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6.第116章 苏陌凉改嫁?
    自从苏陌凉收下了南景焕的聘礼,后者就自作多情的以为苏陌凉答应了嫁给他。

    所以南景焕兴高采烈的张罗着一切,马不停蹄的进宫面圣,想要跟皇上说明此事。

    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的皇上,听到太监来报太子来了,也疑惑的放下奏折,挑眉开口:“宣他进来。”

    此时,南景焕笑容满面的走进了御书房,眉宇间掩不住的喜色,冲着皇上恭敬行礼。

    “儿臣叩见父皇。”

    皇上抬抬手,见他满面春风的样子,疑惑的敛了敛眉:“有什么喜事吗?这么高兴?”

    南景焕见皇上先开口,正中他下怀,高兴的说道:“儿臣高兴儿臣的婚事啊。”

    皇上闻言,这才想起来:“哦,对,瞧朕都忘记了,你和苏伊雪马上成亲了,难怪这么高兴呢。”

    南景焕摇头,连忙说道:“不是的,父皇,是儿臣要娶苏陌凉做太子妃,请父皇下旨赐婚。”

    皇上听到这儿,神情大震,面色陡然僵硬:“你说什么?娶苏陌凉?你疯了吗你!”

    “父皇,苏陌凉已经答应儿臣,愿意嫁给儿臣了,这是苏陌凉自己的意思,她连儿臣的聘礼都收下了。”南景焕急忙解释。

    皇上闻言,内心大惊,难以置信的低吼:“不可能!苏陌凉不是答应嫁给绝儿了吗,这圣旨也下了,日子也定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反悔?更何况由得她反悔吗?”

    他身为皇帝,一言九鼎,说一不二,赐婚的圣旨都下了,眼看着都要办喜事儿了,苏陌凉在这个节骨眼改变主意,怎么不让他生气。

    南景焕见皇上极度排斥他们的婚事,心中着急,极力劝导:“父皇,你难道愿意看到苏陌凉嫁给一个瘸子吗?你难道愿意看到长公主的女儿吃苦受难吗?南清绝那种情况,父皇应该最清楚,他是给不了苏陌凉幸福的。”

    听到这话,皇上的眉头皱得更紧。

    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当初他和太后费尽心思想要太子娶苏陌凉为太子妃,可是南景焕死活不愿意。

    皇上心头虽然想撮合南景焕和苏陌凉,但他也清楚苏陌凉有很多缺陷。

    强迫他儿子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也的确有些强人所难。

    所以皇上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强制干预。

    但现在,事情都定了,南景焕忽然变了一副嘴脸,倒是让皇上十分难办。

    打心底,他希望南景焕娶苏陌凉,可是圣旨已下,如果悔婚,他要怎么跟南清绝交代?

    “不行,不行,苏陌凉和南清绝的婚事早就定下了,你懂不懂什么叫君无戏言。”皇上一掌拍在书桌上,发出一声砰响。

    显然气得不轻。

    就在这时,南景焕还来不及反驳,门口便是传来一道斩钉截铁的声音。

    “皇上,谁说不行,哀家看,这事儿就行。”

    只见太后在宫女的搀扶下,慢慢走了进来,脸上挂着不赞同的肃然,眉目间尽是不容反驳的威严。

    南景焕见太后现身,面色一喜,连忙行礼:“孙儿拜见皇祖母,皇祖母万福。”

    太后睨他一眼,淡淡点头,抬手:“起来吧。”

    皇帝许是没想到太后都惊动了,面色惊讶,跟着起身迎上前,行了一个虚礼:“给母后请安,不知道母后怎么会突然到朕的御书房来?”

    “当然是为了南景焕和苏陌凉的婚事儿。”太后一边说,一边被皇上扶到了一侧的椅子上坐下。

    皇上闻言,面色相当为难:“陌凉丫头和绝儿的婚事都定了,这样怕是不妥吧——”

    “哼,有什么不妥的,南清绝那孩子虽然是皇子,但他母妃不过是个婢女,出生卑微,生辰八字又被曾大师算出是个短命的不祥之人。若是陌凉丫头嫁给他,伺候一个瘸子不说,要是守了寡,你可怎么对得起南芸霁。”

    南芸霁曾经是太后最宠爱的女儿,可惜走得早,就留下苏陌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太后怎么忍心看着苏陌凉受苦。

    听到这么说,皇上固执的态度也有片刻的松动。

    南芸霁从小就聪慧可人,当初在争夺皇位上,为他出谋划策,帮过他许多。

    这份恩情,他一直都铭记在心的。

    “可是——”皇上心头还有顾虑,还想说点什么。

    可太后不容他反对,强横的打断他的话:“没有可是,这事儿哀家做主了。现在就拟哀家的懿旨,将苏陌凉赐婚给焕儿。”

    南景焕听到这话,欣喜若狂,连忙冲着太后重重一拜:“孙儿多谢皇祖母成全!”

    没过多久,太后的懿旨就下来了,关于苏陌凉改嫁南景焕的消息顿时传遍了整个南城。

    大家无疑不感叹苏陌凉的高人气,高手段。

    先是勾引九王爷,引得九王爷对她呵护备至,再是招惹莫浩歌,让莫浩歌为她保驾护航。现在又挑逗太子殿下,让太子为她神魂颠倒,竟是公然抢夺自己弟弟的女人。

    三个出色的男人都载到了苏陌凉的手里,如何不让众人震撼。

    然而将几个男人玩弄于鼓掌间的苏陌凉,此刻却在茗清阁院子里的大树下乘凉,好似把外界一些俗事都屏蔽在外,过着悠悠然的小日子。

    反倒是为她婚事忙上忙下的安嬷嬷和绿蔓替她操碎了心。

    “小姐,这可怎么办啊,太后的懿旨都下了,你这下不想嫁给太子,也得嫁了啊。”绿蔓如热锅山的蚂蚁,围在苏陌凉身边,急得团团转。

    安嬷嬷倒是比绿蔓稳重,只是那皱成川字,能碾死只蚂蚁的眉头,控诉着内心的焦虑。

    苏陌凉优哉游哉的饮了一口凉茶,眼睛都不带睁开一下,慢悠悠的说:“早就料到这一出,既然如此,那就嫁给他咯!”

    “啊?小姐,你既然早知道会是这种局面,当初怎么能答应太子啊!现在又说要嫁过去,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绿蔓现在也不知道她哪句真哪句假了,神色着急得不行,“你要是嫁了,九王爷怎么办啊?”

    安嬷嬷也点点头,“是呀,小姐,你要是嫁了,怕是对不起九王爷,你都用了他那么珍贵药材了,就算还回去,也怕是不妥。”

    苏陌凉嫣然一笑,忽然睁眸,眸光闪过一道暗茫:“我有说过是我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