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7.第117章 折磨苏伊雪
    绿蔓听了,吓得张大了嘴巴:“啊?小姐,不是你嫁还能是谁嫁啊?”

    她都被苏陌凉搞糊涂了。

    安嬷嬷也是一脸疑惑,不禁皱眉问道:“小姐,难道——该不会是——”

    苏陌凉薄唇轻抿,冲着安嬷嬷和绿蔓勾勾手,附在两人耳朵边吩咐了几句。

    “天啊,小姐——这万万不可啊,这——这——”绿蔓吓得脸儿就如七八样的颜色染的,一搭儿红一搭儿青。

    安嬷嬷也是震得瞳孔收缩,苍白的手一个劲儿直摆:“小姐,这实在太损了,老奴干不出来这种事儿。”

    苏陌凉再度拿起茶杯,饮了一口,阴冷的目光扫过绿蔓和安嬷嬷,低沉的声音显得分外肃然:“人家都能干出欺负你们的事儿,你们却干不出来,是不是不想跟在我身边了?若是不想,你们去拿了工钱,离开苏府吧。”

    安嬷嬷知道苏陌凉生气了,连忙颔首答应:“小姐恕罪,老奴这条命都是小姐的,自然要为小姐分忧。”

    “很好,明日花轿就要临门了,你们赶紧去准备吧。”说着,苏陌凉挥挥手,示意她们退下。

    看着两人走了,苏陌凉才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低吟道:“不知道明天太子殿下会是什么表情呢?我倒是很期待呢——”

    药鼎空间的真君老人闻言,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明明是太阳高照,他竟是冷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绝对相信,明日南景焕的表情比他现在还要惊悚!

    ————————

    翌日,苏府的两位小姐迎来了大喜之日。

    全府上下都忙进忙出,为苏陌凉和苏伊雪准备着凤冠霞帔和首饰朱钗。

    苏伊雪的院子是热闹非凡,丫鬟们忙的不可开交,又是化妆又是穿戴,给苏伊雪走了一遍新娘子该走的风俗习惯才罢休。

    而反观茗清阁,倒显得清雅肃静许多。

    因为苏陌凉嫌弃其他丫鬟笨手笨脚不会做事,只留下绿蔓和安嬷嬷帮忙。

    苏毅辉虽然不赞同,可苏陌凉现在是南景焕的心头宝,他若是再有意见,南景焕怕是会对他有意见了。

    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苏陌凉折腾。

    就这样,大家一大清早起来,在陆陆续续的准备下,过去了两个时辰,一路吹吹打打迎亲的花轿也在这个时候临门了。

    此时,一个八抬大轿和一个小轿,双双落于苏府前院。

    乐队吹吹打打热闹了一阵,在太子府刘管家的招呼下,渐渐停了下来。

    这时,喊轿的媒婆看了看天色,扯着嗓子喊起来:“吉时马上到了,请太子妃和雪妃上轿——”

    这一嗓子落下,穿着凤冠霞帔,盖着红盖头的苏伊雪便在丫鬟荷秀的搀扶下,莲步轻移的从后院走出来,出现在众人视线内。

    苏府门口早已围了不少看热闹的群众,看着新娘子出来,全都兴奋的吼起来。

    “快——快看,新娘子出来了——”

    “瞧瞧这排场可真大啊,一路过来又是奏乐,又是舞狮引路,排成长龙的护卫,啧啧啧——”

    “可不嘛,太子迎亲,自然要讲些排场的,再说了,这次又是娶太子妃,又是娶侧妃,双喜临门,太子好福气啊。”

    “哈哈,是呀,太子是享尽齐人之福,可怜人家九王爷,还张罗着婚礼呢,没想到一道懿旨就斩断了他的情丝。”

    说到这儿,不少人都是捂嘴偷笑起来,不知道是真的可怜还是嘲笑。

    媒婆见苏伊雪出来,脸上扬起谄媚的笑容,连忙迎上去搀扶着:“雪妃娘娘,你慢着点,小心脚下。”

    苏伊雪对她的讨好很受用,冲着身边的丫鬟荷秀招招手。

    荷秀心领神会,掏出苏伊雪仅剩不多的月钱塞到媒婆手里。

    媒婆至少以为苏伊雪怎么也得拿出一块银币,没想到竟是一把铜钱。

    这苏伊雪都要嫁到太子府了,怎么还这么抠啊。

    媒婆难以置信的瞪她一眼,笑容凝固在脸上,再也找不出半分喜色。

    看出媒婆不屑的表情,一旁的荷秀尴尬得红了面颊。

    就在这时,媒婆顿时撒手,将铜钱收入荷包,也不管苏伊雪了,冲苏陌凉院子的方向喊着:“太子妃,吉时已到,赶紧上轿啊。”

    太子妃没上轿,照规定,苏伊雪一个小妾是不能提前上轿的。

    所以大伙儿都将目光望向了茗清阁的方向,等待着苏陌凉出来。

    可是,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人影,媒婆有些着急了,再度喊起来:“太子妃,该上轿了,别耽误了吉时。”

    依然没反应——

    看到这里,管家也面露焦色,如果拜堂晚,万一被太子追究起来,他可脱不了干系。

    “太子妃,吉时快过了,赶紧上轿吧,若是晚了,老奴不好交代啊。”

    依然没反应——

    这下子大伙儿都议论开了。

    苏府院子里的轿夫,乐队和护卫都是大眼瞪小眼,满脸着急。

    苏府大门外的围观群众,则是热闹的猜测着苏陌凉为何一直不出来。

    此时,正在茗清阁,躺在榻上的苏陌凉,连凤冠霞帔都没换上,还穿着一身白裙,优哉游哉吃着绿蔓递上来的水果。

    安嬷嬷许是听外面的人叫急了,才朝苏陌凉说道:“小姐,他们已经闹成一团了,吵得不可开交的,若再不出去,老爷怕是要亲自来请了。”

    苏陌凉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冲绿蔓挥挥手:“绿蔓你赶紧出去看一下,叫他们稍安勿躁,就说我还在精心打扮。”

    绿蔓领命,立马小跑着出了茗清阁。

    这时,外面的人早就等得不耐烦,苏毅辉眼看着吉时耽误了,气得皱紧眉头,怒哼一声,就欲抬步去寻苏陌凉。

    没想到,正见绿蔓从茗清阁走了过来。

    “绿蔓,苏陌凉呢,怎么还没出来!”苏毅辉忍着一肚子火,大声质问,语气多少有些愤怒。

    绿蔓摇摇头,“小姐,还在梳妆打扮,说是要让太子看到她最美的一面,请大家稍安勿躁,小姐一会儿就出来了。”

    苏伊雪听到这话,气得心肝脾胃肾揪痛得厉害,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强忍着怒火。

    而一旁的荷秀看不下去了,当下就忍不住说道:“撒谎,大小姐分明是欺负我家小姐,故意让我小姐在这儿等着。”

    绿蔓听了,俏脸一板,也端出威严来:“放肆,你家小姐不过是个妾,不就让她等一下我家小姐吗,就这么急不可耐了?就这么想去跟太子殿下拜堂成亲,洞房花烛了?”

    绿蔓这一呵斥,顿时让围观的群众小声笑起来。

    全都笑苏伊雪不知廉耻,恨不得马上洞房花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