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第77章 她的报复
    “苏伊雪,你知道这件事吗?”南景焕微微眯眸,细长的瞳孔锐利如锋。

    苏伊雪被点名质问,身形一颤,瞳仁爬满惊恐。

    由于她带着面纱,南景焕对她的表情看不真切,欲要继续追问的时候,二夫人如惊弓之鸟,慌忙解释。

    “不是的,不是的,这一切都是我做的,跟雪儿无关,她前段时间卧病在榻,对这些事情毫不知情,殿下,你要相信雪儿,雪儿生性善良,千万不要误会了她啊。都是我连累了她,都是我——”

    说到最后,二夫人又是伤心欲绝的啜泣起来。

    南景焕听到这里,沉吟片刻,才收起了内心的怀疑,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

    此时,他目光阴冷的望向苏毅辉,沉声道:“既然事情水落石出,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吧。”

    南景焕的意思很清楚,就算是苏伊雪的母亲,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能寻私,这可是关系到他太子的名声问题,若是有人拿来做文章,可就不好了。

    苏毅辉自然明白这个道理,黑着脸,冷声吩咐:“范兰丽偷盗太后亲赐金钗,杀害郡主婢女,罪不可恕,赐一百杖,即刻行刑——”

    二夫人听到这里,仅剩的力气霎时被抽干了一般,虚弱的倒在了地上,红肿的眼眶冰冷麻木,泪水不自觉的往外流淌——

    今日本就难逃一死,没想到苏毅辉为了迎合太子,竟然赐她如此残忍的刑法,那颗如刀绞般疼痛的心更是千疮百孔。

    苏伊雪看着凄惨的母亲,也大哭起来,猛地扑过去,拉住南景焕的手,苦苦哀求:“景焕,求你救救我母亲,她这么做也是为了我,求你救救她,一百仗,太残忍,会把人活活打死的啊。”

    以前,南景焕但凡看到苏伊雪不开心,心就会揪着般难受,可是,如今看她泪如雨下,心却是麻木的,甚至还有点点厌恶。

    为什么?

    他对苏伊雪的感觉什么时候变了?

    南景焕想不明白,有些不耐的抽出被她拉扯的手臂,冷若不霜的开口:“你母亲做尽了坏事,你还为她求情,就不怕我追究你的责任吗?”

    南景焕选择相信苏伊雪,放她一马,已经是看在了以往的情面上,现在,苏伊雪还在为这样的毒妇求情,实在让他失望。

    苏伊雪也感受到了南景焕隐忍的怒火,顿时闭上嘴巴,满脸震惊的望着他,心头涌上不安和害怕。

    一旁的苏毅辉也察觉了南景焕的不耐烦,忐忑的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尴尬的开口:“殿下,那你和雪儿的婚事还——照常举行吗?”

    这是苏毅辉唯一担心的事情。

    南景焕看了一眼狼狈的苏伊雪,沉默了片刻,微微颔首:“既然皇上已经赐婚,本王的聘礼也下了,自然照常举行。”

    若是不举行,这一切岂不成了笑话。

    南景焕可不想成为南隋国的笑柄。

    听到太子的承诺,苏毅辉和苏伊雪这才稍稍安心。

    “还愣着干嘛,立刻行刑。”苏毅辉没了太子这边的顾虑,立马冲着护卫大声呵斥。

    护卫领命,快速将二夫人拖到长凳上,举起棍子就是一顿狠揍。

    整个院子,只听到砰砰砰的声音,打得二夫人惨叫连连,一边求饶,一边咒骂。

    “太子殿下,求你救救我——看在雪儿的面子上,救救我啊——”

    可是求救无果,她只有恶狠狠的咒骂——

    “苏陌凉,你个毒妇,你个贱人,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凄厉的诅咒冲破云霄,久久回荡在众人心尖上,募得蹿起一股阴寒。

    可是,苏陌凉却是面色如常,慢悠悠的走到二夫人面前,微微屈身,对上那双充斥着怨恨和痛苦的猩红眸子,低吟道:“二夫人,若要论毒妇,我哪里比得上你,你曾经毁我容貌,虐待我,打我奴婢和嬷嬷,还杀了府上那么多丫鬟,你说,到底是你不得好死,还是我?嗯?”

    苏陌凉的声音很轻很柔,可每个字都带着极大的仇恨,字正腔圆的从牙缝里挤出。

    二夫人闻言,骇得瞳孔放大,惊恐的神色瞬间爬满整张老脸——

    许是身体的疼痛和心上的恐惧同时袭来,一时让她负荷不了,她鼓着眼睛,脑袋一伸,僵硬了两秒,身子忽然瘫软下去,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断了气。

    就连死后残留的表情也是说不尽的痛苦和恐惧。

    看到这里,苏伊雪早已泪流满面,为了不惹南景焕生气,只有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

    苏毅辉也是无力的叹了口气,冲着护卫挥挥手,示意将尸体抬出去。

    亲眼看着二夫人痛苦死去,苏陌凉心中憋着的那口气总算是解了。

    随后,她直起身子,冷觑了一眼已经被抬走的尸体,缓缓开口,声音漠然,甚至有些冰冷:“既然父亲和太子已经替菊香惩治了凶手,那我也就安心了,绿蔓,安嬷嬷,我们走吧——”

    绿蔓和安嬷嬷闻言,立马跟在苏陌凉的身后,随着她一同往着茗清阁走去。

    回茗清阁的路上,绿蔓想着苏陌凉今天定然是累坏了,不禁提议道:“小姐,奴婢去厨房给你端些饭菜和糕点吧。”

    苏陌凉揉了揉太阳穴,点点头:“嗯,再拿些酒来,今天这样的日子可是要好好庆祝的。”

    绿蔓笑着点头,掉头朝着厨房去了。

    如今事情已经解决,南景焕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他目光追随着苏陌凉的身影,身随心动,也情不自禁的跟了过去。

    苏毅辉见南景焕要走,满怀愧疚,连忙道:“太子殿下,今天也累了,就让老臣送你出去吧。”

    南景焕被他突然唤住,脚步一顿,抬手阻止:“不用了,你好好善后,前院还等着这么多宾客呢,想好怎么解释吧。”

    话落,南景焕已经抬步离开。

    苏毅辉看着南景焕走远了,才转过头,朝着在场的婢女和护卫,冷声警告:“今日之事,我不希望有人泄露半个字,违令者,斩!”

    说着,苏毅辉拂袖离开,朝着前院走去

    ——————————————

    茗清阁

    满天的繁星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池面上,像小眼睛一眨一眨的,多得数不清。

    池水清得见底,蓝得透亮,轻柔柔,静幽幽的,微风拂过,池面倒映的银色月牙泛起涟漪,缓缓晕开,给夏日的夜晚添了几分幽静。

    可是这景色再美,也美不过躺在池塘边,饮着酒的白衣女子。

    那一双白皙娇嫩的玉足没在池水中,有一搭没一搭的撩动着清凉的池水,纤细柔美的身子侧卧在池边,时而举杯饮尽美酒。

    许是有些贪杯,苏陌凉竟然醉了。

    往常那双冰冷的眼睛,此时也迷离飘渺,如幽幽的池水,清幽妩媚,白皙美丽的脸颊微微染上红晕,原本规矩得体的发丝也零零散散的飘落,褪去了原先冷傲绝情的气质,反倒有了让人拥入怀中疼爱的媚态。

    就连刚刚步入茗清阁的南景焕,也情不自禁看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