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9.第119章 史上最狼狈的新娘
    管家看着苏陌凉严肃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本就急得冒汗的额头更是能挥汗如雨。

    “娘娘,这是太子殿下安排下来的,再怎么说雪妃也是太子钦点的侧妃,要是就这样走着去,奴才怕——怕——怕——”

    管家看着苏陌凉越来越冷的面色,心头也越来越忐忑,说话的声音也渐渐变小。

    “怕什么?怕南景焕怪罪吗?当初南景焕可亲口答应了我,我想要什么,他都会满足我,我才点头答应嫁给他,现在是怎样?还没过门就出尔反尔了吗?”苏陌凉寒冷冰蛰的眸子紧紧盯着刘管家,呵斥之声冷如冰锥。

    刘管家听到这里,顿时被苏陌凉的气焰吓得抖了抖身子。

    南景焕的确嘱咐过他,要好好待苏陌凉,别惹她生气,他也清楚苏陌凉如今在南景焕心头的地位。

    所以,刘管家才千忍万忍的忍了下来。

    可是,苏伊雪却再也忍不了,发狂的吼起来:“苏陌凉,你别欺人太甚,你已经是太子妃了,有八抬大轿送你去,我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轿子,为什么还要折磨我!!!”

    苏陌冷笑,面色掠过阴霾,慢悠悠的走过去,凑到她耳边,只用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阴测测的说道:“以前我是个废物丑女,对你没有任何威胁,你不是也欺凌我,让我背黑锅进监狱,受尽折磨吗,当初若不是我命大,现在怎么可能站在你面前看着你痛苦!当然,如果你不想走着去,我也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折磨你,比如你的脸——”

    说着,苏陌凉唇角忽然咧起一个阴冷的弧度,低沉的声音像是从地狱里飘出来的一般,冷嗖嗖的。

    就算隔着红盖头,苏伊雪都能感受到她骨子里散发出的寒意。

    当听到脸那个字眼,更是让她瞳孔大睁,灵魂颤抖。

    苏陌凉就是个恶魔!!!

    看着苏伊雪僵硬不动,像是吓得不轻,苏陌凉才缓缓离开她的耳畔,大声说道:“这太阳也的确挺大的,雪妹妹身子娇贵,那就坐到轿子里去等吧。”

    众人闻言,松了口气,难得苏陌凉放软了态度,不让他们为难。

    可谁知,苏伊雪却是忽然阻止:“不!太子妃说得对,我一个小妾,不配坐轿子,我走着去!”

    大伙儿听到这话,吓得眼睛都鼓圆了。

    苏伊雪是不是被晒傻了,有轿子不坐,竟然真的要走着去。

    大家都是不可思议的盯着苏伊雪,就连身旁的荷秀都没想到小姐会做出这样惊悚的决定。

    “小姐,你疯了吗?你现在已经撑不了,要是走着去,你准得晕死在路上啊。”荷秀差点眼泪都急出来了。

    由于没进洞房前,新娘子不能摘下红盖头,此刻的苏伊雪又闷又热,喘不过气,现在听到荷秀的劝说,只是用手按住荷秀的手背,有气无力的沙哑道:“别说了,我心意已决。”

    在选择走着去太子府和保住容貌之间,她还是选择了后者。

    看着苏伊雪做了决定,苏陌凉轻松的扬眉,看了一眼管家和媒婆,“瞧,这下子我可没为难她,是她自己要走着去的。”

    刘管家和媒婆狐疑的看了苏陌凉一眼,又看了看苏伊雪,心头虽然疑惑,但也只有顺从他们的意愿。

    “好吧,既然如此,奴才也不强求雪妃娘娘。”刘管家妥协的点点头。

    听到这里,苏伊雪恨得手指甲陷进了肉里,鲜血顺着手纹滴下来,她也浑然不觉。

    苏陌凉自然知道她恨得发狂,看着她痛苦揪心,她好心情的看了眼苏府大门,幽幽说道:“估计绿蔓还有一会儿才能回来,雪妹妹不会怪姐姐耽误了你的喜事儿吧?”

    苏伊雪捏着手心,强忍着掐死她的冲动,红盖头下传来闷闷的声音:“自然不会。”

    “那就好,既然如此,那我先回铭清阁梳妆打扮了,可不能让妹妹等久了。”苏陌凉气完了苏伊雪,拍拍屁股走人,更是让众人又急又气。

    苏陌凉刚回铭清阁,皇上身边的太监就赶了过来。

    看着队伍还没起轿,公公也是面露惊色:“怎么回事?太子妃呢?”

    管家看到李公公来了,抹着额头的汗水,苦兮兮的说:“太子妃的嫁衣扯坏了,正在缝补,估计还有一会子。”

    “什么!太后和皇上都在太子府等一阵子了,见着新娘子一直没来,才让洒家来催的。都这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收拾妥当啊?”公公难以置信的叫起来。

    “哎,奴才们也等了好一阵了啊——”管家无能为力。

    公公见此,面容皱成了一团,气冲冲的抬步,欲要到铭清阁去亲自请苏陌凉。

    然而,就在这时,绿蔓刚好端着嫁衣回来了,“好了好了,小姐换上就可以上轿了。”

    众人见此,总算松了口气。

    待绿蔓跑进铭清阁后,果然不出一会儿,新娘子就被扶着走了出来。

    媒婆见此,都快喜极而泣了,连忙迎上去,二话不说,拉着苏陌凉就上了花轿,急吼吼的喊起来:“新娘子起轿——”

    管家见一切妥当,立马冲轿夫挥手:“快快快,快起轿!”

    轿夫也不敢耽搁,抬着轿子,脚下生风似的朝着太子府的望向奔去。

    这一路,队伍都是急匆匆的,赶得上气不接下气,倒是被折腾惨了。

    所有人叫苦不迭,可是谁都不敢跟苏伊雪比惨。

    因为她已经惨不忍睹了。

    苏伊雪没有轿子,一路跟着走不说,更准确的说是一路跟着跑。

    可是她穿着复杂的嫁衣,戴着厚重的头饰,双手又要提着拖地的裙摆,又要顾及头上的红盖头,顶着大太阳,还得追着苏陌凉的花轿小跑着前进,简直折腾死她。

    一路上,围观的群众笑得前仰后合的,好不热闹。

    太子侧妃竟然沦落到追着花轿跑的地步,这绝对是世上最狼狈的新娘子。

    苏伊雪听着周遭的嘲笑和议论,就算盖着红盖头,也能感受到众人耻笑讽刺的目光,心头像是生长出带刺的藤蔓,刺得她千疮百孔,痛不欲生。

    “啊——”

    就在这时,花轿后方传来一声惨叫。

    只见苏伊雪一个不慎被裙摆绊倒,重重跌在了地上。

    荷秀吓得,连忙蹲下身去扶她:“小姐,小姐,你没事儿吧!”

    此刻的苏伊雪早就摔得不省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