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第86章 阴险狡诈的人类
    暴风烈焰狮疑惑的盯了苏陌凉一眼,突然发现自己纠结的点不对。

    名字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说能治疗它的伤势。

    “你说你能治我的伤,有什么依据?”这个伤势困扰了它两年了,休养这么久,却一点起色没有,实在让它着急。

    现在突然有人说能治,暴风烈焰狮就算不相信一个废物的能力,可心头还是期待的。

    苏陌凉眼见勾起了它的兴趣,不禁重重松了口气。

    看来,她是押对了赌注。

    “我是炼丹师,可以炼制丹药,你要是不介意,可否让我上前替你检查一下你的身体。”苏陌凉循循渐进的诱导。

    炼丹师?

    暴风烈焰狮半信半疑的打量苏陌凉,好似不大确认:“你说你是炼丹师,就是炼丹师吗?有什么证据?我凭什么相信你?”

    看着它犹豫不决,苏陌凉又是开口:“你这么强悍,难道还怕我一个中级地灵师近身吗?”

    暴风烈焰狮闻言,不悦的哼了一声,蹙眉低吼:“好,就给你一次检查的机会。要是检查不出是什么伤,我就撕碎了你!”

    苏陌凉被它的吼声震得耳膜发疼,硬着头皮,迎上它凶悍的气息,凑到了它的跟前。

    “麻烦,张开你的嘴巴,我看下你的舌苔和咽喉。”苏陌凉有板有眼的吩咐。

    暴风烈焰狮没有反驳,乖乖照做,猛地张开它的血盆大口。

    苏陌凉见此,眼里划过一道隐晦的暗茫,随后顿时将捏在手心里的丹药,扔进了狮子的咽喉。

    她快速结掌,打出一股灵力,直接将丹药送进了暴风烈焰狮的肚子。

    暴风烈焰狮哪料到苏陌凉会突然发难,都还来不及将其震退,那丹药就沉入胃里,顿时激起一股钻心的刺痛。

    “该死的人类,你对我做了什么!”暴风烈焰狮此刻只觉得疼痛弥漫四肢百骸,想要反抗挣扎,却连一丝力气都没有。

    苏陌凉后退一步,满意的看着它难受的摊倒在地,唇角缓缓上扬,勾起一抹笑容:“这是我亲自炼制的麻痹丹,有让人疼痛难忍和丧失力气的功能,你不是不相信我是炼丹师吗,那现在相信了吗?”

    暴风烈焰狮气得怒吼一声,声音如沉雷滚过,煞是骇人,满头的金毛全都竖起,一嘴尖锐的獠牙露在面前,随时都有将人撕碎的架势。

    “阴险的人类,你找死!”

    苏陌凉揉了揉太阳穴,无奈解释:“你对我等级压制太厉害,你稍有不如意的地方,我就是一个死。所以,为了保命,我只有说能治疗你的伤势。不过,就算你相信我能治你的伤,你也只会让我留在这儿,治好你的伤再离开,甚至,治好你的伤势后,你根本就不会让我活着走出这个山洞。所以,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耗下去,索性先发制人,控制住你再说。”

    暴风烈焰狮听到这番话,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类相当的狡猾。

    它本想着,如果这个人类真能治疗它的伤,那就暂且留她一命,可不保证,治好了伤以后,还能留着她。

    它生性暴戾,对人类一直心存敌意,自然是不会放过苏陌凉的。

    可没想到,它却中了这个人类的计。

    “你现在想怎样?”暴风烈焰狮无力动弹,任人宰割,只有憋屈的反问。

    苏陌凉闻言,莞尔一笑,视线将它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还能怎样,当然是契约你咯。”

    “你敢!”暴风烈焰狮没想到苏陌凉竟然打着这样的主意。

    “我若是不契约你,等你药效过后,不就得找我麻烦了吗,我好不容易捡回的性命,可不能就这么丢了。”

    听到苏陌凉这话,一旁的青云豹打了个冷颤。

    他到底是跟了个什么样的主子啊。

    这也太阴险狡诈了吧。

    药鼎空间的真君老人似乎也习以为常了,朝着青云豹内心传音的安慰道:“豹眼,你跟着陌凉丫头久了就知道,这不算她最腹黑的时候,习惯就好。”

    “妈的,不要叫我豹眼!”青云豹顿时炸毛,傲娇得不行。

    苏陌凉叫它豹眼也就算了,就连跟她契约的器灵也这样叫它,还有完没完了。

    这边青云豹很生气,那边浑身无力的金毛狮王更火大。

    想它一个九阶灵兽,竟然要被一个中级地灵师的废物契约,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它简直就是灵兽界的耻辱。

    以后小狮子怎么看它,以后母狮子怎么看它?

    暴风烈焰狮看着苏陌凉伸出手指,点上了它的额头,自己却毫无反抗之力,差点都要哭出来了。

    “以吾血为祭,唤醒汝魂,与吾签订契约,听吾号令,终之不破!”浅吟低唱的咒语落下,苏陌凉的脑海中顿时闪现出金毛狮王的信息。

    “血契成功,暴风烈焰狮,九阶灵兽,擅长攻击。”

    苏陌凉总算呼出一口气。

    她终于契约到一头擅长攻击,战斗力五颗星的灵兽了。

    她是高兴了,暴风烈焰狮崩溃了。

    “我竟然被一个地灵师契约了,我没脸活了,我死了算了!”暴风烈焰狮怒到极点,竟然绝望的哭了起来。

    苏陌凉看它像个被玷污了的小媳妇似的,柳眉轻蹙,伸手给它塞进一颗解毒的丹药。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身体内还残留着很强横的毒素,所以伤势一直没有痊愈,我这丹药虽然不能彻底清除你的毒素,但能一点点瓦解,不过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你可以放心,我会一直为你炼制这种丹药的。”

    苏陌凉是典型打了人家一耳光,又赏人家颗糖吃的人。

    既然,金毛狮王成为了她的契约兽,就是她的伙伴了。

    虽然人家一点不情愿,但她作为主人该有的责任还是要履行。

    正在崩溃绝望的暴风烈焰狮吃下丹药,浑身的无力感顿时解除,它猛地站起身,想要一爪子撕碎了苏陌凉,可是一想到自己被血契了,伸到苏陌凉面前的爪子,顿时如打了霜的茄子,悲催的握紧毛茸茸的爪子,万般不情愿的收了回去。

    就像一只想要挠人却不敢下手,又纠结着收回去的喵星人。

    苏陌凉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所以才对它血契的。

    一旦血契成功,苏陌凉就占着主动权,有权利命令它,而它却不能伤害她。

    因为一旦伤害了主人,暴风烈焰狮也会受到同样的伤害。

    看着苏陌凉得意的表情,暴风烈焰狮怄得吐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