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第118章 走着去太子府
    苏伊雪听着周遭的嘲笑声,恨得呲牙咧嘴的,好在有红盖头遮住了她的表情,不然估计得吓死一群人。

    荷秀没想到绿蔓现在有苏陌凉撑腰,也凶悍起来,面露震惊,气得语塞:“你——你——”

    “哼,这太子妃没上轿,你家小姐就乖乖等着,费什么话呀!”说着,绿蔓狠狠瞪了一眼荷秀和苏伊雪,才趾高气扬的原路返回。

    听到绿蔓说苏陌凉在梳妆打扮,大伙儿也不敢再催,免得惹太子妃不高兴,得来一顿呵斥。

    到时候苏府讨不到好,回太子府,苏陌凉吹个枕边风,怕也讨不到好。

    大家索性只有这么干等着。

    可是,此举可害苦了苏伊雪。

    她凤冠霞帔在身,厚重的衣服,满头的朱钗,还盖着大红布,顶着这么大的太阳,站在院子里,就跟一只大红火鸡放在火炉上烤是一个道理。

    荷秀感受到自己小姐手心直冒汗,也心疼的蹙起了眉头:“小姐,你再忍忍吧,应该就快了。”

    苏伊雪没有回答,只是难受的闷哼一声。

    她心里最清楚,苏陌凉是在折磨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出来。

    就这样,又是过去了一个时辰,苏伊雪晒得晕乎乎的,若不是荷秀搀扶着,很可能就要倒下了。

    但苏伊雪清楚,她决不能倒,一倒下这门婚事儿就会搁置下来,以后能不能嫁进太子府就玄了。

    苏伊雪咬紧牙关,死撑下来。

    就在这时,茗清阁的方向又是跑来绿蔓的身影。

    管家满怀期待的心,在看到她单独一人的时候,又是跌入谷底。

    这都大中午了,若是再不上轿,太子那边和皇上太后那边,真不好交代了啊。

    想到这里,管家也顾不得得罪苏陌凉,立马迎上前,拦住急冲冲的绿蔓:“太子妃呢?怎么还没出来?太子该等急了啊!”

    绿蔓扬了扬手端着的嫁衣,无辜又焦急的说道:“哎呀,小姐的嫁衣在穿的时候扯坏了,奴婢得赶紧拿到铺子里找最好的绣娘缝上。”

    “什么,嫁衣怎么在这个时候坏了啊,老天爷,时间都快来不及了啊,有没有其他嫁衣替着啊?”管家急的满头大汗。

    “现在这时候到哪里去找合适的嫁衣啊,再说了这嫁衣可是太后命人为小姐定做的,若是不穿这嫁衣拜堂,不是故意让太后难堪吗?”绿蔓果然是耳濡目染,现在撒起慌来也心不跳气不喘的了。

    管家闻言,简直拿她没办法。

    “现在派人找绣娘过来,一去一来的,时间也来不及,还是奴婢亲自跑一趟比较快。”说着,绿蔓不等管家发话,一溜烟就跑出了苏府。

    看到这里,苏伊雪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荷秀眼看着自家小姐快支持不住了,只有朝着管家请求道:“刘管家,这天气太热了,小姐柔弱之躯,禁不住这样暴晒,能不能让我家小姐先到轿子里去坐着,避避太阳啊。”

    穿戴凤冠霞帔的新娘子不能走回头路,现在苏伊雪就算想回院子休息,也是不合礼数的,眼下只有去轿子里坐着的可能性比较大。

    刘管家见苏伊雪的确禁不住这样折腾,正想点头答应,却被一道冷厉的声音打断。

    “放肆,一个小妾竟然想赶在我的前面上花轿!”

    这时,只见一袭白衣从茗清阁的方向缓缓走来,那绝美无双的容颜,优雅高贵的气质,顿时让大伙儿眼前一亮。

    这不是苏陌凉是谁啊。

    媒婆看着苏陌凉出来,哭着嗓子叫起来:“哎哟,我的姑奶奶,这都快大中午了,什么时候才能上轿啊——”

    媒婆做了那么多媒,迎过无数次亲,却没有一次是这样的。

    吉时都过去这么久了,新娘子还没收拾妥当,真不知道苏陌凉的心咋那么宽,成亲的大事儿都能当儿戏。

    苏陌凉看了一眼吓得面色青白的众人,语气平淡的解释:“这不正要换吗,谁知道嫁衣被我崩坏了,想来等嫁衣缝补好,就可以上轿了。”

    苏陌凉说得云淡风轻,丝毫不把耽误吉时的事儿放在心上,却是让众人叫苦不迭。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们以为耽误这么久,总该是可以上轿了,没想到还要等嫁衣缝补好。

    苏陌凉此举不但把苏伊雪气得吐血,还把太子府前来的仆人们气得崩溃。

    管家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说道:“娘娘,嫁衣坏了,奴才马上派人去给你寻一套来,别等着缝补了,还是赶紧上花轿要紧,你可别为难我们这群小的了——”

    刘管家都快急哭了。

    苏陌凉闻言,不赞同的皱眉呵斥:“你这说的什么话,我那件嫁衣可是太后命人花了十天十夜赶工出来的上好嫁衣,制作精良,世上仅此一件,是你随便找件嫁衣就可以替代的吗?我好歹也是太子妃,你竟然敢这样打发我,活腻了吗?”

    苏陌凉那张嘴,顿时让管家和想要开口劝说的媒婆无语凝噎。

    “再说了,这是太后亲自命人为我定做的,若是被替换掉了,惹太后老人家不高兴,怪罪下来,你们承担得起吗?”苏陌凉俏脸一板,威严十足,吓得众人不敢说话。

    虽然他们明知道苏陌凉在找茬,可却不敢反驳,毕竟这帽子扣下来,就是对太后大不敬的罪名啊。

    苏伊雪听到这番话,早就气得浑身发抖,头晕目眩,大汗淋漓,怕是一分钟都等不了了。

    到了这种时候,苏伊雪才沙哑着嗓子,恳求道:“既然太子妃要等嫁衣,那妾身等着便是,只是这太阳太烈,可否让妾身去轿子里坐着等。”

    苏伊雪自认为已经做出了非常大的让步。

    可是,没想到苏陌凉却丝毫不给情面。

    “轿子?你居然都有轿子?”苏陌凉诧异挑眉。

    管家闻言,以为苏陌凉误会什么了,连忙解释:“太子妃,这是殿下派来的轿子,她一个小妾自然是比不上你的八抬大轿的。”

    说着,管家指了指小轿子旁边的大轿子,讨好的说道。

    苏陌凉挑眉,瞥了一眼苏伊雪跟前的小轿子,冲着管家吩咐道:“把这小轿子撤了,苏伊雪是小妾,就相当于我的陪嫁丫头了,她坐什么轿子!她当然是跟着我的八抬大轿走着去啊——”

    “什么!”管家大惊。

    众人都是被苏陌凉的话吓了一跳!

    她竟是让苏伊雪走着去太子府,天啊,这一路还挺远的,苏伊雪柔弱的身子穿着这么厚重复杂的衣服,加上还被太阳暴晒了这么久,怕是走到半路就不行了吧。

    所有人都喧哗了起来——

    苏伊雪听到这里,强行稳住的身形,忽然一颤,双腿一软,倒在了荷秀的怀里。

    “小姐,你没事吧?”荷秀惊慌的叫了一声。

    苏伊雪满腔的愤怒和怨恨,红盖头下的一口银牙差点咬碎,像极了一头吃人的凶兽。

    她一定要将苏陌凉碎尸万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