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第72章 不嫁土豪,她就是土豪
    话音刚落,只见门口两个仆人抬着一顶肩舆缓缓走来。

    肩舆之上一袭冰蓝锦袍,袍上绣着白纹竹叶,清幽雅致,与那双泛着冷光的冰蓝眸子交相辉映,在黑夜中,巧妙的烘托出男子绝世无双的气质。

    他的头发墨黑,慵懒披散,衬托出他发髻下珍珠般雪白光泽的脖颈,犹如雪山巅上一朵自由行走的雪莲,美好的让人呼吸一紧。

    苏陌凉看得有些痴,不自觉的撞上了南清绝幽冷寒蛰的目光,心下不免一震。

    这个男人怎么也来了?

    不要告诉她,他也是来参加苏毅辉寿宴的!

    南清绝好似猜到了苏陌凉的疑惑,冷硬的唇角忽然一扬,勾起诱惑的弧度,低沉的声音似流水击石,“苏将军的寿宴,不知道本王迟到没有?”

    苏毅辉闻言,微微一愣,不明白南清绝在搞什么鬼,只有急忙摆手:“哈哈,没有没有,九王爷驾到,老臣迎驾来迟,还望恕罪。”

    南景焕看到这里,心头的无名火霎时窜了起来,薄唇紧抿,敛眉说道:“九弟腿脚不方便,还是在家静养的好。”

    南景焕这话明摆着是瞧不上南清绝一个残疾,对后者跑来凑热闹的举动也看不过眼。

    “太子,你这样明目张胆的抢我王妃,我怎么可能在家待得住,我若是再晚一步,苏陌凉岂不是要被你纳入太子府了!”南清绝的话也犀利得让人胆战心惊。

    当着众人的面,完全不顾及太子的脸面,把话说得如此难听,也只有南清绝有这份胆量。

    “你——”南景焕当下气的面红耳赤。

    “哼,南清绝,你说我抢你王妃,就你一个瘸子,我用得着抢吗?再说了,我能给出这么多聘礼,你能给吗?”南景焕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说他跟一个瘸子抢女人,开什么玩笑!

    然而南景焕话音刚落,苏府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愤怒的讽刺,声音洪亮刺耳,摆明不给太子好脸色。

    “呵呵,太子殿下,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徒弟岂是用钱收买的庸俗女子,你有钱又如何,咱们不稀罕,我徒弟有的是钱,人家随便炼一颗丹,就比你太子有钱,所以看不上你的狗屁聘礼。”

    众人只见,吴导师和院长两人双双走进了苏府大门,朝着苏陌凉快步走来。

    说话的正是苏陌凉的师父吴振兴。

    吴振兴可见不得有人欺负他的宝贝徒弟,就算对方是太子,也免不了出言维护。

    对于南星学院院长和导师的到来,在场的众人都是吃惊不小。

    南星学院的地位不比四大家族低,就算是四大家族的家主,见了学院的导师,都得客客气气的,更何况苏毅辉的寿宴,不但来了导师,还来了院长。

    这排场,的确有些恐怖啊。

    这边刚刚感叹完,有些群众也是赞同吴振兴的话,缓缓点头。

    苏陌凉已经是丹师巅峰了,随便一颗丹药的价格都能吓死人,何必在乎南景焕这点金银珠宝。

    南景焕此举,的确有些打脸啊。

    苏陌凉没想到就连院长和吴导师都来凑这趟热闹,她可不相信他们是看得起苏毅辉才来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她的关系。

    再加上,听到吴导师这样毫不顾忌的维护自己,苏陌凉心头微暖,有些郁闷的心情也一扫而光。

    “院长,吴导师,你们怎么来了?”苏陌凉这下子终于站起身,亲切的迎了上去。

    吴导师疼爱的拍拍她的肩膀,语气却不善:“哼,当然得来,不然你被欺负了,我还不知道。”

    院长也是笑着点头:“陌凉丫头,你该不会不欢迎我们吧?”

    苏陌凉失笑:“怎么会,在场这么多人,你们可是我最欢迎的客人。”

    听到这话,院长和吴导师高兴的笑起来。

    可是,因为这话,南景焕本就愤怒的面色沉得吓人,“苏陌凉,你这话的意思,就是不欢迎我咯!”

    “我可没这么说!”苏陌凉无辜。

    “可你就这么想的!”南景焕气极。

    苏陌凉冷笑:“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怎么想的?”

    “你——你这样对我,你会后悔的!”南景焕咬牙切齿。

    苏陌凉看不起他的聘礼也就算了,还明里暗里的排挤他,想他堂堂太子,还从没受过这等气。

    吴导师实在看不惯太子目中无人的作风,又是忍不住讽刺:“哼,该后悔的是太子你吧。因为我已经打算把我的全部家当送给她当嫁妆了。所以,谁娶了我家徒弟,才是真的有钱!九王爷,你可是赚着了,记得好好珍惜陌凉丫头!”

    吴导师气完了南景焕,又是转头冲着南清绝洋洋得意的眨眨眼。

    苏陌凉听着这话,看着吴导师有些幼稚的举动,再反观南景焕气的七窍生烟的表情,苏陌凉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这吴导师平时看着冷漠严肃,说起话来,竟也有气死人的功夫。

    看着南景焕青黑交替的脸,苏陌凉觉得分外解气。

    只是,吴振兴打算把他全部家当用来给她当嫁妆这一点,让苏陌凉有些受宠若惊。

    吴振兴在学院里,可是出了名的抠门,不管是谁都捞不着他的好处,没想到对她真是好到没话说。

    大伙儿本来还有些羡慕苏伊雪得到南景焕的厚爱,又是金银珠宝,又是绸缎布匹,现在听吴振兴这样说,苏伊雪似乎还比不上苏陌凉的一根手指头。

    丹师巅峰,再加上吴导师的全部家当,啧啧啧,就算九王爷一分钱不出,这财产也是牛气哄哄的。

    南景焕看到这里,发现自己也没了骄傲的资本,有些气急败坏的开口:“哼,苏陌凉,南清绝没有聘礼,所以你这是要用钱养男人,倒贴南清绝吗?”

    在这个世界,一个女人用钱倒贴男人,这是得多下贱才能干出的事儿,南景焕此话有些歹毒了。

    此时,沉默了很久的南清绝,凤眸轻抬,冰冷寒蛰的目光幽幽扫过南景焕,终于开口了:“谁说我没有聘礼?”

    此话一出,喧哗的四周顿时安静下来,大伙儿全都屏气凝神的望向南清绝。

    南景焕也被这话震得表情一僵,面色更为难堪,难不成这瘸子还真带了聘礼?

    就在大伙儿好奇疑惑之时,南清绝的冰蓝眸子盯向苏陌凉,语气有些不大肯定:“本王也准备了聘礼,就是怕入不了凉儿的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