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第103章 林婉儿的恨
    林婉儿在这一刻,终于深刻的体会到苏陌凉说的那句话。

    对敌人宽容,就是对自己残忍!

    她错了好多年。

    她一直以为只要孝顺父亲,孝顺嫡母,他们就会给她和母亲一条生路。

    她以为只要宽容以待,他们总会接受她们母女。

    再怎么说,她也是父亲的亲生女儿,父亲不会如此绝情。

    现在看来,她真是错的离谱。

    此刻,林婉儿心底仅存的一丝念想被母亲的噩耗毁得干干净净。

    他们是没有心的,为了自己的利益,不管母亲死活,更准确的说是他们害死了她的母亲。

    恨,恨不得撕碎了他们。

    林婉儿对身上的鞭挞已经麻木,因为再深的伤口,再痛的伤口,都没有她体内那颗四分五裂的心脏来得痛,来得深刻。

    “林家,别让我活着,不然,我以后一定将你们挫骨扬灰!!!”林婉儿深入骨髓的恨意如雷电般在院子里滚过,震耳欲聋,声嘶力竭,凄厉异常。

    惊得周围的婢女奴仆抖了抖身子。

    “不用以后了,现在就可以。”

    就在这时,林家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如冰锥子阴冷刺人的声音。

    听到陌生的声音,前院的人纷纷抬头望去。

    只见一位身穿蓝裙的绝色女子,带着丫鬟缓缓走来,浑身透着阴厉气息,就连耀目的阳光倾泄在她身上,都赶不走那抹骇人的阴鸷。

    她好像是冻结成冰的雪人,走过来,便是带起一股令人窒息的寒冷。

    “你是谁!竟敢擅闯我林家大院!”对女儿被打,对妻子去世都漠不关心,沉默不语的林家主,终于在看到有外人闯入林府的时候开口了。

    苏陌凉唇角掠过一道冰冷的讽刺,“我是你手里解毒丹的主人。”

    听到这话,林家主冷漠的表情微微一震,总算是爬上了些心虚的惊讶。

    而他身旁的大夫人却是秀眉一拧,凶神恶煞的大骂:“哪里来的小贱人,好大的口气,这解毒丹明明是我家老爷的,什么时候成你的了,来人,抓住她,竟敢私闯林府,好大的胆子!”

    这世道真是可笑极了。

    把她的解毒丹说成是林家老爷的。

    还冤枉林婉儿偷了他们的丹药。

    竟然有人脸皮厚到这种程度。

    苏陌凉看着朝自己凶悍扑来的护卫,面色浮起一丝冷笑,一个挥袖,连灵力都没用,直接将这群狗奴才震飞而去。

    “你——你——翻了天了,你到底是谁,竟敢在我们林家动手!”大夫人没想到眼前的小丫头瘦瘦弱弱的,身手可不弱,连一群大男人都奈何不了她,顿时惊叫起来。

    林婉儿见是苏陌凉,崩溃绝望的心情终于找到点寄托,惊讶的喊道:“苏姑娘,你怎么在这儿?”

    “嗯,别怕,我来了——”苏陌凉回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没什么表情,语气冷冰冰的,可就是这不多的几个字,顿时让林婉儿疯狂的心安稳了下来。

    苏陌凉永远不知道,这几个字对林婉儿这一生有多大的影响。

    也不知道,就是从这一刻起,林婉儿的世界里只有苏陌凉!

    林家主听到林婉儿这么一喊,忽而敛起眉头:“苏姑娘?”

    难道她就是林婉儿口中的苏姑娘?

    林家主的心忽然沉了沉,表情有些凝重。

    苏陌凉盯向大夫人,眼眸微眯,压低着声音说道:“不知道我的身份,没关系,因为——我现在就让你知道——”

    道字刚落,苏陌凉一个冲刺,身影如虹,眨眼便道了大夫人的面前,猛地一把掐住了她的咽喉。

    大夫人吓得目眦尽裂,想要开口呼救,可此时却连呼吸都困难。

    她那双惊恐的眼睛对上苏陌凉森冷的眸子,瞬间如堕冰窖,恐怖得颤抖起身子。

    “那颗丹药真的是你家老爷的?”苏陌凉用指甲轻轻刮了刮大夫人的面颊,语气轻飘飘的,可是骨子里透着的阴狠,让大夫人战栗不止。

    “怎么不说话了?”苏陌凉见大夫人被吓傻了,不免蹙眉。

    对于这种抢了别人东西,还要反过来诬陷别人抢她东西的贱人,苏陌凉是没有多大耐性的。

    大夫人似乎也察觉出了苏陌凉的烦躁,更是抖如筛糠,感受到咽喉处的力道越来越大,整张面色已经惨白,随时都有致命的危险。

    许是,摸到了死亡的发丝儿,大夫人终于努力摇头,否认了自己的话。

    看到这里,林家主怒得青筋暴起,大吼道:“混账!竟敢残害老夫的夫人,老夫绝不轻饶你!”

    说着,林家主猛地爆发出灵力,朝着苏陌凉就是一个勾拳。

    苏陌凉却是目不斜视的盯着跟前的大夫人,连个余光都不曾施舍,忽然抬脚,狠狠踹在了林家主的胸膛上。

    林家主只是个初级地灵师,哪里抵挡得了这等力量,顿时被踹飞到地上。

    “噗——”林家主按住胸膛,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望向苏陌凉的眼神变了变。

    “你——你个小贱人,竟敢打朝廷命官,不想活了吗!”林家主在实力上干不过对方,只有在权势上压过对方。

    只是,听到这话的苏陌凉差点笑出声。

    他不过是个尚书,虽然位份不低,但实力不行,注定要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垫底。

    “林家主,擦亮你的狗眼看清楚,你现在袭击陌月郡主,可是诛九族的杀头大罪。”苏陌凉冰冷的眸子如覆冰霜,森冷的眸子仿佛两道冰锥直刺林家主身上。

    林家主被这眼神吓得一抖,老脸爬上惊恐:“陌月郡主?”

    他虽然没什么实力,但在朝堂混了这么多年,多少还是知道长公主之女,苏陌凉,曾被皇上亲封为陌月郡主。

    难道眼前这个女子就是苏陌凉?

    听说她变美了,摆脱了废物的身份,没想到能美成这样,强成这样。

    此时的苏陌凉,懒得理会林家主的反应,一个探手,猛地折断了大夫人的双腿,顿时让她瘫软跌在地上。

    整个院子只回荡着一声惨叫——

    “别怕,我不会让你死的。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你——”苏陌凉拍了拍大夫人苍白的脸蛋,细细安慰,声音阴柔,并没有任何杀伤力,可是落到大夫人耳朵里,却如末日丧钟般可怕。

    苏陌凉话落,一个用力,再度折断了大夫人的手臂。

    又是凄厉的叫声,冲破云霄。

    瞧得周围的婢女家丁全都噤若寒蝉,瑟瑟发抖。

    “苏陌凉,就算你是郡主,也不能私闯朝廷命官的宅院,残害本官的夫人,若是传到皇上耳朵里,你也脱不了干系!”林家主看到这里,忍无可忍的大吼起来。

    苏陌凉却是嫣然一笑,偏头看向他,美丽的瞳孔如浓得化不开的墨,深邃而犀利,直戳人心:“你可是提醒了我,不能让这里的事情传出去——”

    “什么!你要干什么!”林家主这下真被吓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