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第120章 太子沦为笑柄
    苏伊雪在太阳底下暴晒了那么久,又一路追着花轿跑,能挺到现在才倒下,已经算是非人的毅力了。

    荷秀见苏伊雪没了反应,顿时吓得哭了出来:“呜呜呜,小姐,你千万不能有事啊,小姐——呜呜呜——刘管家,我们小姐不行了,你快救救她吧。”

    看到这里,刘管家也于心不忍,苏伊雪都被折腾成这样了,他要是叫人把她送回苏府,只会让苏伊雪和苏毅辉更加难堪。

    “哎,你把她抬着从太子府的偏门进入,明天找个大夫来给她瞧瞧吧。”管家冲着一个护卫低声吩咐一声,随即又是指挥着队伍继续前进。

    而得了命令的护卫,一个抬臂扛起苏伊雪朝着太子府快速奔去。

    这时候,南城的大街上,划过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一个护卫手扛身穿大红嫁衣的新娘子,呼啸而过,最后窜进了太子府供仆人进出的偏门——

    从此以后,这一幕成为了南隋国百姓茶余饭后的笑点。

    ————————

    这时候,太子府的门口早已人满为患,看到花轿临门,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快速退散到两旁。

    “新娘子来了,新娘子来了——”

    听到外面兴奋的吼起来,等得焦躁不安的南景焕才满脸惊喜的朝大堂外望去。

    此时,坐在高堂的太后,皇上和皇后,也是重重松了口气。

    皇上派公公去探情况,结果半天不见人,他们还以为新娘子出了什么事儿呢。

    现在看来,是他们多虑了。

    太子府内的宾客看到新娘总算到了,望穿秋水的眼睛也浮上了喜色。

    此时,只见媒婆笑眯眯的撩开花轿布帘,尖着嗓子喊起来:“新娘下轿——”

    声音落下,身边的绿蔓连忙上前搀扶住新娘子。

    新娘子在众人艳羡好奇的目光中,慢慢走了出来。

    那一身大红嫁衣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鲜艳夺目,靓丽异常。

    这一刻,全场更是掀起**。

    南景焕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苏陌凉,心头的激动难以言喻,他也不怕人笑话,快步迎了上去,一把从绿蔓手里接过新娘子的手,兴奋的拽在手心里,如获珍宝,拉着新娘子就急冲冲的往大堂赶。

    媒婆看到南景焕那猴急的样,拿着绢帕的手轻轻捂着嘴巴,偷笑起来:“太子殿下,你慢着点,这不是把新娘子送到你手里了吗,你着什么急啊,小心绊着新娘子了。”

    周围的宾客闻言都是大笑起来,没想到他们英俊潇洒的太子殿下在喜欢的女人面前竟是像个愣头青一样,虎头虎脑的。

    南景焕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尴尬的笑了笑,随即这才放慢脚步去配合新娘子。

    待两人行到大堂,规规矩矩的拜过天地,拜过高堂,行过夫妻之礼后,媒婆才笑嘻嘻的喊起来:“礼成,送入洞房!”

    看到这里,高堂上的皇上,皇后和太后,都是满意的点点头。

    这时,一直跟随进来的绿蔓急忙伸手扶过新娘子的手,拉着她往洞房的方向走去。

    可没走几步,绿蔓的右脚故意一伸,顿时绊住新娘子的脚踝。

    一个不慎,新娘子突然朝前栽去。

    “砰”的一声,只见新娘子摔在地上,连红盖头都摔没了。

    “哎哟——”沉默了许久的新娘子忽然发出一声疼呼,一边揉着额头,一边迷迷糊糊的抬起头。

    这不抬头还好,一抬头,吓得宾客大惊失色。

    这哪里是苏陌凉!

    这分明就是苏府的三夫人啊。

    所有人面色瞬间爬满惊惧,一个个如雷轰电掣般,全都吓傻了。

    “我的天啊,怎么是苏府的三夫人啊?”

    “我看错没有?苏将军的小妾竟然成了太子迎娶的太子妃?”

    “哈哈,这三夫人是苏陌凉和苏伊雪的姨娘,算是太子殿下的岳母了啊,女婿娶了岳母,这简直是世上第一奇事啊。”

    “哈哈哈,是呀,娶了自己的岳母,太子这张脸真不知道该往哪摆了,日后,他怕是彻底沦为南隋国的笑柄了。”

    此时的三夫人看着四面八方指指点点的人群,震惊的惊慌失措。

    “怎么回事?我这是在哪?”

    三夫人如梦初醒般四处张望,受了不小的惊吓。

    一侧的绿蔓心知肚明,不得不感叹小姐的手段果然牛叉。

    凭着一颗**丹,竟然就给三夫人灌输自己的思想,让她跟着命令行动,一路上都毫无破绽,这**丹实在是好东西啊。

    南景焕看着跟前茫然失措的三夫人,气得怒发冲冠,震惊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暴怒大吼:“本王还想问你为什么在这儿!”

    三夫人侧目,忽然瞥见身边穿着新郎衣服的南景焕,更是吓得面色发白。

    再低头看看自己穿的大红嫁衣,惊恐得目眦尽裂。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和南景焕竟然在拜堂成亲?

    老天啊,这个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

    她一个半老徐娘,还是苏毅辉的小妾,竟然在跟太子拜堂?

    三夫人只觉得一阵晕眩——

    “不——不可能啊——我们明明迎的是苏大小姐啊,怎么——怎么变成苏府的三夫人了?”管家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一再的确认新娘子的身份。

    媒婆吓得面色发白,惊骇得直摇头。

    她迎过那么多次亲,还没遇到过这么惊悚的事情。

    一会儿误了吉时,一会儿不上花轿,到最后,连人都变了!

    这一切太诡异,媒婆表示承受不来啊。

    “果然误了吉时,什么晦气的事情都能发生啊。”媒婆颤抖着声音由衷感叹。

    高堂上的皇上和太后,看到这惊悚的一幕,吓得差点从位子上摔下来。

    “这——这——这——哎——哀家头痛——”太后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头痛得扶住额头。

    此刻的南景焕,听着周围的嘲笑,接收到众人诡异的目光,恨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体内汹涌澎湃的怒火,如火山爆发般咆哮而出:“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给本王个解释!!!”

    怒吼如沉雷滚过,骇得在座的宾客都神情一震,心头涌上惧意。

    众人也能理解南景焕的愤怒,因为任谁发现跟自己拜完堂,行过夫妻之礼的女人,不但是别人穿过的破鞋,身份卑微的妾室,更是自己的岳母,想来,没有人不崩溃吧。

    这婚事儿实在滑天下之大稽,绝对是南景焕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