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第75章 找到尸体
    苏伊雪这一跪,顿时引起了不少人的同情。

    这么多年,苏伊雪在众人面前,一直都头顶圣母玛丽苏的光环,各种温婉善良,柔情似水,美若天仙。

    现在又上演了乖巧孝顺的把戏。

    不得不说,苏伊雪的确是个会耍手段的白莲花。

    不过,她在苏陌凉面前耍手段,就有些不够看了。

    此时南景焕被苏伊雪柔弱的模样迷惑,一把拉起她,猛地将她揽入怀中,对着苏陌凉就是劈头盖脸的呵斥:“苏陌凉,事情没查清楚,你休要血口喷人!”

    苏伊雪看着南景焕护着自己,更是哭得厉害,梨花带雨的扑在他怀里,小身板轻轻抽搐,伤心得不行。

    苏陌凉不得不佩服苏伊雪的演技,唇角勾起冷笑,视线轻蔑的扫了两人一眼:“太子殿下,如果你说我血口喷人,冤枉二夫人,那请你拿出证据来!免得殿下落个以权谋私,官威压人的罪名,传到皇上和太后那儿,怕是不好吧。”

    苏陌凉这话说得在理,在场的宾客都是点点头。

    太子殿下要是为了宠爱侧妃,而不顾王法,营私舞弊,传出去不但他自己的名声受损,还会连累了皇室,的确得不偿失了。

    南景焕听到这里,气得满脸铁青。

    他连整件事情始末都没弄清楚,怎么拿出证据来,苏陌凉明摆着就是堵他的话,不给他面子。

    然而就在双方僵持之时,又有一个婢女突然尖叫着从后院跑来,巴掌大的小脸满是惊骇,“老爷,不好了,不好了,死人了——死人了!”

    婢女由于惊慌,喘着粗气大声尖叫,倏然如惊雷般在众人面前炸响。

    苏毅辉听到这里,一股压不住的怒火冲了上来,一股股直顶上脑门,差点就要爆炸。

    “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一声沉雷般的吼声从胸膛震出,苏毅辉已经怒到极致。

    婢女本就受了惊吓,如今更是骇得跪了下去,纤瘦的身子不停颤抖:“奴——奴婢——刚才在搜查二小姐的后院——没想到金钗没找到,竟是翻找出了尸体!”

    “什么!”苏毅辉神色更加难看,鬓角有一条青筋狠狠跳动。

    周围的宾客哪里想到这苏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二连三的出事情,胆子小的女子都是害怕的站起身,欲要离开。

    偷东西也就算了,没想到还死了人。

    一时之间,大伙儿心头都是蒙上了一层害怕的阴影。

    看着众人乱了阵脚,苏毅辉连忙出声安抚:“大家稍安勿躁,耐心等待,我去后院看看,一会儿就来。”

    听到苏伊雪的院子里出现尸体,南景焕也是非常惊讶,蹙起剑眉,大声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说着,南景焕就随苏毅辉大步朝着苏伊雪的后院赶去。

    二夫人刚还陷入被冤枉的阴影中没缓过神来,还盼着苏伊雪能为自己求情,让太子看在自己女儿的面上救她一命,没想到下一秒,就连苏伊雪都出了事儿!

    想到这里,二夫人吓得心一下子紧缩起来,惊恐的看了一眼苏陌凉,有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娘,我也跟过去看看,我院子怎么可能会有尸体。”

    苏伊雪也是满腹惊疑,快步跟了过去。

    二夫人觉得匪夷所思,担心又是苏陌凉搞鬼,不由分说的追了上去。

    苏陌凉看着慌慌张张的二夫人和苏伊雪,眼角微挑,瞳孔闪过一丝隐晦的笑意。

    “我们也去看看吧。”苏陌凉冲着绿蔓和安嬷嬷低声吩咐,随后慢悠悠的朝着苏伊雪的院子走去。

    而南清绝则是坐在原地,看了一眼苏陌凉离去的背影,樱花般的薄唇微扬,荡出一抹邪魅蛊惑的浅笑,只是这笑容如昙花般,稍纵即逝,剩下的只是如杯中美酒般沁人心脾的凉意。

    此时,一群人已经赶到了苏伊雪的院子。

    院子的后方有一块种着花草树木的小花园,在婢女的指引下,大伙儿走向了那棵参天大树。

    待众人惊奇的走过去时,才猛地发现,树下已经被几个护卫挖开了一个洞,洞里赫然堆聚着鲜血淋淋,四分五裂的尸体。

    这时,受惊吓的婢女白着面色,带着哭腔说道:“就是这儿,就是这儿,奴婢搜寻之时,忽然踩到了一根手指,吓得立马叫了护卫来查探,没想到——竟是挖出了尸体!”

    听着婢女如此说,众人纷纷探头,望向洞内的尸体。

    虽然尸体的四肢和头颅已经分家,但还是能轻易的认出死者的身份。

    “我的天,这——这不是菊香吗!”苏陌凉第一个惊叹起来,顿时吓得捂住嘴巴,“好你个苏伊雪,你竟敢杀害了我的丫鬟!”

    苏伊雪也是看清楚了菊香的脸,骇得连连后退几步,惊恐的摆手:“不——不——不是我!!!”

    说来,这菊香的确是苏伊雪和二夫人合谋杀死的,当初苏伊雪毁了容,精神有些失常,找不到人泄愤,就把所有的愤怒发泄到了菊香身上,挑掉了菊香的手筋脚筋,最后竟是将她大卸八块。

    苏陌凉本来也吩咐安嬷嬷干掉菊香,没想到苏伊雪动作比她还快,手段更是残忍至极。

    既然如此,苏陌凉只好顺水推舟,将他们埋好的尸体转移到了苏伊雪的后院,让事实真相公诸于世,也算是为菊香出一口恶气,让她死得其所吧。

    如今人赃并获,相信菊香也死得瞑目了。

    南景焕看到这里,也是全然不信,拧起眉头,大喝:“苏陌凉,苏伊雪这么善良的性子,怎么可能杀人!”

    苏陌凉笑了:“她善良?南景焕,你确定你了解她吗?”

    “我当然了解她,我们青梅竹马长大,她的所有事儿我都一清二楚,她是什么性格的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南景焕这话说得斩钉截铁。

    可是传入苏陌凉耳朵,却是分外讽刺。

    如果南景焕知道苏伊雪一直以来都在欺骗他,他会是什么反应?

    想想应该很有趣吧。

    “既然太子殿下如此信任她,那为何我丫鬟的尸体出现在她的院子里,还被人大卸八块,请你给我个解释!”苏陌凉高声大吼,气势惊人,顿时震得南景焕哑口无言。

    而苏伊雪早就吓得浑身发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