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第80章 三魂之一的人魂
    说到这里,南清绝搂着苏陌凉的手臂不断用力,越来越紧,再次让虚弱的苏陌凉感到窒息。

    苏陌凉此时有气无力的,完全搞不懂他此刻的愤怒,抗拒得低吼起来:“南清绝,你发什么神经!”

    好端端的,怎么又扯上南景焕和莫浩歌了!

    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偏偏遇到这个瘟神。

    南清绝看着她越是抗拒厉害,心头的怒火更甚,不禁低下头,对上那张苍白难受的俏脸,“在南景焕的怀里,怎么不见你反抗?”

    苏陌凉感受到大片阴影投下来,南清绝好看的唇明明魅惑人心,可在此时却让苏陌凉惊慌起来。

    “不要——”苏陌凉猛地偏开头,避开他的触碰。

    “做我的女人,就这么委屈?”看着她排斥的表情,南清绝眉头深蹙,有些受伤。

    想他以前叱咤风云,无数女人为了他一个眼神,都能争得头破血流。

    现在想要吻一个女人,却遭到了这个女人的嫌弃。

    想着,南清绝嘴角浮起一丝苦笑。

    明明有杀她一万次的理由,却没有杀她一次的决心。

    他到底是怎么了?

    杀伐果断的他,怎么突然变得优柔寡断了?

    想到这里,南清绝冰蓝瞳孔跃上烦躁之色,深深看了一眼倔强不服的苏陌凉,懊恼的深吸一口气,忽而猛地凑近,低沉的声音隐忍着极致的怒火:“苏陌凉,我要你记住,你既然已经答应嫁给我,这辈子就是我的女人,你的眼里心里只能是我!”

    霸道,嚣张,不容拒绝,这就是南清绝!

    苏陌凉被他的突然靠近,吓得脑袋猛缩,可是南清绝哪容她反抗,霸道的按住她的脖子,逼她凑向自己。

    苏陌凉吓得低吼:“南清绝你——”

    话还没说完,南清绝凶猛狂热的吻再度落下,瞬间把她愤怒的大骂尽数吞没。

    这个南清绝真是疯了,来了一次还来二次,还有完没完了。

    气到极点,苏陌凉张嘴用力撕咬南清绝的唇瓣,不一会儿,她便感受到一股来自南清绝的血腥味。

    可是,他依然倔强的没有松口。

    不过,令苏陌凉震惊的是,他这下并未像刚才那样攻城掠地,而是张着嘴朝她嘴里吐出一股诡异的气息,幽冷寒气瞬间充斥着她的口腔,从咽喉一直弥漫到四肢百骸。

    他在对她做什么???

    苏陌凉从愤怒瞬间化为惊恐,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如石化般,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她双目瞪如铜铃,惊骇的盯着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内心使劲呼唤着真君老人,可真君老人却像是消失了一般,连点气息都没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是想抢她的邪血鼎?

    想到这儿,苏陌凉更是急得满头大汗,绞尽脑汁的想办法阻止南清绝。

    然而,就在这时,南清绝忽然松开了她的唇,抽手轻轻擦拭掉被苏陌凉咬破的唇角的血迹。

    苏陌凉得了空隙,腾的一下从他身上跃起,迅猛后退几米,明明身体乏力不堪,偏偏被南清绝刺激得神情紧绷,超出人体极限。

    她不知道南清绝什么时候又会发疯,她可经不起第三次的折腾。

    南清绝只是冷冷瞪了她一眼,冷凝的冰蓝瞳孔闪过一道犀利的暗芒,刚还阴沉的面色此刻冷漠异常,像是冰天雪地里的洞窟,堆积着的冰渣子,让人不寒而栗。

    两人这样对峙,沉默了好半天,终于是响起南清绝冷厉的声音。

    “来人,起驾回府!”

    此刻这一声高喊,对苏陌凉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她总算是不用跟这个恶魔共处一室,遭他虐待,看他眼色了。

    苏陌凉长这么大,还没这么憋屈过。

    此时,门外禁锢安嬷嬷和绿蔓的两个轿夫听到南清绝的命令,立马跑了进来,毕恭毕敬的上前伺候。

    看着南清绝坐着肩舆,慢慢的淡出自己的视线,苏陌凉才如释重负的跌回椅子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绿蔓和安嬷嬷也顺势跑了进来,惊慌的问起来:“小姐,九王爷没把你怎么样吧?”

    安嬷嬷见刚才九王爷黑着脸走出铭清阁,就知道两人发生了不愉快的事儿。

    “没事儿,别担心。”苏陌凉摆摆手,虚脱的直翻白眼。

    绿蔓看着她嘴唇又红又肿,还沾染了血迹,顿时惊叫起来:“哎呀,小姐,你嘴唇都破了,还说没事!”

    苏陌凉摸了摸唇瓣,低头看了看指腹的血迹,不在意的摇头:“不,这是南清绝的血,不是我的。”

    听到这里,绿蔓和安嬷嬷的脸色都变了。

    “小姐,你把九王爷咬出血了?”安嬷嬷惊得瞪大双目。

    “是呀,逼不得已,他实在太过分了。”苏陌凉想到他的恶行就咬牙切齿。

    绿蔓也是满腹好奇:“天啊,小姐,你胆子真大,你咬了九王爷哪啊?”

    “嘴巴。”苏陌凉此时没有力气应付她两,顺口回答,随后取过桌上的水杯狂灌两口。

    然而,这话落入绿蔓和安嬷嬷的耳里,又是另外一番风味了。

    “嘴巴!你和九王爷咬嘴巴了!”绿蔓惊叫一声。

    安嬷嬷连忙打她,布满皱纹的老脸也染上几分尴尬:“死丫头,害不害臊,小姐的房事你也敢这么大声,不准乱说!”

    安嬷嬷刚才还在惊讶九王爷怎么会突然闯入小姐的闺阁,又让两个轿夫把她们抓到外面,不让出声,原来,是九王爷想和小姐单独相处啊。

    想她一把岁数了,连年轻人这点小心思都没看出来,真是失策。

    可是,正在喝水的苏陌凉听到安嬷嬷这句话,惊得猛地喷出一口凉水。

    她的房事?

    她什么时候和南清绝行房事了?

    她的老天爷,到底是谁在乱说啊!

    苏陌凉惊愕的望向安嬷嬷,接收到后者暧昧了解的目光,心底欲哭无泪。

    她这下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好了,小姐累着了,我们还是先出去吧。”说着,安嬷嬷就拉着不懂事的绿蔓退出了房间。

    留着苏陌凉一人在房间内,表情凌乱。

    安嬷嬷作为一个过来人,会不会太懂了?

    看着两人走了,苏陌凉才赶紧内心传音呼唤真君老人。

    这下子,真君老人总算是回话了:“丫头,别叫了,我头都被你叫痛了。”

    “好啊,原来你一直装没听到,我刚才生命垂危你去哪了?”苏陌凉恨得牙痒痒。

    真君老人语气有些不耐:“什么生命垂危?人家南清绝把三魂中的人魂都传到你体内了,你还想怎样?”

    三魂中的人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