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第74章 你冤枉我!
    苏陌凉的声音不小,很快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小姐,怎么了?”绿蔓装模作样的大声询问。

    苏陌凉蹙起眉头,神色极为焦急:“我的金钗不见了,你快帮我找找,看是不是掉在哪里了?”

    绿蔓惊得瞪大了眼睛:“哎呀,是不是那支长公主留下的金钗?那可是太后亲赐啊!”

    “是呀,你赶紧多找些婢女一起找,那金钗可珍贵着呢。”苏陌凉点头,着急的吩咐起来。

    绿蔓得令,立马招来了一群婢女,当众就开始地毯式搜索。

    苏毅辉见苏陌凉当着客人的面,就翻翻找找,搞得一团乱,顿时黑脸呵斥:“苏陌凉,你给我住手,现在是什么场合,你成何体统!”

    苏陌凉闻言,猛地抬起头,犀利的眸子满是阴鸷:“父亲,这是太后亲赐的金钗,若是不见了,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苏毅辉浑身一抖,血液凝滞,表情青白交替,怒得不行。

    苏陌凉居然拿太后来压他,可恶!

    “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我找!”苏毅辉明明怒不可遏,偏偏忌惮太后的关系,不禁冲着周围的婢女奴仆愤怒大吼。

    好好的一个寿宴,一下子被苏陌凉毁得干干净净。

    苏毅辉气不打一处来,血液在太阳穴里发疯似地悸动,脑袋像给什么东西压着,快要破裂了。

    苏府的所有婢女奴仆听到苏毅辉这声号令,都不敢闲着的搜找起来。

    周围的宾客处于迷茫状态,只听说是找金钗,却没见过金钗长什么样,都是一脸好奇的围观。

    几番翻找下来,不少婢女都表示没有找到。

    这让全场的气氛更是陷入了诡异——

    “金钗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

    “谁知道呢,好好的金钗不翼而飞,也是古怪。”

    “刚才婢女们找了苏陌凉所有经过的地方,都不见金钗,那金钗会到哪里去了呀?”

    “哎呀,我知道了,我看金钗是没掉,估计是被人偷了吧。”议论着的女子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时没注意,声音有些大,顿时惹来了不少人的目光。

    不得不说,这个女子误打误撞的话,倒是帮了苏陌凉的大忙。

    场上的所有人都开始窃窃私语,小声猜测着金钗是被谁偷走了。

    偷走太后赏赐的宝贝,可是死罪一条啊。

    也不知道谁那么大胆,竟然干出这种事儿。

    看到这里,苏毅辉的胸膛像是沸腾着开水,心头冲火,愤怒的瞪向苏陌凉。

    这下可好,本是件丢东西的小事儿,现在搞得人心惶惶,怕是一时半会还收不了场。

    然而此时的二夫人心头隐隐有些不安。

    她虽然不明白为何金钗不见了,可是听着大伙儿的议论,总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

    就在二夫人疑惑之时,苏陌凉愤怒大吼,气势强横,不容反驳:“哼,这是太后亲赐的金钗,你们赶紧把苏府仔仔细细的搜查一遍,若是找不到,小心你们的脑袋!”

    这话刚落,吓坏了的婢女和护卫更是大范围的搜查起来,别说前院,就连后院都去了不少人,苏家上下每个人的院子和房间都要接受检查。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大家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此时,一个护卫快步从后院跑了出来,对着苏陌凉跪地抱拳,大声禀报:“禀告大小姐,属下在二夫人的房间了找到了这支金钗!”

    听到这话,全场的人大惊失色。

    二夫人的房间!!!

    怎么会掉到二夫人的房间!

    所有人都是震惊的望向二夫人,顿时瞧得后者面色惨白,身形不稳的后退两步。

    二夫人的瞳仁可怕地抽缩着,整个人如惊弓之鸟,惊惧的摇着头,只觉得脊背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

    这下,她总算是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苏陌凉的阴谋。

    好好的金钗突然丢失,好好的寿宴突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肆搜捕,苏陌凉就是为了等着这一刻,栽赃陷害她!!!

    今天这样的场合,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算苏毅辉有意包庇,就算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是不可能了。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她还逃得掉吗?

    看着二夫人惊恐的模样,众人更是确定了内心的想法,纷纷指责起来。

    “原来是二夫人偷了苏陌凉的金钗,天啊,她怎么干出这种事儿。”

    “哼,很早之前我就听闻二夫人嫉妒长公主,对苏陌凉也是各种欺凌排挤,干出这种事儿,倒是意料之中。”

    “哎,这二夫人真是狠毒,连人家母亲留下来的遗物都要霸占。”

    听到这么多不堪入目的指责,二夫人更是怒红了眼眶,肠胃和五脏像是遇到烈火,呼呼地烧了起来,而那张保养得很好的脸此时狂乱得呲牙咧嘴的吼起来:“苏陌凉,你个毒妇!你好歹毒的心啊,竟是用这种手段冤枉我!!!”

    “冤枉你?我看不然吧,如果你没干过,那金钗怎么会去了你的房里,难道它还长了脚不成?”苏陌凉摇摇头,显然不赞同她的指控。

    “你——你——你找人把金钗故意藏到我房间,设计栽赃陷害我,如果是我偷了你的金钗,我哪有时间将它藏回房间去!”二夫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扣上这样的罪名。

    要知道,这罪名一旦成立,就是死罪。

    苏陌凉冷笑起来,“二夫人,你真当我们傻吗?既然你存心偷走我的金钗,怎么可能还携带在身上,若是我发现了,叫人一搜查,你不就露馅了吗,所以你派人悄悄把金钗转移,满心以为今日这种场合,父亲不会让我大肆搜查整个苏府,却没想到那金钗是太后所赐,珍贵得很,不得不查!二夫人,你说我说得对吗?”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恍然大悟。

    刚才想不通的地方,这下全都明白了。

    二夫人派人偷了苏陌凉的钗子,自然是叫人藏起来了,不会携带在身上,也正是估准了今日这种场合,没人会大动干戈的搜查,才干出这种事儿。

    可是她却没想到苏陌凉竟然把太后端出来压人,害得苏毅辉也没办法反对。

    这下子,二夫人是难逃一死了。

    看到这里,苏伊雪也是意识到了事情严重性,面色焦急,带着哭腔质问:“苏陌凉,你嫉恨我嫁给太子殿下,我不怪你,但是有啥事儿冲我来就行了,何必为难母亲她老人家!只要你放过她,你让我干什么事儿都行,姐姐求你了。”

    说着,苏伊雪竟是跪了下去,冲着苏陌凉磕了一个响头。

    “雪儿,起来,你身体不好,咱不跪这个贱人。”二夫人可不想连累了苏伊雪,连忙伸手去扶。

    看着这母慈子孝的一幕,苏陌凉失笑摇头,心道,苏伊雪,马上就到你了,何必着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