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第71章 可笑的聘礼
    苏伊雪轻轻摇头:“没事,只是有点伤风感冒,修养一段时间就没有大碍了,殿下不必挂心。”

    听到如此说,南景焕这才放心的点头。

    而此时的苏陌凉正瞧着两人,看着苏伊雪装模作样的欺骗南景焕,后者则是像个傻瓜一般,蒙在鼓里,她唇角就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讽刺的冷笑。

    刚好这一幕落入了南景焕的眼底,不由得让他涌上一股无名火。

    她那笑是什么意思?嘲笑他吗?

    “苏陌凉,你笑什么?”南景焕当下就忍不住大声质问。

    苏陌凉顿时装作一副羡慕的样子,“我是羡慕雪儿妹妹好命,能得太子殿下如此厚爱。”

    听到这里,南景焕俊脸跃上傲色,轻哼一声,好似还想得到苏陌凉更多的嫉妒,旋即高声说道:“孙将军,今日你寿辰,本王给你带了寿礼,来人,抬上来!”

    太子的声音洪亮,气势非凡,顿时让周围寂静下来——

    大伙儿听到寿礼,全都惊奇的朝南景焕望去。

    而苏毅辉更是惊喜的睁大了双目,眸色尽是期待。

    此时,苏府门口忽然出现了几个彪形大汉,他们抬着一个巨型金盘走来,金盘上叠了无数个金灿灿的黄金寿桃,这一出现,金光闪闪,顿时闪瞎了众人的眼。

    看着众人震撼的表情,南景焕满意的勾起笑容,得意的朝苏毅辉扬眉解释:“苏将军,这是本王的寿礼,99个黄金寿桃,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我的老天,99个黄金寿桃!”

    “妈呀,这么多黄金,我看错没有!!!”

    大伙儿被金光刺得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的惊叹起来。

    这些人怕是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黄金吧。

    这是有钱到什么地步啊,居然把这样贵重的礼物送给一个不起眼的将军,实在令人震撼。

    苏毅辉深陷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嘴唇颤抖,鼻翼抽动,盯着黄金寿桃的眸子闪着兴奋的光芒。

    他以为南景焕喜欢苏伊雪,送点体面的贺礼,也是理所当然,可是没想到南景焕竟然如此在意这门婚事,看来真是把雪儿爱到骨子里了,连他这把老骨头都跟着沾光啊。

    想到这里,苏毅辉就激动得浑身颤抖,只觉得血液一股脑的冲上了脑门,整张老脸涨的通红,“殿下,你真是折煞老臣啊,老臣哪里受得起这样的厚礼。”

    “受得起,受得起,再过不久,雪儿就要嫁给本王,就当是提前孝敬你了。”

    南景焕这番话太受用,苏毅辉听了,心头像灌了一瓶蜜,笑得合不拢嘴,本就布满皱纹的老脸,更是耸成个肉疙瘩。

    大伙儿听着苏毅辉放肆的大笑,都是羡慕嫉妒的撇撇嘴。

    这苏家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一旁的苏伊雪没想到南景焕竟然准备了黄金寿桃,准备也就算了,还准备了99个,这样的殊荣怕整个南隋国也只有她一人了。

    看着金灿灿的寿桃,接收到众人羡慕的目光,苏伊雪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望着南景焕的目光也盈满了感动的泪花。

    果然,太子还是爱她的,就算苏陌凉变美变厉害了,又如何?

    太子从头到尾喜欢的还是她!

    她输了比赛,输了容貌,却赢得了太子的心!

    这一切,也算值得了。

    看着泪光闪烁的苏伊雪,南景焕轻笑,戏谑道:“这样就感动了吗?话说,感动的还在后面呢!”

    说着,南景焕又是一个挥手,还不待苏伊雪反应过来。

    苏府门口又是出现了一群奴仆,一个个抬着沉甸甸的棕色箱子,快步走了进来。

    众人看到这里,已经从惊讶变成了惊吓。

    难不成除了99个黄金寿桃,还有另外的寿礼?

    这——这也太大手笔了吧。

    为了一个庶女,真的值得吗?

    就在众人不可思议的时候,南景焕开口了:“苏将军,趁着今天喜庆的日子,本王顺便把雪儿的聘礼带来了,还望苏将军笑纳。”

    话落,几个奴仆砰的一声,将每个箱子一一打开,里面的金银首饰,玉器珠宝和被褥布匹霎时暴露在众人眼前,奢华昂贵,多不胜数,吓得大伙儿倒抽一口冷气。

    大伙儿震惊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下巴差点哐当砸脚面上。

    太子殿下对苏伊雪真是疼爱至极啊!

    一个庶女何德何能???

    别说其他人,就连苏伊雪自己也没想到南景焕会给她这么大个惊喜,此时再也不受控制的啜泣起来。

    然而,南景焕却没心思关注感动得哭泣的苏伊雪,而是将视线投向了从始至终都坐在对面稳如泰山的苏陌凉。

    他就不相信,他做这么多,苏陌凉会无动于衷。

    他要苏陌凉知道,只有他才能给女人幸福和莫大的殊荣,只有他才能让女人过上舒适安逸的生活。

    南景焕骨子里的骄傲让他昂起了头颅,居高临下的看着苏陌凉,神色中写满了嘲讽和得意。

    苏陌凉接收到他轻蔑的视线,不禁冷笑摇头。

    这些个破玩意儿,也有脸拿到她面前来显摆。

    说来这些金银珠宝,黄金寿桃的价值其实还不及南景焕藏在密室中的武技和武器一半的价值。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的确是比巨额资金,可是对于在拍卖行赚了那么多钱的苏陌凉来说,这些不过都是瞧不上眼的破玩意儿,对她没有任何帮助。

    说来,苏陌凉如今的身价怕是比南景焕还要有钱吧。

    他秀这一手,也真是可笑之极。

    南景焕不知道苏陌凉的想法,此时看着她冷笑,以为是嫉妒了,顿时朗声开口,说道:“苏陌凉,若是你羡慕雪儿,本王倒是可以给你个机会,只要你愿意嫁进太子府为妾,这样的聘礼,你也可以有!”

    南景焕说着,神色倨傲的指了指堆了一地的箱子,那语气那表情俨然就是施舍。

    苏陌凉无语,这太子脑子咋长的,她说羡慕,他还真以为她羡慕。

    难道他看不出她笑,只是笑他蠢吗?

    苏陌凉是郁闷了,一旁的苏伊雪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以为南景焕是爱她,才送她这么多聘礼,没想到,他竟然也向苏陌凉承诺这样的聘礼。

    原来这些聘礼,在南景焕的眼中根本就微不足道。

    送给她,也照样可以送给别人。

    听到这里,苏伊雪直接从幸福的云端狠狠摔了下来,那颗心摔得四分五裂,痛不欲生。

    可是,此时的南景焕的心思都落在苏陌凉身上,暗暗与她较着劲儿:“想清楚,你是要嫁给一个瘸子,受苦受难,还是要嫁给本王,享尽荣华富贵。相信,这不难选择吧。”

    “太子殿下,用俗气的金钱来诱拐本王的王妃,怕是不妥吧。”就在此时,苏府大门处传来一道极冷极硬,犹如刺骨冰锥的男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