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第107章 南景焕变卦
    众人闻言,全都喧哗起来。

    无一不感叹苏家的好命,两个女儿在同一天出嫁,可谓是双喜临门啊。

    接收到周围艳羡的目光,苏陌凉却高兴不起来。

    鬼知道,她一点都不想嫁给那个阴险腹黑的南清绝。

    而苏伊雪表面上装得很矜持,可是私底下已经兴奋得拽紧了手指头。

    这一天,她终于是等到了。

    为了嫁给南景焕,她付出了太多,等待了太久,下个月总算可以达成她的愿望了。

    想到这里,苏伊雪抬眸望向对面的南景焕,企图眉目传情表达自己的心意。

    可是没想到,当她的视线触及南景焕眼眸的时候,才发现,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苏陌凉。

    那样的眼神,太露骨,是个人都能看出其中的情愫。

    苏伊雪心里咯噔一下,欢呼雀跃的心情一下子跌入谷底,变为撕心裂肺的疼痛。

    就在这时,南景焕似乎忍无可忍,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感,猛地站起身,冲着皇上和太后大声说道:“父皇,太后,儿臣不同意。”

    太后一听这话,也惊住了,“为什么不同意?你和苏伊雪不是两情相悦,一直求着哀家赐婚吗?怎么到了这个节骨眼反悔了?”

    听到这里,苏毅辉和苏伊雪都是吓得惶惶不安。

    之前南景焕可是答应了要娶她的,聘礼也下过了,怎么能出尔反尔!

    南景焕看了一眼苏陌凉,像是为自己鼓劲儿般,深吸一口气,再度开口:“儿臣还是会照承诺迎娶苏伊雪过门,可是儿臣不同意苏陌凉和九弟的婚事。”

    太后闻言,表情一僵,眸色闪过惊讶。

    而皇上则是黑着脸,愤怒呵斥:“混账,你九弟的婚事儿关你什么事儿,什么时候由得你来反对了!”

    大家也是觉得奇怪。

    人家南清绝成亲,碍着他什么事儿了,未免也管得太宽了吧。

    看着大伙儿对他指指点点,南景焕这张脸有些挂不住,可是内心想要苏陌凉的强烈**支配着他的大脑,逼得他不得不开口解释:“儿臣喜欢苏陌凉,要娶苏陌凉为妻,希望父皇和太后答允。”

    “啊——”听到这话,全场瞬间哗然一片。

    沸沸扬扬的议论顿时回荡在整个大殿之上。

    南景焕居然喜欢苏陌凉!

    天啊,开什么玩笑!

    以前的他可是最讨厌苏陌凉的啊,如今,太子发的什么疯,竟然当众表白苏陌凉。

    那苏伊雪要怎么办?

    太子殿下痴情苏伊雪那么多年啊,现在说变就变,苏伊雪如何受得了?

    苏伊雪蒙着面纱,看不清情绪,只是那双罥烟眉已经深深的蹙起,想来也不好受。

    可是只有苏伊雪自己知道,她岂止是不好受,简直是气得发疯,恨得发狂。

    听到南景焕那一句喜欢,她心中仅存的念想霎时支离破碎,双手狠狠拽紧裙摆,控制住内心惊涛骇浪般的愤怒和怨恨。

    至于南清绝,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之色,只是冷如冰刺的声音,让人知道他生气了。

    “皇兄,你这是要公然抢自己的弟媳吗?”

    南景焕面色一滞,皱起眉头,大声反驳:“九弟此言差矣,苏陌凉还没过门,怎么算是弟媳。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本王和九弟都有公平追求淑女的权利。不过,九弟若是能忍痛割爱,成全本王,本王一定会好好报答九弟的。”

    “报答?怎么报答?难道皇兄愿意把太子之位让给本王吗?”南清绝唇畔划过一丝冰冷,声音波澜不惊,却让南景焕惊骇失色。

    “你说什么!”南景焕吓得眼睛鼓出来,死死盯着南清绝。

    没想到南清绝真有夺位的心思,此刻竟是明目张胆的说出来,难道他就不怕打草惊蛇吗?

    此刻,喧哗的大殿瞬间安静下来,全都屏气凝神的望向南清绝,似乎都吓得不轻。

    这时候,南清绝放下酒杯,擦了擦唇畔的酒水,慢悠悠的抬眸,眸色幽暗深邃,瞧得南景焕浑身一颤。

    随后,冷酷霸道的声音在死寂的大殿之上陡然扬起——

    “太子殿下,别说你这太子之位,就算你登基为皇,把皇位让给本王,也休想从本王身边抢走苏陌凉!”

    南清绝这话,字正腔圆,气势如虎,斩钉截铁的响彻在大殿之上,顿时引得全场倒抽一口冷气。

    为了苏陌凉,连皇位都不稀罕。

    九王爷对苏陌凉到底是怎样的感情,竟然深刻到这种地步,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苏陌凉自己也是错愕万分,望向南清绝那张如覆冰霜的脸,内心震动不已。

    南清绝从来都是面无表情,不轻易泄露自己的情绪和想法,除非真的生气,才会冷得骇人。

    眼前的他,浑身散发着戾气,像个冒着寒气儿的冰雕似的,并不像开玩笑。

    就连苏陌凉的脑海里也突然闪过那么一丝南清绝真的喜欢她的错觉。

    可是理智告诉她,这个男人太危险太腹黑,他的行为想法,不是她可以揣度的。

    不过,她一向猜不透南清绝,也已经习惯了,但是南景焕突然说想娶她,着实让她无法理解。

    不知道南景焕抽的什么疯,实在不可理喻。

    皇上见两兄弟剑拔弩张,竟是扯到了皇位,面色又黑又沉,怒吼出声:“放肆!你们两兄弟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翻脸,成何体统。”

    这么多人看着,两人为个女人吵起来,实在是给皇室丢脸。

    南景焕得了呵斥,也收敛了气息,可是心头的不甘,还是跟猫爪似的难受。

    而南清绝同样冷着脸,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让人不敢再提起此事。

    太后见局面混乱,气氛僵硬,也是敛眉说道:“好了,你们别争了,这两门亲事就这么定了,苏爱卿,你好好准备嫁女儿吧。”

    苏毅辉被点名,连忙起身磕头谢礼:“谢皇上恩典,谢太后恩典。”

    看着闹剧总算落幕,皇上眉头稍显舒缓,朗声说道:“好了,今天是中秋节,大家也知道中秋节是南隋国祈福保平安的日子,若是这一天吉祥如意,那么来年南隋国也能风调雨顺。现在,你们随朕到太液池放花灯,为南隋国祈福吧。”

    说着,皇上在太监的伺候下起身,准备移驾太液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