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第84章 气死人不偿命
    苏陌凉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莫夕颜,再看到她浑身伤痕,血迹斑斑的狼狈模样,更是吃惊不小。

    额,该不会——该不会——她就是追杀青云豹的人吧?

    苏陌凉看到这里,嘴角抽搐,表情尴尬。

    而此时的青云豹顿时亢奋的内心传音,大吼起来:“主人,就是她把我伤成这样的!她欺负我,主人帮我报仇!”

    苏陌凉看着由远及近的莫夕颜,看到后者那深浅不一,却布满全身的伤痕,不禁腹诽。

    到底是谁打谁,谁欺负谁?

    莫夕颜看上去,比它还狼狈十倍啊。

    也不知道莫夕颜哪来那么大的勇气和毅力,明明伤得这么重,居然还不放弃的追了这么长段路,也算她能耐。

    看样子,莫夕颜和青云豹刚才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结果两百俱伤,双方都没讨到好处。

    “哼,那个该死的人类,趁着我突破的时候来打我,若不是我虚弱,无力反抗,她岂是我的对手,不过一个高级地灵师,竟然还想契约我。”青云豹说得这里,满心不服。

    莫夕颜小小年纪达到了高级地灵师,比她还高一等级,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所以苏陌凉听到这话,不免提醒道:“你要清楚,你现在的主人还是个中级地灵师。”

    青云豹闻言,呲牙咧嘴的血盆大口,忽然向上咧开,勾起谄媚的笑容,一双拳头大的眼睛竟是笑得眯成一条线:“可是主人是炼丹师啊,就算你没有灵力,我也愿意为主人效劳。”

    有谁能想到一个看上去凶恶狰狞的豹子,脸上却挂着讨好狡猾的笑容,不禁看得苏陌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此时的莫夕颜离青云豹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追上,可此时的她还来不及高兴,目光便是触及到青云豹身旁的苏陌凉,眸子骤然一凝。

    苏陌凉怎么会在这儿?

    难道——

    莫夕颜心中咯噔一下,升起不好的预感。

    可是当她看到青云豹额头上的契约印记时,莫夕颜气的差点厥过去。

    “苏陌凉!!!”她崩溃的一声嘶吼震破天际,顿时让周围的树木都颤抖起来。

    “你竟然——竟然契约了我的猎物!!!”莫夕颜看到眼前一幕,头痛欲裂,滚动着怒火的胸腔简直就要爆炸。

    苏陌凉却是无奈摊手:“我看它受伤了,顺带搭手帮忙,我又不知道它是你的猎物。”

    “你——你——”莫夕颜指着苏陌凉,手臂抖得像织布机,整张俏脸涨的绯红,面对苏陌凉那无奈无辜的态度,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还有什么比这更坑爹的?

    这青云豹可是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打伤的,而自己也是弄得浑身是伤,狼狈不堪。

    她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没想到竟是被苏陌凉捡了便宜!

    如何不惊,如何不怒,如何不甘啊!

    莫夕颜怒得喘着粗气,面容变得有些狂乱,全身的血液都凝结住,溢满愤怒的胸腔滚动着熊熊烈火,灼烧着她的五脏六腑,让她犹如一头发怒的猛兽,随时都要扑上去与苏陌凉同归于尽。

    “苏陌凉,你抢了我的猎物,我要跟你拼命!”又是一声嘶吼,只见莫夕颜猛地爆发出灵力,疯狂扑来。

    苏陌凉见此有些咂舌,这莫夕颜还真是烈,伤成这样,还要继续打,当真不顾身体了吗?

    想着,苏陌凉叹了口气,冲着青云豹说道:“上吧,你不是要报仇吗,现在报仇的机会来了。你灵力若是不足,我这儿多的是丹药。”

    说着,苏陌凉又是掏出一颗丹药扔给了青云豹。

    青云豹本还碍于身体的伤势不方便出战,可是,既然有丹药的支撑,它还担心什么。

    没了后顾之忧的青云豹,仰头咆哮一声,后腿一蹬,也扑了上去。

    莫夕颜没想到被自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青云豹,竟然又是恢复了战斗力,朝着自己凶悍扑来,顿时吓得面色发白。

    “该死的畜生!”

    莫夕颜骇得低咒一声,冲到半空中的身影忽然停下来,想要往后撤退。

    可是青云豹是什么速度,根本不给她闪避的时间,直接张口一咬,眼看着就要咬掉莫夕颜的手臂——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掠来一道身影,对着青云豹脑袋就是狠狠一掌。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进击的青云豹忽然被灵力震开,倒射而出。

    而此时的莫夕颜也不堪负荷,从半空中摔落下去。

    好在莫浩歌眼疾手快,一个伸手将其揽在了怀里。

    “凉儿,手下留情。她已经受伤了。”莫浩歌拥着狼狈的莫夕颜稳稳落地,恳求的望向苏陌凉。

    苏陌凉觉得可笑,无辜说道:“莫浩歌,是你妹妹先动手的,我不可能站在原地让她打吧,我一个中级地灵师可不是高级地灵师的对手。”

    莫夕颜闻言,气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怒视着苏陌凉的双目差点就要瞪出来,“苏陌凉,你个贱人,明明是你抢了我的灵兽,你还有理了!”

    苏陌凉却是冷笑一声,犀利反驳:“我怎么知道这是你打伤的灵兽,我见这灵兽奄奄一息,就顺带契约了。更何况,它是不是你打伤的都还说不定呢,又没有其他人看到,你现在一口咬定是我抢了你的灵兽,谁能作证?”

    苏陌凉说得头头是道,就连莫夕颜自己都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听到这里,受了重伤的莫夕颜,再度喷出一口鲜血。

    想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气得吐血。

    “额——哎——”莫浩歌也知道自己理亏,只有无奈的长叹一口气。

    要怪,就怪莫夕颜自己倒霉,好不容易打伤个六阶灵兽,偏偏又给苏陌凉撞见了。

    到哪里说理去儿?

    真君老人听到这番话,不禁失笑摇头,直感叹苏陌凉腹黑至极。

    莫夕颜拼了老命打伤的灵兽,被她给轻轻松松契约了。

    她倒好,三言两语就推卸了责任,反而说成是莫夕颜的不是了。

    还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看来,以后招惹谁,也不要招惹苏陌凉,不然被她阴了,连说话和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偏偏什么道理都站在她那边。

    “你——你——好你个苏陌凉,今日这仇,我记下了,以后别被我碰到,不然,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莫夕颜浑身抖得跟筛糠子似的,显然恨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