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第76章 疯狂的二夫人
    “不是我,不是我,不要看我!!!”苏伊雪被大伙儿怀疑的目光,盯得有些崩溃,疯狂得直摇头。

    许是心虚,她的情绪激动到失控,倒是让众人有些诧异。

    而跟在一旁的二夫人急忙将她搂住,欲要让她冷静下来。

    “我们雪儿绝对干不出这样恶毒的事儿,太子殿下,你是了解雪儿的,你要为她做主啊。”二夫人眼见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也只有寻得太子的信任和帮助,不然今天她和雪儿都得死在苏陌凉手里。

    二夫人永远想不到,苏陌凉竟然有这么深沉的心机,先是栽赃陷害她偷金钗,后来又因为大肆搜查,搜到一具尸体,让苏伊雪背上一条人命。

    若是平时,苏府死了一个丫鬟,根本无关紧要,就算苏毅辉知晓了,也不会过问。

    可是,偏偏是这种时候。

    前院等着那么多宾客,南景焕也亲眼目睹,苏陌凉更是嚷着给个说法,现在若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把事情抹过去,几乎是不可能了。

    苏陌凉这一箭双雕的手段太犀利太恐怖,简直把人置之死地啊。

    想到这里,二夫人的灵魂都在颤抖,望向苏陌凉的眼神像是看到了魔鬼。

    苏陌凉听到二夫人这话,一抹冷笑像是水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唇角,璀璨如星的眸子闪过讥讽:“二夫人,现在证据确凿,可不是你一句了不了解就能抹杀掉的。要知道,菊香以前可是你的贴身丫鬟,后来因为受不了你的欺凌,她才投靠我的。上次菊香为了证明我的清白,口口声声指认你,害你受了罚,你定是对她怀恨在心了。再加上,她害得苏伊雪毁——”

    “闭嘴!你给我闭嘴!”二夫人听到这里,吓得慌乱的大叫起来,像是被踩中痛处的母狮子,神色有些疯狂。

    她无法想象,如果苏陌凉说出苏伊雪毁容的事儿,她们会怎样。

    不但没了太子的庇护,还会毁掉苏伊雪的名声,让她成为南隋国人人避之不及的怪物。

    所以,她绝对不能让苏陌凉说出真相。

    苏陌凉挑挑眉,淡定反问:“怎么,做了亏心事儿,心虚了吗?”

    以前,二夫人和苏伊雪做了那么多亏心事儿,欺负折磨苏陌凉也就算了,在府上也是作威作福,害死了不少的婢女。

    就连长公主的死,苏陌凉都有理由怀疑到二夫人身上。

    今天,她就要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报应。

    二夫人有些精疲力尽,望着苏陌凉的眸子除了惊恐,还带着些哀求。

    她哀求苏陌凉不要说。

    如果苏伊雪毁容一事被南景焕知道了,那一切都毁了!

    南景焕看着二夫人如此反常,也是疑惑的敛起眉头,表情变得有些凝重:“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南景焕虽然不相信苏伊雪杀人,但他不是傻子,看得出来其中必有猫腻,不然苏伊雪不会失控,二夫人也不会惊慌得打断苏陌凉的话。

    苏毅辉看着南景焕发怒了,连忙解释:“太子殿下息怒,今天发生了太多事儿,还望殿下先行回去,等老臣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再跟殿下汇报。”

    苏毅辉毕竟是个老狐狸,面对这种混乱的局面,深知若是捅出真相,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大,所以,只有暂且让太子回去,苏家关上门来解决自己的事儿,才是上上之策。

    可是,南景焕显然不同意,板着脸,低吼:“混账,本王在场,却发生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儿,还关系到本王的妃子,若是本王不查个水落石出,岂不是惹人笑话。”

    依照南景焕的性子,怎么可能揣着一肚子糊涂回去等消息。

    苏毅辉得了呵斥,慌得满头大汗,不停地用袖子擦着额头。

    “是是是,殿下说的是。”

    这种时候,苏毅辉还真没了拒绝的理由。

    “苏陌凉,你继续说,那个菊香到底是怎么回事!”南景焕从苏陌凉口中听出了点眉目。

    菊香好像是二夫人的人,可是后来却投靠了苏陌凉,为苏陌凉办事儿,又好像因为什么事儿得罪了二夫人。

    听得云里雾里的,南景焕迫于知道答案,不免有些焦急。

    苏陌凉扬眉看了一眼吓得面白如纸的二夫人,唇角微勾,说道,“这件事儿,太子还是亲自问二夫人和苏伊雪比较好。”

    二夫人突然接收到南景焕骇人的目光,身子一软,顿时跌在了地上。

    她明明害怕得浑身颤抖,可神色却多了视死如归的绝望。

    此时,二夫人缓缓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如注而下,毫无血色的唇瓣无力的张了张:“是我,一切都是我!”

    “我偷了苏陌凉的金钗,害死了她的丫鬟菊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我!”

    没想到,到了最后,二夫人竟将一切罪责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也许,这真的是唯一保住苏伊雪的办法了。

    她半老徐娘,活了大半辈子,也活够了,可怜她的女儿,年纪轻轻就被毁容,若是再遭受退婚,受到众人的耻笑,她下半辈子还要怎么活?

    许是想到这一点,二夫人痛不欲生,悲恸的哭泣起来。

    可是南景焕却没搞明白,被二夫人突然的招认弄得更是迷茫起来。

    “二夫人,你给本王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杀害苏陌凉的丫鬟。”南景焕气得头痛欲裂。

    二夫人闻言,绝望的神色忽然变得狰狞起来,猛地伸手指向苏陌凉:“苏陌凉,一切都是因为苏陌凉!她的母亲抢走了我的正室之位,她又抢走了我女儿的嫡女身份,现在从废物变成了天才,从丑女变成了美人,我怕,怕她抢走我女儿的幸福,所以,我必须毁掉她!可是谁知道我派去监视她的丫鬟被她策反了,反将我一军,我仇恨在心,就杀掉了菊香。一个背叛主子的狗奴才,不值得任何人怜惜!”

    说到最后,二夫人疯狂的嘶吼起来,显然是受了不小的打击。

    看着疯狂的二夫人,南景焕面色更加难看。

    他难以想象,自己深爱的女人的母亲,居然是这样歹毒的毒妇!

    南景焕不由自主的望向呆在一旁的苏伊雪,第一次开始正视自己对她的了解。

    他开始怀疑,这么多阴谋,苏伊雪是否参与,又参与了多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