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第109章 恐怖的洞察力
    “陌月郡主,你快点去太液池吧,大家都在找你。”小厮满头大汗,着急得不行。

    看到这里,苏陌凉也正了脸色,快速从南清绝身上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小厮摇头,“奴才也不是很清楚,刚才太液池突然炸出一块石碑,皇上,太后和一群大臣看了,全都变了脸色,正到处找你呢。”

    石碑?

    苏陌凉更加疑惑了,旋即整理了下略微凌乱的衣服,快步走出了亭子:“带路吧——”

    小厮闻言,连连点头,引着苏陌凉转身朝着太液池走去。

    南景焕和南清绝也是被这一出,吊足了胃口,跟着苏陌凉一同前往太液池。

    此时的太液池,早就人声鼎沸,闹成一团,一个个神情惊骇,面色凝重,似乎受惊不小。

    而那太液池边,赫然立着一块从水里打捞起来还湿哒哒的石碑。、

    大家围着石碑,像是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

    苏陌凉面色掠过惊疑,眉头一挑,快步走了过去。

    此时,众人看到苏陌凉出现,全都吓得连忙后退几步。

    “妖女!妖女来了!”震惊之后,大伙儿惊骇的叫起来,警惕的盯着苏陌凉,像是看到了怪物一般。

    苏陌凉觉得莫名其妙,她不过是离开了一小会儿,怎么就成众人口中的妖女了?

    “臣女叩见皇上,听说皇上找臣女,不知所为何事?”苏陌凉象征性的行礼,疑惑的开口询问。

    皇上面色极为难看,眼神不愿看苏陌凉,皱眉闭眼,用手指了指跟前的石碑:“你自己看吧。”

    苏陌凉闻言,心头冒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快步走过去,仔细打量这块石碑。

    这才发现,石碑上竟然刻着几个字:“亡南隋国者,凉也——”

    惊!

    怎么会有这样的字样?

    这不明摆着,说她是亡国灭种的灾星吗?

    苏陌凉脑子很快反应过来,心头瞬间掀起惊涛骇浪。

    这件事怕是不简单啊。

    就在苏陌凉震惊之时,徐家主带头吼起来:“皇上,太后,你们不能再仁慈了,连保佑我们南隋国风调雨顺的太液池,都炸出这样的石碑,这一定是老天爷的预示警告啊。苏陌凉是南隋国的灾星,她活着,会给南隋国带来灭顶之灾啊。”

    听了他这话,其他大臣们也纷纷叫嚣起来,无疑不是对苏陌凉的谴责。

    “杀了妖女,杀了灾星,她是祸国命格,绝对不能留啊!”

    “对,杀了她,杀了亡国灾星,杀了亡国灾星!!!”

    “苏陌凉该死,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危害到我们的国家,她今天必须死!”

    听着周遭气势汹汹的吼叫,苏陌凉的心沉入谷底。

    明知道中秋节是南隋国最看重的节日,这一天什么都图个吉祥如意,而太液池又是众人放花灯,祈福保佑南隋国国泰民安的神池,是最神圣最灵验的地方,饱含着无数南隋国百姓的期望。

    现在,神池突然出现这样的石碑,像是老天爷给的指示,冥冥之中在预言着南隋国未来的命数。

    这让所有人都慌了神,对苏陌凉起了杀意。

    苏陌凉是南隋国的灾星,是南隋国人人得而诛之的祸水。

    不管她多有天赋,身份多尊贵,他们绝不允许这样一个灾星给国家带来不幸。

    在众人眼里,什么尊贵的身份,都比不上国家的兴亡。

    所以,苏陌凉一下子成为了大家的眼中钉,肉中刺。

    眼看着苏陌凉被这些愚昧的大臣们逼入绝境,在场的南景焕不禁皱起了眉头,焦虑的望着苏陌凉。

    这件事,真不好办。

    不是靠着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打消众人疑虑的事情。

    看样子,苏陌凉很难活过今晚。

    南景焕心头着急,想着该如何帮助苏陌凉,而反观一旁的南清绝却是一身冷意,面无表情,似乎并不将此事放在眼里。

    其实,他并不是不在意,而是他对苏陌凉有绝对的信心。

    苏陌凉是他见过最聪明的女子,腹黑手段足以与他媲美,所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正如南清绝所料,苏陌凉并没有被四面八方的口水吓趴下,而是沉默着,冷静的观察着石碑。

    就在大伙儿情绪亢奋,欲要上前抓她的时候,苏陌凉忽然抬手,猛地一声大吼:“慢着!”

    徐家主看到苏陌凉遇到这种事儿,还能镇定自若,面色闪过惊讶,随后皱眉呵斥:“苏陌凉,你还有什么话说,现在神碑现世,上面也清清楚楚写着你的凉字。这不正是老天爷预言,你会给南隋国带来灾祸吗?既然你是灾星,我们绝不能留你!”

    苏陌凉闻言,犀利的目光如刀子般扫向徐家主,阴冷晦暗的视线顿时令后者心虚得抖了一下身子。

    “徐家主,无凭无据可不要张着嘴巴乱说,刚才孙夫人诬陷本郡主,才被凌迟处死没多久,难不成你这么快就想下去陪她了?”

    苏陌凉的声音有些阴狠,传入徐家主的耳里,带起不小的震动。

    “你——现在证据确凿,你还在嘴硬,石碑现世,上面刻着你的名字,是多少人亲眼目睹的,怎么能说栽赃陷害!我看你,还是不要负隅顽抗,乖乖就擒,免受皮肉之苦。”徐家主愤怒反驳,声音洪亮,气势喧天。

    苏陌凉闻言,却是冷静异常,不屑的瞥了徐家主一眼后,镇定的指着石碑,对着众人高声说道:“睁大你们的眼睛看清楚。这个石碑完好无损,光滑无痕,甚至连青苔和污渍都没有,不该感到奇怪吗?若是这石碑属于太液池,它常年泡在河水里,定然会生出青苔,绝不会像现在光滑无痕,像块新石头。”

    众人闻言,全都睁大眼睛仔细观察着石碑,顿时发现真如苏陌凉所言那样,光滑无痕,没有青苔和污渍,更像是一块新石头。

    就在众人震惊之时,苏陌凉又是继续引导:“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块石碑根本不属于太液池,而是有人刻意将它放入太液池的。大伙儿若是不信,可以立马将太液池里面的其他石块打捞上来,看下它们是否有青苔,是否和眼前这块石碑拥有同样的质地!如此,一切真相都会水落石出!”

    听到这话,徐家主的双腿一软,强行稳住身形,看着苏陌凉那双锐利如锋的幽深眸子,霎时起了一身的冷汗——

    他当初只顾着派人找石碑刻字,哪里考虑得这么周到,没想到竟是被苏陌凉洞察了出来!

    这个女人未免也太恐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