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第73章 吴导师失态
    南清绝白皙若美瓷的肌肤有隐隐的光泽流动,那双望着苏陌凉的冰蓝眸子仿佛镶嵌了万千琉璃,绽放着难以言喻的美芒,竟是让苏陌凉移不开眼。

    虽然他这张模糊了性别的容颜实在勾魂摄魄,但苏陌凉的理智还在,听到他也带了聘礼,不由得睁大了双目,好奇他又要搞什么鬼。

    看着苏陌凉有了期待,南清绝美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右手轻抬,朝着外面招了招。

    此时,大伙儿又是看到一群小厮抬着几大箱子,稳稳走了进来。

    众人见此,有些不敢相信。

    众所周知,九王爷不受宠,是最穷最没用的皇子,此时怎么可能拿出这么多聘礼。

    就在大伙儿疑惑之时,几个小厮也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纷纷将箱子打开。

    眨眼功夫,里面密密麻麻的药材倏然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看到这一幕,就连苏陌凉都惊得捂起了嘴巴。

    她的个老天,她若是没有看错,这些全是珍贵异常的罕见药材啊!

    别说丹师巅峰的炼丹师趋之若鹜,就连丹王以上的炼丹师都会为之疯狂的。

    因为这些药材,最低的生长年限也有几十年,何况里面还有百年药材。

    若要炼制一些珍贵高级的丹药,它们必不可少。

    是多少炼丹师穷其一生都无法觅到的药材,是多少强者穷其一生追求的宝贝,然而,它们却出现在了这里!!!

    苏陌凉犹如中了个霹雳,全身发麻,眼珠子像是生了锈,再也转不动了。

    而吴振兴则是兴奋得扑倒箱子面前,跪着地上,伸手捧起箱内的药材,双目瞪如铜铃,激动得肌肉都颤抖起来:“碧樱草!如花果!赤血草!虚灵花!还有青冥木!我的老天,我在做梦吗!”

    吴振兴一连报出好几个药材的名字,每一个名字都让人惊骇失色。

    而他自己则是兴奋得红了眼眶,震惊之后,伴随着一连串放肆的大笑,竟是连眼泪都笑了出来,俨如一个精神失常的老疯子。

    “这辈子,我都没见过这么多稀有药材,九王爷,求求你,就让我摸摸,让我摸摸过下瘾也是好的。”吴振兴害怕九王爷叫人抬走,整个人都爬在了箱子上,将药材全都拢入自己怀中,像个害怕被抢走心爱玩具的孩子。

    众人看到这里,一个个吓得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让人敬畏的吴导师居然不雅的趴在箱子上,嘴里还念念叨叨,实在太颠覆形象,让人难以接受。

    这还是那个严肃稳重,不苟言笑的吴导师吗?

    大伙儿都是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心中的震撼难以言表。

    而南景焕是完全惊呆了,好像失音了一般,好像麻木了一般,既说不出话,也没了力气说话。

    只是愣愣的盯着装满药材的箱子,愣愣的看着疯狂激动的吴振兴。

    他不算孤陋寡闻,对于吴振兴口中的那些药材,也有所耳闻,他更是清楚那些全是很多强者穷极一生都无法见到的罕见药材,然而却在这里见到,让他如何不惊骇。

    南清绝拿出圣灵果,说是巧合还能说得过去,可是现在又拿出这么多药材,怎么也不会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想着,南景焕阴沉着脸,转眸望向南清绝,瞳孔里有惊讶,有怀疑,更多的是忌惮。

    南清绝也对上了他的视线,薄唇轻扬,绝美的容颜跃上灿若春华的浅笑,坦然的接受着他的审视,幽蓝的眸子似乎还跳耀着几分挑衅。

    南景焕敢抢他难得看上的女人,也是不知死活。

    募得,南景焕被这样深邃的眸子惊得陡然一僵,起了一身的冷汗。

    此时的苏毅辉没有注意到南景焕和南清绝的视线交锋,所有心思都落在药材上,看着吴导师一个人将箱子霸占着,着急的要命,连忙上前,将他拉开。

    “你走开,这是我们陌凉的聘礼,你不准打它的主意。”

    吴振兴不肯,赖着不走:“不不不,让我再跟它们待一会儿!”

    “你给我走开,这是我们苏家的药材,你想都别想。”苏毅辉又是一把扯开吴振兴,说得理直气壮。

    苏陌凉见此,惊喜的表情凝滞,不悦的蹙起秀眉:“父亲,这是我的聘礼,什么时候成苏家的了!”

    她可没说过要把这些药材送给苏家。

    苏毅辉闻言,笑嘻嘻的说道:“嘿嘿,既然是给你的聘礼,那自然有我们苏家一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苏陌凉搞不懂为何有人脸皮这么厚。

    “你好像搞错了,既然是我的聘礼,那就是我的东西,不属于你们任何一个人,所以,该起开的是你!”面对这种给三分颜色就开染坊的人,苏陌凉直截了当的呵斥。

    苏毅辉听到这话,笑开花的老脸瞬间僵住,两边的肌肉忽然垂了下来,可是面对九王爷,又不敢随便发作,只有忍着满腔怒火,转头望向南清绝,寻求帮助:“九王爷,你看看,苏陌凉说的是什么话,老臣好歹是她的父亲,拿点聘礼怎么了?”

    本以为南清绝比较明事理,看在他今日寿辰的份上,也不会跟他计较。

    没想到,他更绝。

    “这些是本王送给苏陌凉的,跟你有关系吗?”冰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漠然得让人心寒。

    苏毅辉期待的心一下子跌落谷底,勉强扯起的笑容也维持不下去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九王爷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九王爷,话虽如此,可是就不能分一点作为老臣的寿礼吗?”苏毅辉的脸皮也是厚到无懈可击。

    不过,众人也能理解,这么珍贵稀有的药材,若是换做其他人,也绝不会轻易放弃的,就算不要这张老脸又如何。

    可是,南清绝的毒舌显然在苏毅辉的意料之外。

    “寿礼?本王本就没打算送你寿礼。今日只是来探望陌凉的,苏将军你会不会想太多?”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陷入谜之尴尬,嘴角抽搐的望向黑了一脸的苏毅辉,对他有种莫名的心疼。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而南清绝却是个例外。

    他一出手毫不留情,简直把人往死里打啊。

    不但聘礼没有苏毅辉的份儿,就连寿礼也没有给他准备,众人不禁怀疑,南清绝是不是跟苏毅辉有仇?

    大伙儿是不清楚,可苏陌凉却是心知肚明,想来南清绝对她在苏府被欺凌的事情早有耳闻,今日前来不过是替她出气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的,虽然冷酷危险,但做的事情还是比较对她的胃口。

    就在苏陌凉觉得解气之时,一旁的安嬷嬷忽然凑了上来,贴在耳边,小声道:“小姐,都准备好了。”

    苏陌凉闻言,勾唇一笑,微微颔首,伸手非常自然的理了理头发,却在这时觉得少了什么,倏然惊讶的叹道:“咦,我的金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