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第111章 她大有来头
    所有人都是期待的望着曾大师,想要知道南隋国的福星到底是谁。

    可是曾大师却是无能为力的摇摇头:“贫僧的能力有限,无法预测此人的具体身份,刚才贫僧已经泄露天机,不便再多说,阿弥陀佛——”

    听到这里,大家都挺失望的,现在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却不知道此人的具体身份,说了等于没说。

    太后闻言,知道曾大师言尽于此,不便再问,旋即转移话题,将一旁的苏陌凉拉了过来。

    “大师,你帮哀家看看这个孩子,算算她的命格,是否对南隋国不利?”

    众人看到这里,再度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盯着苏陌凉。

    昨晚石碑一事儿,虽然苏陌凉洗脱了自己的嫌疑,但大家都有了心理阴影,多多少少对苏陌凉的名声有一定影响。

    太后此举,看似为南隋国祈福,实则也有替苏陌凉正名的意思在里面。

    苏陌凉感激的看了一眼太后,没有拒绝,站在曾大师面前,任由他观相。

    曾大师看到苏陌凉,眸光一凝,瞳孔闪过惊色。

    “你——孩子,你有些了不得啊。”曾大师平淡如水的表情也在这一刻变得有些震惊。

    太后见曾大师都失态了,顿时惊得瞪大眼睛,好奇追问:“曾大师,陌凉丫头怎么了,她到底是不是南隋国的灾星啊?”

    曾大师闻言,更为惊讶,不赞同的直摇头,语气竟是有些激动:“怎么可能是灾星。这孩子的命格连贫僧都瞧不清楚,怕是大有来头啊。”

    大有来头?

    所有人都疑惑了。

    苏陌凉有什么来头,不就是苏家嫡小姐吗。

    “切,装神弄鬼,苏陌凉不过是苏将军的嫡女,还能有什么来头!曾大师,你说这话,我都开始怀疑你的可信度了。”莫夕颜不屑的嗤笑一声,心头对苏陌凉非常不服气。

    曾大师却是严肃的摇头,望着苏陌凉的眼神竟是有些震撼。

    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连他都看不透的人,想来,此人不属于南隋国,甚至不属于东炎大陆。

    如此说来,这人日后的成就怕是有些逆天啊。

    “非也,非也,这孩子以后的成就,绝对是你穷其一生都追赶不上的。”曾大师直言不讳,丝毫不给面子,顿时让莫夕颜涨红了面颊。

    “你——你就是个满口胡言的骗子,一会儿说福星降世,一会儿又说苏陌凉来头不小,众所周知,苏陌凉之前可是南隋国出了名的废物,苏家在南隋国也是排不上名号的家族,你觉得你的话可信吗?”莫夕颜恼羞成怒,不服气的将苏陌凉以前的黑历史抖了出来。

    曾大师听到这话,神情一滞,难以置信的反问:“苏陌凉?之前是个废物?”

    “是呀,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听过她的事迹,人家在南隋国的名号可是响当当的。”莫夕颜冷哼。

    曾大师闻言,神情更是变化莫测,喃喃自语道:“难道——该不会是——”

    像是猜测到什么,他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像是被人打了一棍似的,面色灰白一片——

    “哎,孽缘啊,孽缘——”

    看着曾大师用一种惊骇的目光看着自己,苏陌凉的心头竟是有些发毛。

    这老家伙该不会真的看出了什么吧?

    虽然其他人怀疑曾大师的话,但苏陌凉有一种莫名的预感,他好像知道些什么。

    因为她自己清楚,她并非苏毅辉亲生,说来并不算是苏家嫡女,至于亲生父亲,听安嬷嬷的口气,是个很强大,很神秘的人物,也许,想要知道她的身世还要从她父亲身上着手。

    就在她陷入沉思之际,莫夕颜不屑的呸了一声:“曾大师,你别在这儿装神弄鬼,撒谎骗人,我不吃你这套。”

    曾大师毕竟是得道高僧,不与莫夕颜一般见识,只是双手合起,行了一礼:“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

    太后见莫夕颜得寸进尺,顿时皱眉呵斥:“放肆,曾大师岂是你可以诋毁侮辱的!退下!”

    莫夕颜得了呵斥,面色不悦的看了太后一眼,心头虽然不服气,但行动上还是收敛了不少。

    只是,如今大家听了曾大师的一席话,望着苏陌凉的眼神变得相当的复杂。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苏陌凉再也不用背灾星这个黑锅了。

    现在,反倒因为曾大师的一番话,大家对苏陌凉有些刮目相看。

    这是莫夕颜始料未及的。

    她本想通过石碑一事,让苏陌凉身败名裂,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灾星。

    只要苏陌凉引起了南隋国的公愤,不管她多有天赋,南隋国也容不下她,到时候别说参加宗派大比,就连活下来都难。

    可是,没想到被这么一搞,她非但没死,还成了大有来头的人物了。

    实在可恶!

    莫夕颜恨得牙痒痒,而南景焕却是激动不已。

    他对苏陌凉已经有了好感,如今听到曾大师的话,更是有了强烈的占有欲。

    这样一个被曾大师看好的女子,让他如何舍得放弃!

    不,绝不能放,他一定要把苏陌凉从南清绝手里抢过来!

    ————————

    从灵应寺回来的第二天,南景焕就亲自去了苏府,让苏家人好生激动了一番。

    苏毅辉还是那副谄媚讨好的嘴脸,满口的奉承话:“哎呀,殿下驾临,老臣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殿下,大厅请——”

    说着,苏毅辉就领着南景焕进入了大厅。

    “来人,给殿下看茶!”苏毅辉冲着奴婢大声命令。

    随后又是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殿下,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啊?”

    南景焕一坐下,视线就不受控制的环视周围,像是寻找什么身影。

    苏毅辉自然看出点猫腻,唇边的笑意更深,“殿下,是在找雪儿吗?放心,刚才老臣已经派人去唤她了——”

    听到这话,南景焕顿时皱起了眉头,面色划过不悦。

    可是,他还来不及拒绝,大厅门口便已经走来一抹白色身影。

    “雪儿拜见太子殿下。”苏伊雪看到大厅内那抹日思夜想的挺拔身姿,心头荡漾,却又痛苦不已。

    明知道如今的南景焕心思早已不在自己身上,可她还是想要索求哪怕一丝半点来自于他的温柔。

    看到他所有目光都在苏陌凉身上,她会心痛,可是看不到他,她的心更痛。

    就算他喜欢苏陌凉,就算他对自己没了感情,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要靠近他,想要嫁给他!

    想到这里,明明已经千疮百孔的心,疼痛难忍,可是,表面上还是佯装着高兴的样子,缓缓朝他走去。

    看着苏伊雪出现,南景焕心头闪过一丝厌恶。

    不知为何,现在看到苏伊雪,他再也没了以前的心动。

    他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便没有再理会苏伊雪,而是望向苏毅辉,质问道:“苏陌凉没在府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