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第70章 可怕的想法
    此时的苏府前院,张罗了饭桌和椅子,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吃糕点,客人来来往往,人声鼎沸,喜气洋洋的,好不热闹。

    苏毅辉招呼着在朝野上位高权重的官员大臣,大臣们的家眷则是纷纷聚在一起,说说笑笑,无非是些妇人的家常话。

    苏陌凉走到前院,看着眼前这热闹喜庆的一幕,眼底闪过讥笑,唇角漾出丝丝说不清的冷酷。

    到是跟在身后的绿蔓有些咋咋呼呼的叫到:“小姐,我们到那边去坐吧!”

    许是看着那里的糕点精致,绿蔓说着还咽了咽口水。

    苏陌凉失笑,都怪她平时太惯着绿蔓,竟是惯坏了她那张馋嘴。

    安嬷嬷好歹这把岁数,自然比绿蔓懂得分寸,旋即皱眉低喝:“绿蔓,注意你的言行,这是什么场合,是你贪嘴的时候吗?”

    绿蔓被安嬷嬷呵斥了,顿时嘟起嘴,耷拉起脑袋,委屈的嘟哝:“知道了,小姐,奴婢错了。”

    “好了,今天是父亲的寿辰,本该是高兴的日子,就不要责备她了。走吧,我们就坐那儿。”苏陌凉觉得安嬷嬷对绿蔓过于严厉,不忍劝道。

    说着,苏陌凉便朝着刚才指的位置走去。

    绿蔓顿时眉开眼笑的,蹦蹦跳跳的跟了过去。

    这边苏陌凉一落座,顿时惹来不少好奇惊讶的目光。

    苏陌凉从丑女变成绝世美女,又从废物变成惊世天才,前不久才带着人浩浩荡荡的闯入孙家,名正言顺的抢走了孙家的传家宝。

    如今,苏陌凉的丰功伟绩,随便拿一件出来,都能吓死人。

    所以,大伙儿免不了对她议论纷纷。

    苏陌凉倒是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坐在位子上,给绿蔓挑着她喜欢的糕点。

    俨然将其他人当成了空气。

    就在这时,候在府门口的家丁突然扯着嗓子通报起来:“太子殿下,驾到——”

    这一嗓子,这才让众人的视线从苏陌凉身上移开。

    放眼朝着大门口望去——

    此时,南景焕身着鹅黄色镶金边的袍子,缓缓从大门走进来。

    那标杆般笔挺的修长身材,刀削般的眉和高挺的鼻梁,散发着男人的霸气和英武,而那双漆黑锐利的细长眸子时而闪烁着隐晦的暗芒,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敬畏之感。

    众人见此,纷纷起身磕头行礼——

    南景焕今日心情不错,微微抬手,便让大伙儿起身:“今天是苏将军的寿辰,大家就不用拘礼了!”

    说着,南景焕便在管家的指引下笑着落座。

    众人闻言,心头的压迫感减轻不少,看着南景焕坐下了,大伙儿才放开胆子重新坐回位置。

    由于南景焕的出现,整个院子也掀起了对苏伊雪的讨论。

    “真是羡慕啊,不过是个没啥本事儿的将军,却能让太子殿下亲自登门祝寿,好大的排场!”

    “切,太子还不是看在苏伊雪的面子上才来的。谁叫苏毅辉会生,生了个会勾人的狐狸精呢!”

    说话的都是些深闺里的女子,她们对苏伊雪一直都心存妒忌,说话难免刻薄难听。

    “嘘,你们小声点,这可是在苏府,要是被苏将军和苏伊雪听了去,还不撕烂你们的嘴!”其中一个女子小声的提醒。

    “哼——”其他几个女子不服气的哼了一声,便没再讨论。

    此时,苏毅辉看到太子驾到,赶紧抽身,趋步上前,点头哈腰的迎接:“哈哈哈,殿下光临寒舍,寒舍蓬荜生辉,老臣迎驾来迟,还望太子恕罪。”

    “好了,客套话就不必了,今天你是主角,不要这么拘束!”南景焕笑着摆手,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望向坐在对面安静吃着糕点的苏陌凉。

    今日的苏陌凉一身白裙,秀雅绝俗,优美动人,自有一股轻灵之气。

    那张绝美的容颜在灯火的照耀下,仿佛新月生晕,散发着迷人的的光泽,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

    让人不能忽视的是冷傲高贵的气质中又带着勾魂摄魄的妩媚之意,她娇嫩的脸蛋许是因为喝了些酒的缘故,竟是绽放出两朵晕红娇憨的花朵,一时之间,让南景焕有种将她强拥入怀,狠狠疼爱的冲动。

    他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会对自己厌恶的人有这种想法?

    南景焕被这种恐怖的想法吓到了,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急忙收回视线。

    “雪儿呢?怎么没见她?”南景焕为了分散注意力,转移视线,不禁朝着身边的苏景辉询问。

    苏景辉还真以为南景焕关心苏伊雪,当下开心地合不拢嘴,“哈哈哈,最近雪儿生了一场重病,现在在屋里歇着,老臣这就叫她出来。”

    听到重病,南景焕忽而敛起眉头,“重病?为何本王不知道?既然生病了,为何不报?”

    “太子恕罪太子恕罪,是雪儿体恤太子整日烦忧,不想让这点小事叨扰太子,所以才让老臣不要惊动太子的。”

    苏毅辉这番话说得好听,只有苏陌凉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苏伊雪毁了容,自然不能惊动其他人,苏毅辉还指望着这个女儿嫁进太子府,帮他稳固地位呢。

    若是南景焕看到了苏伊雪那副鬼样子,别说娶她,怕是要吓得失手宰了她吧。

    南景焕听到这里,皱起的眉头缓缓松开:“嗯,现在没事了吧?”

    “嗯嗯,没有大碍了,只是身子有些虚弱,补补就好了,老臣这就派人唤她出来。”苏毅辉点点头,急忙冲着一旁的管家挥手示意。

    管家领会的朝着苏伊雪的院子去了。

    南景焕此时心不在焉的,既然听到苏伊雪没有大碍,也没有过多询问,只是微微颔首,余光不由自主的飘向了苏陌凉。

    可是苏陌凉只顾着喝酒,根本把他当成隐形人,实在让人窝火。

    就在南景焕暗自生气的时候,苏伊雪在丫鬟的搀扶下,莲步轻移的来到南景焕的面前,微微屈身行礼:“雪儿参见太子殿下。”

    南景焕被轻柔的一唤,才收回视线,面色闪过一丝心虚,连忙关心的伸手去扶:“快快起来,你不是病了吗,要好好保养身子知道吗?”

    看着太子如此关怀自己,苏伊雪难得泛起一个笑容,只是这一笑,顿时牵扯起脸上的伤口,让她疼的皱紧了眉头。

    因为她蒙着面纱,南景焕看不到她的容貌和表情,只看到那忽然皱紧的眉头,不免疑惑开口。

    “怎么了?不舒服吗?为何戴着面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