿宴之后,就是丧礼。”

    “啊?”绿蔓吓得捂住嘴巴。

    安嬷嬷闻言,神情一震,布满皱纹的老脸瞬间掀起骇然:“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好了,寿宴开始了,我们该出去了——”苏陌凉无视安嬷嬷的紧张,倏然站起身,笑脸吟吟的走出了闺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