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9.第99章 好强的战斗力
    “我呸,你敢咒我徒弟,信不信我把揍得七窍流屎!”有人侮辱苏陌凉,吴振兴瞬间就炸毛了,顿时怒火冲天的吼回去。

    罗魁懒得理会发怒的吴振兴,而是阴笑着冲院长提醒:“院长,时间到了,苏陌凉还没到,想来是出不来了,还是赶紧公布成绩吧。”

    “你!罗魁,你个阴险小人,现在还有一盏茶的时间,我徒弟没出来,你就想宣布结果,我不准!”

    “哼,管你准不准,这个时间还没出来,八成是死在上面了,我们这么多人,不可能等她一人吧。刚才院长也说了,必须赶在规定时间内回来,不然成绩作废。吴导师,你该不会是想替你徒弟拖延时间吧。”

    罗魁此话一出,大伙儿都是不满的嚷起来。

    吴振兴顿时气得面红耳赤,焦急的不行。

    可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远处幽幽传来,如波澜不惊的深潭,透着几分让人胆颤的冰冷。

    “罗导师,让你失望了呢,我还活得好好的。”

    此时,苏陌凉慢悠悠的从远处走来,脸上挂着温婉淡然的笑意,眸子却闪烁着犀利的冷芒。

    瞧得罗魁心肝一颤,满脸的笑容忽然凝滞。

    这时的苏陌凉已经让血战团先行离开了,毕竟带着一群天灵师太惹人注目,她还想过低调的生活呢。

    吴振兴看到苏陌凉出来,顿时放肆的大笑起来:“哈哈哈,我就说嘛,我宝贝徒弟怎么可能出事儿,这不是赶着时间到了吗,罗胖子,不好意思,又让你白高兴一场。”

    说着,吴振兴冲着罗魁眨眨眼,那得意的模样,气得后者老脸涨成猪肝色。

    “哼,你别高兴得太早,比赛规则是看令牌,她若是没有抢到足够的令牌,照样是输。”罗魁不服气的反驳。

    吴振兴却是不以为意,自信满满的瞥他一眼:“说实话,我从不担心我徒弟会输。院长,现在时间到了,可以宣布结果了。”

    院长闻言,点点头,开口道:“好了,我们开始公布成绩吧。”

    说着,他环视了周围一圈,可看到莫夕颜那张惨白痛苦的脸,目光一凝,疑惑道:“夕颜丫头,你没事儿吧?似乎受了不轻的伤啊。”

    刚才几个导师一人一句,他倒是没注意到莫夕颜的状况,这下子看到,不免有些担心。

    莫夕颜面色闪过尴尬,低声道:“在山上遇到头六阶灵兽,纠缠了一番,受了些伤。”

    众人闻言,全都大惊失色。

    莫夕颜遇到六阶灵兽,没有被一掌拍死,竟然只是受了点伤。

    真是好强的战斗力。

    就连院长和几个导师都被震撼住了,望着莫夕颜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能从六阶灵兽手里全身而退,这样的实力怕是不止高级地灵师这么简单吧。

    要知道六阶灵兽可是媲美高级天灵师的实力啊,就连他们这群导师,都不敢拍胸脯保证能打得过,而莫夕颜这样一个小女娃面对这样的凶兽,却只是受了伤,实在让人震惊。

    罗导师听到这儿,夸赞起来:“不错,不错,能从六阶灵兽手里全身而退,这实力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啊。”

    雷导师也是赞同的点头,情绪有些激动:“是呀,夕颜丫头,我们都不敢说能从六阶灵兽手里活出来,你竟然做到了,可真了不起啊。”

    众人听到这儿,都是对莫夕颜赞赏不已。

    听着周遭赞美羡慕的声音,莫夕颜的唇角轻勾,绽放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可是这一幕,落入苏陌凉的眼里,却是分外讽刺。

    如果他们知道,那六阶灵兽最终是被她契约了,会不会吓晕过去?

    想到这儿,苏陌凉轻笑着摇摇头。

    可是,此举落入莫夕颜的眼里,顿时觉得刺眼。

    苏陌凉是什么意思?

    是嘲笑她吗?

    明明是苏陌凉偷了她的猎物,她也有脸嘲笑她?

    莫夕颜霎时气得握紧了拳头。

    罗魁也注意到了苏陌凉不屑的表情,质问道:“苏陌凉,你笑什么?”

    “莫夕颜打伤了六阶灵兽,我钦佩不已啊,南星学院还真是卧虎藏龙,想来,有了莫夕颜这样的天才,这次宗派大比,我们南星学院一定会脱颖而出的。”苏陌凉看似感慨的说道,整句话挑不出刺儿,可是面上的笑容却让莫夕颜觉得讽刺。

    吴导师不明白苏陌凉这样说的用意,只是有些不屑的哼道:“哼,我看不然吧,什么都是她在说,又没人看到她和六阶灵兽交手,谁能作证。况且,比赛规则是谁的令牌多,谁就获胜,我看,她还是把令牌拿出来,按照规矩算成绩吧。”

    此时的院长也是比较理智,没有被莫夕颜的一面之词所迷惑,捋着胡子,慎重的开口:“吴导师说的是,比赛规则是看谁的令牌多,谁就获胜,谁也不能坏了这个规矩。夕颜丫头,为了公平起见,你还是把令牌拿出来吧。”

    莫夕颜不大高兴的瞪了吴振兴一眼:“呵呵,自然是要按照规矩来,这个第一名,我势在必得,怕是要让吴导师失望了。”

    说着,莫夕颜眼角轻扬,将所有令牌尽数掏出,放在前方,贴着她名字的桌子上。

    这时,院长走过去,数了数桌上的令牌,眸子划过惊色,大声宣布:“六十个!”

    众人听到这里,全都惊讶的议论起来。

    “我的天,竟然抢了六十个令牌,真是好能耐啊。”

    “是呀,太厉害了,如果是我,能抢到几个,就非常不错了。”

    不少学生对莫夕颜的战绩,又是惊讶,又是羡慕,周围又是响起络绎不绝的赞叹。

    莫夕颜闻言,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深,神色更加骄傲起来。

    院长微微颔首:“是啊,非常不错了,莫浩歌,那你的令牌呢?”

    莫浩歌闻言,摊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一个都没有。”

    院长知晓莫浩歌的性子,只有摆手作罢:“算了,你不想参加宗派大比,我也不勉强你。”

    “太子,苏伊雪,你们的呢?”说着,院长又是望向了南景焕等人。

    南景焕闻言,也将令牌掏了出来。

    “我的也不多,只有三十个。”南景焕有些尴尬,语气闷闷的。

    说实话,今天遇到这么多坑爹的事儿,他也高兴不起来。

    雷导师见此,面色更加难看,不可思议的瞪了南景焕一眼,又是望向了苏伊雪:“那苏伊雪你的呢?”

    苏伊雪面纱下的薄唇紧抿,缓缓从怀里掏出令牌放上了桌子:“我的才二十个。”

    “怎么回事?依照你两的实力,不应该啊。”雷导师想不通了。

    “我们在山上遇到了铁背猿群,都在五阶等级,其中还有一头是六阶实力,耗费了我们好一番功夫,所以没来得及抢夺令牌。”南景焕回答道。

    罗魁闻言,眼睛都瞪圆了:“什么!铁背猿群,你们打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