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第108章 太液池出事儿了
    此时,南清绝似乎不愿意凑这个热闹,忽然开口道:“父皇,儿臣身子不适,请允许儿臣先行告退。”

    皇上见他那双腿也的确不太方便,只有点头答允了:“嗯,那你回去歇着吧。”

    话落,皇上已经起驾,前往太液池,南清绝也在轿夫的伺候下,离开了大殿。

    大伙儿见皇上走了,纷纷动身,紧随其后。

    苏陌凉同样不喜欢凑热闹,看着人走得差不多了,才懒洋洋的起身,趁乱朝着另外的方向走去。

    她现在只想离开人群,透透气儿。

    好好想想逃婚事宜。

    许是思考得太入神,苏陌凉不知不觉,竟是走到了御花园——

    此时的御花园幽静冷清,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她紧绷的神情总算是放松下来。

    今天发生了太多事儿,她深感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脚步也情不自禁放慢了。

    “想什么,头都想痛了?”忽然,花园深处传来清冷的声音,伴随着夜风,吹拂到苏陌凉的面颊上,带起丝丝凉意。

    苏陌凉神情一震,猛地抬眼,便见右边的小亭子里坐着一位风华绝代的男子。

    那身姿,那气质,那如璀璨繁星的冷眸,顿时让苏陌凉心子一紧。

    看着苏陌凉惊讶的目光,南清绝似乎猜出了她的心思,唇角轻扬,看似在笑,却冷酷得让人心颤:“看来,在想怎么逃婚。”

    这话很明显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苏陌凉表情一点点僵硬,心中震动不已。

    这货是不是会读心术?这都能被他猜到。

    “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逃婚,只有自讨苦吃。”南清绝如黑曜石清澈闪亮的眼眸,闪着凛冽的英锐之气,配着那一身的冰冷气质,显得气势逼人,充满着危险性。

    苏陌凉对于他的威胁,丝毫不放在心上。

    只是,脑海中一直萦绕着一个问题,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旋即,她缓缓走到他的身边,对上那双冷酷的双眸,低声质问:“为什么把人魂给我?”

    这句话憋在她心里太久,一直没来得及问。

    “想给你!”简单的三个字,从南清绝嘴里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很自然,很直接,很肯定。

    不禁让苏陌凉微微一愣。

    脑海里闪过了千万个理由,却没有一个是这样的。

    “为什么想给我?”苏陌凉不罢休的追问。

    “没有理由!”南清绝冷冷回答,顿时让苏陌凉不满意的敛起了眉头。

    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没了人魂,你的身体会虚弱,这不像是你这么冷血的人干的事儿。”苏陌凉直接挑明了说。

    南清绝眉眼一扬,妖孽的瞳孔忽然绽放出一缕精光,深深望进苏陌凉的眼里:“你是在关心我吗?”

    苏陌凉被他这眼神盯得瘆的慌,尴尬的咳了两声:“你想太多,我怎么可能关心你。”

    “为什么不可能,下个月我就是你夫君了,你关心我,是你的责任。”

    “我呸,你会不会太不要脸。”苏陌凉当场就炸毛。

    “嗯,我不要脸——但我要你!”

    你字还没落下,南清绝忽然伸手,将跟前的苏陌凉用力一拉,顿时将她揽入怀中。

    苏陌凉吓得一震,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他禁锢在了怀里。

    “南清绝,你想干嘛!”苏陌凉有了上次的阴影,顿时捂住嘴巴,忐忑的吼起来。

    声音竟是有些颤抖。

    南清绝感受到她紧张的情绪,唇角不自觉得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你以为我要吻你吗?我看,想太多的是你。”明明是清冷的声音,却带着一丝戏谑的笑意,落入苏陌凉的耳里,饱含嘲讽之意,顿时让她尴尬得红了面颊。

    她气急败坏的松开双手,右拳猛地冲向南清绝的眼睛,奈何后者眼疾手快,一下子擒住了她的粉拳。

    就在这时,表情冷峻的南清绝忽然绽放出一个邪笑,浅吟呓语般的声音,沉沉响起:“你又失策了。”

    说罢,南清绝猛地吻上了苏陌凉的唇瓣,不给后者任何反抗推拒的机会。

    苏陌凉被他整懵了。

    该死的南清绝,竟敢骗她,调戏她,可恶!

    就在两人耳鬓厮磨之际,这一幕正巧落入了南景焕的眼里。

    南景焕到了太液池,发现苏陌凉不见了,一路寻过来,没想到竟是看到这样的场景。

    他怒得血脉贲张,握紧拳头,胸膛涌动着一发不可收拾的火气。

    苏陌凉是他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甚至将来,苏陌凉只能属于他一个人。

    他不允许别人觊觎苏陌凉,更不允许苏陌凉爱上别人。

    那股子酸劲儿让南景焕有些疯狂,双目猩红的盯着暧昧纠缠的两人,终于勃然大怒的吼出声:“苏陌凉,你们在干什么!”

    这一吼,吓得苏陌凉一抖,就连南清绝都是动作微僵,缓缓抬头,朝他望去。

    “你们竟然背着我,在这种地方厮混!”南景焕怒不可遏,咬牙切齿。

    南清绝却是觉得可笑:“苏陌凉马上就要嫁给本王了,迟早也是本王的女人,本王和自己的王妃在一起,怎么能叫厮混?”

    “你们——你们——”南景焕词穷,他的确没有什么立场去干涉人家夫妻间的事儿。

    可是心头的怒火难消,实在忍不下这口恶气。

    “苏陌凉,你是不是疯了,放着我这个太子不要,去嫁给一个瘸子王爷!”南景焕不甘的大吼,气得不行,却又拿苏陌凉没办法。

    苏陌凉虽然不喜欢南清绝,但还没到厌恶的地步,可是面对南景焕,却是实打实的恶心讨厌。

    “南景焕,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懂,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嫁给你,劝你死了这条心。”

    听到这话,南景焕怒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不得撕碎了苏陌凉的嘴!

    就在双方僵持之时,远处忽然跑来一个小厮,看到南景焕的身影,顿时紧张的喊起来:“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太液池出事儿了,皇上正在四处找你和陌月郡主呢。”

    南景焕神情一震,转过身,看向急急忙忙跑来的小厮,许是一肚子火的缘故,一开口就火气十足:“慌里慌张的,怎么回事!”

    待小厮跑近,才看清楚,这儿不光站着南景焕,不远处的亭子里的还坐着南清绝和他怀里的陌月郡主。

    “哎呀,陌月郡主原来你在这儿啊,太液池出事儿了,皇上和太后正找你呢!”小厮慌乱地连礼数都忘记了,直接嚷起来。

    苏陌凉闻言,眸色划过惊讶,“找我?”

    太液池会有什么事儿,这么着急的寻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