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第100章 传说中的超级强者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大伙儿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一群五阶灵兽,外加一只六阶灵兽,他们竟然活着走了出来。

    太不可思议了!

    他们在栖霞山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啊?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南景焕却是凝重的摇摇头:“不是我们杀的,是九阶灵兽帮的忙。”

    “什么!”众人吓得倒抽一口冷气。

    本来六阶灵兽已经很恐怖了,竟然还有九阶灵兽!

    什么时候连栖霞山有九阶灵兽这样恐怖的强者了?

    院长听到这话,那么稳重的性子,都是腿脚一软,差点摔倒。

    “你确定那是九阶灵兽?”院长不敢相信的反问。

    南景焕非常肯定的点头:“是,是绝对不会错,而且它头上还有契约的印记,应该是某个超级强者的契约兽。”

    “我的天,竟然有契约九阶灵兽的强者跑到我们南隋国来了,他有什么目的?”罗导师听到这儿,心底瞬间涌上一股寒意,面色也忐忑起来。

    南景焕摇头:“那位高人好像没什么恶意,反倒帮我们解了围。”

    雷导师黑着脸,凝重的摆手,不大赞同:“强者的心思我们无法猜测,不管他什么目的,有一点我们都很清楚,他若是找南隋国的麻烦,我们谁也抵挡不了。所以,我们得加快速度向宗派运输人才,寻求宗派的庇护了。”

    闻言,几个导师都是严肃的点头。

    苏陌凉看着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诧异的挑了挑眉。

    她不过是顺手帮个忙,有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复杂?

    什么超级强者,什么找南隋国麻烦,他们会不会想太多?

    苏陌凉有些无奈,站在一旁的林婉儿却是捂嘴偷笑起来。

    知道全过程的她,看着一群导师害怕忐忑的模样,实在忍俊不禁。

    如果他们知道那个让他们颤抖的超级强者,就是眼前的苏陌凉,不知道作何感想。

    雷导师本就一肚子火,加上听到这种骇人的消息,心情更加糟糕,看到林婉儿竟然还能笑得出来,当场就愤怒呵斥:“林婉儿,你笑什么,看到南隋国有麻烦,就这么开心?”

    林婉儿被呵斥了,吓得神情一震,“我没有——我只是——我——”

    “她只是笑你们一群怂包,听到超级强者,就吓得找不着方向了。”苏陌凉见林婉儿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来,索性接过话,大声解释。

    “你——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羞辱我们。”雷导师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罗魁也是皱起眉头,窝了一肚子火,怒哼道:“苏陌凉,大话说多了,小心闪着舌头。眼下,你还是把你的令牌交出来,和莫夕颜一决胜负吧。”

    众人闻言,都是赞同的点头。

    大家的令牌都拿了出来,就差她了。

    莫夕颜见苏陌凉迟迟没有动手,也是叫嚣起来:“苏陌凉,磨磨蹭蹭干嘛,该不会是没抢到多少令牌,没脸拿出来吧。”

    之前苏陌凉偷了她的青云豹,又抢了她的晶石,让她憋屈得要死,现在总算找到机会打击她了。

    苏陌凉闻言,瞥她一眼,并没有否认:“嗯,的确,我在山上也耽搁了很久,没时间抢令牌,所以也不多。”

    苏陌凉在山上又是契约青云豹和金毛狮王,又是救林婉儿,还要和血战团交锋,最后还去偷晶石,一路上太忙,她根本就无暇去抢令牌。

    莫夕颜闻言,却是冷然一笑,面色掠过不屑:“少废话,赶紧把令牌拿出来。”

    苏陌凉无奈,轻轻叹了口气:“好吧,本来我对这个第一名不感兴趣的,既然你们想看,那就给你们看看吧。”

    说着,苏陌凉在大伙儿讽刺的目光中,一个挥手,将存在药鼎空间的所有令牌都放了出来,眼前的桌子霎时堆起了一个小山丘。

    “我的老天!”

    看到这里,不少人吓得捂着嘴巴,满目的震撼

    这——这——这也太多了吧!

    “妈呀,我看错没有?”不少人已经惊叹了起来。

    院长则是瞪大眼睛,仔仔细细的数了数,“一百一十个,竟然有一百一十个!”

    苍老的声音被震得有些颤抖。

    听到这数字,雷导师,罗导师和李导师都是受惊不小。

    全都难以置信的望向苏陌凉,表情震惊而僵硬,一双双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这还叫没有时间抢?

    这也叫没有多少?

    如果她这都不算多,那其他人的算什么?

    所有人都是惊愕失色的盯着苏陌凉,心头的震撼难以言表。

    而几个导师更是觉得奇怪,他们虽然承认苏陌凉天赋不错,但是进入危机重重的栖霞山,她孤身一人,怎么会是一群人的对手。

    她之前又得罪了孙家,这次这么好的机会,孙家怎么可能放过她。

    可是,她不但安稳的下了山,还抢到了这么多令牌,实在匪夷所思啊。

    刚刚还得意的莫夕颜,看着一堆的令牌,吓得目眦尽裂,受不住打击地身形一晃,神色狰狞的叫起来:“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这么多令牌!一定是你偷的,一定是!”

    苏陌凉能偷她的灵兽和晶石,也就能偷令牌。

    在莫夕颜的眼中,苏陌凉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偷。

    吴导师听到这话,浓眉紧蹙,厉声低吼:“我呸,什么叫偷的,你是吃了屎没消化吗,嘴巴这么臭!如果能偷这么多令牌,你去给我偷偷看,能偷到也算你的本事!”

    苏陌凉听到这话,差点笑出声。

    她师父这张嘴还真毒。

    莫夕颜被吴振兴骂得怒目圆睁,面色铁青。

    活了这么大,她今天受的羞辱怕是比一辈子的都还多。

    其实说来,苏陌凉的确没有刻意去抢任何人的令牌。

    不仅时间不允许,关键是她本就没心思去争夺这个第一名。

    她不过就是碰到有人欺负林婉儿,顺手捡了那群男子的令牌。

    然而遇到血战团,从他们那儿又搜刮了不少。

    不知不觉,就有这么多了。

    在苏陌凉眼中非常简单的事儿,可是,在众人眼中,却是非常不可思议,难以想象。

    院长也是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赞赏的点头:“不错,不错,陌凉丫头,你果然没有让老夫失望啊,你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

    苏陌凉笑着摇头:“院长过奖了,我只是运气而已。”

    吴导师闻言,立马接过话,不赞同的说:“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看,没见莫夕颜和南景焕他们有这个运气。”

    听到这话,莫夕颜和南景焕等人都是黑了一脸,表情有些郁闷和纠结。

    吴导师说完,又是望向罗导师和雷导师,笑得胡须乱颤:“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我徒弟一定会赢吧,你们全都看走眼了。”

    罗魁看到这里,气得牙痒痒,忍不住朝院长提醒:“院长,可是苏陌凉上次炼丹比赛,已经占去一个名额了,不可能让她再浪费一个名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