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第79章 我要退婚
    苏陌凉惊得神情大震,募得抬眸望去,只见南清绝坐在房间右侧的椅子上,后面还站在两个抬肩舆的轿夫。

    此时的他,优雅的晃荡着茶杯,垂下的眼睑显出修长的睫毛,轻轻眨眼,便能形成诱惑的弧度。

    白皙精致的脸蛋,虽然美得不食人间烟火,但那浑身散发的戾气,却让苏陌凉打了个寒战。

    “你怎么在我房间里!”震惊之后,苏陌凉大声质问。

    南清绝闻言,这才缓缓抬眸,目光微凝,锐利如锋:“连南景焕都能进你的院子,我为何不能进你的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南清绝有些冷厉,说话也冒着嗖嗖凉气儿。

    “他是硬闯进来的,又不是我邀请来的。而你没得到我的允许,却跑到我闺房来了,比他还要可恶!”苏陌凉微微眯眸,透着几分薄怒。

    南清绝听到这话,瞳孔一缩,荡出一抹阴冷,声音更是低沉压抑:“这么说,在你心目中,我还比不上南景焕了?”

    许是因为酒劲儿上来的缘故,苏陌凉竟是没有注意到四周陡降的温度,毫无畏惧的大声道:“你这行为,难道不比他更无耻吗!”

    听到这话的南清绝,隐忍了良久的怒火,终于火山爆发,直冲脑门,猛地抬手,对着苏陌凉隔空一抓,像拎小鸡子似的,将她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苏陌凉没料到南清绝突然发难,都还来不及反抗,当下就被搂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南清绝,你要干嘛,快放开我!”苏陌凉骂骂咧咧的吼起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南清绝怀里又是扭又是推的,倒是弄得南清绝浑身燥热起来。

    “不要动,再动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南清绝咬着牙,低声呵斥。

    都说喝酒壮胆,现在的苏陌凉像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根本不顾南清绝的警告,扭得像根泥鳅似的,弄得南清绝血脉贲张,瞋目切齿。

    想他一向良好的自制力,从来不近女色,没想到在这个小女人面前,竟是有了反应了,该死的苏陌凉!

    南清绝暗地低咒一声,用了更大的力气束缚住她。

    苏陌凉不过是个地灵师,自然不是南清绝的对手,没两三下就被他擒住。

    看到自己连挣扎的空间都没了,苏陌凉更是惊慌的吼起来:“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

    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苏陌凉只有窝囊的找人求救。

    南清绝一直藏得这么深,肯定不敢在众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本来面目,所以,她只有把事情闹大,他才不会对她怎样。

    她这一嗓子,顿时让外面的安嬷嬷和绿蔓冲了进来。

    “小姐,小姐怎么了!”

    绿蔓和安嬷嬷一闯进来,瞬间被眼前的一幕吓得说不出话来。

    “九——九——九——”绿蔓直接结巴了。

    南清绝看着有外人进来打扰,黑着脸,冲着身后的两个轿夫低喝:“把她们弄出去,不要惊动任何人。”

    两个轿夫立马上前,分别擒住安嬷嬷和绿蔓,捂着她们的嘴巴,强行拖出了侧殿。

    苏陌凉看到这里,心底一片悲凉,现在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了,岂不是要被南清绝虐到死?

    “南清绝,你只要动我一根汗毛,我跟你势不两立,你个卑鄙小人,你个贱人,以后别落到我手里,不然我要把你碎——”

    苏陌凉奋力大吼,两颊红得像杏子,两眼闪着火星子,俨如一头发怒的母狮。

    南清绝看着那张樱桃小嘴,明明没什么杀伤力,却不停的在他面前翻动,顿时让他心烦意乱。

    他蹙起眉头,实在忍无可忍了,索性猛地咬上她的唇瓣,堵住了她的嘴,瞬间吞下了她未说完的话。

    可是这一咬,却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女人的嘴唇这么软,这么柔,由于苏陌凉喝了酒,舌尖还带着些甜甜的味道,惹得南清绝情不自禁的勾舌缠绕。

    苏陌凉被他这惊世之举,吓得浑身僵硬,惊愕失色。

    南清绝居然吻了她!

    还是舌吻!

    “唔——唔——”苏陌凉鼓着眼睛,惊恐的盯着南清绝,由于说不出话,只有挣扎的闷哼。

    可是,初尝美味的南清绝有些迷恋这种味道,竟是舍不得放开,越吻越用力,吻得苏陌凉呼吸困难,浑身发软。

    慢慢的,南清绝好似得了要领,从最开始的撕咬变成了缠绵,弄得苏陌凉有些招架不了。

    “唔——放——放开——”苏陌凉虚脱的闷哼,有气无力的推打着他结实的胸膛,鼻尖全是男人霸道的气息,整个人像是溺在了南清绝的味道里。

    这个男人一向冷冰冰的,为何吻却这么热情,像是一张网铺天盖地的笼罩她,让她挣不掉,逃不出,只有摊在他的怀里,无力被动得承受着潮水般的缠绵。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陌凉早就虚脱得忘记了挣扎,此时的南清绝才缓缓松开嘴唇,低眸看着软在怀里,嘴唇红肿,面颊晕红的苏陌凉,好看的唇角微微上扬,冰蓝色的眸子闪过星芒,如秋水粼粼的湖面,让人觉得耀目。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味道那么美好,竟是让他有些把持不住,想来,娶了她,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想着,南清绝回味的伸舌舔了一下残留着苏陌凉味道的唇瓣,郁闷的心情变得出奇的好。

    此时的苏陌凉终于呼吸到空气,深深喘息一口,总算找回点力气,身子明明还软在南清绝的怀里,可手指已经掐上了他的脖子。

    “南清绝,你找死!”

    苏陌凉气喘吁吁的低吼,每个字都字正腔圆,显然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可是现在的苏陌凉根本没什么力气,她的这一掐,就想猫咪挠痒痒般,毫无杀伤力,倒是让南清绝笑意更深,起了捉弄的心思。

    “杀了我,你可是要守寡的。”

    “退婚!我要退婚!”苏陌凉被欺负得这么惨,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退婚!

    她现在就已经被他压得死死的,要是嫁进了王府,岂不是要被他吃干抹净吗!

    这个男人阴险狡诈,实力又在自己之上,她要是嫁进九王府,就如飞蛾扑火啊。

    南清绝听到这话,本还戏谑的面色忽然凝滞,蓝色瞳孔猛然跃上冷意:“退婚了要嫁给谁?南景焕,还是莫浩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