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第105章 孙夫人的控诉
    “婚期?”苏陌凉听到这话,总算是放下书本,竖起耳朵。

    绿蔓一脸贼笑,揶揄道:“小姐就快出嫁了,可以跟九王爷正大光明的咬嘴巴了。”

    苏陌凉闻言,真想一口盐汽水喷死她。

    就那一次强吻,就被绿蔓记在了心上,平时叫她办事儿,咋没这个记性?

    容嬷嬷也被绿蔓的笑容感染,心情愉悦的递上手里的衣裳:“小姐,赶紧来试试吧,这是太后赏赐的,别辜负了太后的心意。”

    苏陌凉听到这里,有些头疼难忍的揉了揉额头。

    她当初答应和南清绝成亲,不过是拿到他药材的权宜之计,现在真的将婚事儿排上日程,她还真有些慌了。

    “好了好了,你们退下吧,衣服我会试的。”苏陌凉烦躁的挥挥手,不想再听到她们关于婚期的聒噪。

    看着苏陌凉心情不大好,安嬷嬷和绿蔓也识趣的退了出去。

    苏陌凉看着桌上的衣裳,心里一片悲凉,真的要嫁给南清绝那个阴险腹黑的家伙吗?

    嫁给南清绝,可就是羊入虎口啊。

    真的要葬送掉自己的幸福吗?

    真君老人了解到她的想法,不禁嗤之以鼻,到底谁比较阴险腹黑啊。

    骗了别人那么多药材不说,还把人家的人魂都骗来了,她还嫌人家阴险,这世道真是没天理啊。

    两天后,中秋节。

    傍晚,当晚霞消退之后,天地间就变成了银灰色,白云之间还镶着一层金边,散发着黄昏最后的余晖。

    可是这一天,夜幕开没来临,大街小巷便已经开始了灯火辉煌的夜生活。

    中秋的花灯和月饼早已摆满了街市,生意红红火火,路过的行人基本都会驻足观看和购买。

    苏家人在皇上的邀请之列,坐着马车驶过南城的街道,直奔皇城。

    进了皇宫,苏家人在公公的指引下,行入大殿,给皇上和太后磕过头,才规规矩矩的落座在指定的位置上。

    苏陌凉安静的环视了大殿内的情况,发现后宫嫔妃,四大家族和一些大臣基本都到了,气氛甚为喜庆和热闹。

    听闻,中秋节是南隋国最看重的节日,皇室都在这一天为南隋国祈福,希望来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看到眼前隆重的场面,苏陌凉也不得不承认确有此事。

    苏陌凉的出现,无可厚非,还是惹来了不少人的议论。

    只是她对其他人的看法和想法一向没有兴趣,早已自动屏蔽了外界的声音。

    只是,不容忽视的是,坐在不远处,正幽幽盯着她的南清绝。

    今天的他,穿着雪白长袍,一尘不染,惊为天人的眉宇间掩不住的清高傲岸,樱花般绝美的唇瓣,色淡如水,轻轻抿起冷漠的弧线。

    清冷幽深的目光,仿若雪山之巅神圣的池水,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却总是让苏陌凉不寒而栗。

    苏陌凉每次看到他,都不得不感叹,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优雅如画的男子,仿佛已经隔绝在尘世之外,圣洁的让人不敢靠近。

    不过,苏陌凉清楚,这人并不像表面上宛若嫡仙,无欲无求。

    相反,他腹黑阴险,手段毒辣。

    就连她,都是发自内心的忌惮。

    感受到苏陌凉警惕的目光,南清绝唇角轻扬,勾起一个魅惑的弧度,那一瞬,苏陌凉只觉得一股光亮至美的气息从他俊美的脸庞传递过来,让她心脏漏跳一拍。

    这个男人太美,实在让人把持不住。

    想来,他就是不动手,就凭着那张脸,那双眼,就能迷惑住对方。

    苏陌凉面颊一红,恶狠狠的瞪他一眼,赶紧收回了视线。

    坐在不远处的南景焕一直都关注着苏陌凉和南清绝的互动,将这一幕收入眼底的他,顿时气得握紧了拳头。

    心中的不甘像是蚁虫般吞噬着他的心。

    而此时,同样火大的是孙夫人。

    从看到苏陌凉进来开始,她怨毒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身影。

    这时,她好似控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忽然站起身,走到大殿中央,冲着皇上和太后猛地跪了下去,重重磕了一个响头,悲愤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皇上,太后,你们要为孙家做主啊!“

    这一哀嚎,顿时让全场都安静下来,目光诧异的聚焦在孙夫人身上。

    皇上被她此举惊得一愣,威严的面孔露出讶异:“孙夫人免礼,有什么事儿,起来说话。”

    孙夫人哭着摇头,不愿起来:“今天皇上若是不给臣妇一个公道,臣妇就长跪不起了。”

    太后见此,眉头一皱,面色不大好看:“孙夫人,这是什么场合,岂容你放肆!“

    听孙夫人那话,就是强行让皇上主持公道的意思,若是结果不满意,恐怕还不会善罢甘休。

    明知道南隋国最看重中秋节,她还在这样喜庆的日子放肆,实在让人生厌。

    苏陌凉看着哭哭啼啼的孙夫人,不禁摇头感叹,这蠢货也真会挑时间,偏偏选在这种日子来触大家的霉头。

    可是,孙夫人一个妇道人家,哪里顾忌那么多,想到家里刚刚去世的丈夫,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一个劲儿往下掉:“皇上,太后,苏陌凉害死了我家老爷,臣妇如何不悲,如何不气啊。”

    皇上听到这话,浓眉紧拧,神色更为震惊。

    “你说什么,孙爱卿去世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其他人听了,也是大吃一惊。

    孙家主实力可不低,在四大家族的族长中,也算得上号人物,怎么会说死就死了,还是死在苏陌凉手里?

    众人是匪夷所思了,望向苏陌凉的眼神也带着些惊疑。

    孙夫人抹了一把泪,抽泣着回话:“老爷昨天晚上去世的,是苏陌凉害死了他,求皇上为我家老爷做主啊。”

    太后闻言,面色更加不悦,威严呵斥:“胡说八道,苏陌凉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害死孙仲威,谁都知道孙仲威实力不俗,岂会死在一个小女娃的手里,孙夫人,你栽赃陷害郡主,可是杀头大罪。”

    不少了解苏陌凉实力的人,听到这话,纷纷打了个激灵。

    苏陌凉是弱女子?

    他们怎么没看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