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第123章 抢本王的女人,死!
    肩舆之上,一身月白银花纹底锦服在太阳的照耀下,晶莹剔透,光彩夺目,周身散发的银芒,犹如天神降世般夺人眼球。

    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他下巴微抬,柳眉下黑色眼睦像滩浓得化不开的墨,深邃黑亮,如星河般璀璨迷人,只一眼仿佛就要夺尽天地间的一切光泽。

    身姿如树的后背披着飘逸洒脱的长发,奇异的冰蓝眸子,和堪称绝美的容颜,配上不怒自威的气势,缓缓行来,没有任何作势,却有让人忍不住臣服的威严。

    这人一出,群雄无光,所有人都变得黯然失色。

    大伙儿看到这一幕,不禁倒抽一口冷气,好似被此人绝美容颜,超凡之姿摄住了魂魄。

    南景焕见此,顿时浓眉紧皱,震怒大吼:“南清绝!竟然是你!”

    闻言,南清绝忽而抬眸,轻描淡写的投给他一个冷厉的眼神。

    可仅仅这么一眼,南景焕猛然觉得呼吸一滞,像是被人掐住了咽喉,让人喘不过气来。

    什么时候,南清绝竟然有这样恐怖的威慑力了?

    就在南景焕大惊之时,那张樱花般美艳的薄唇,忽然传出一道冷如冰刺,硬如钢针的声音,霎时震荡在太子府上空,造成不小的威压——

    “抢本王的女人,杀!”

    声音如惊雷般爆发而出,带着君临天下的强势,卷起狂暴的风刃狠狠撞上了南景焕的胸膛。

    只听噗嗤一声,南景焕喷出一口鲜血,整个身子倒射而出,猛地了撞向摆满喜糖喜烛的桌子,发出一声剧烈的砰响。

    由于力度过大,整个桌子瞬间砸得粉碎。

    这样大的动静,让坐在两旁的皇上,皇后和太后都吓了一大跳。

    院子里的宾客看到这一幕,身子陡然一僵,心悸得如寒蝉般,哑然失声,如临深渊——

    没有比眼前一幕更加震撼了。

    南隋国出了名的瘸子王爷,竟然拥有这等强悍的实力,仅仅一招,竟是用声浪把南景焕震飞,这样的内力会不会太变态了?

    如此看来,受人唾弃的九王爷实力岂不在太子殿下之上?

    不不不,怕是比太子还要强上许多啊。

    所有人惊吓的张大嘴巴,久久闭合不上。

    南景焕捂着剧痛的胸口,吞咽着汹涌的鲜血,脸孔由于心脏的痉挛而变得苍白,此时抬眼望着远处如玄冰雕刻而成的南清绝,双目布满震惊,心脏好似被无名的恐惧紧紧揪住,生疼得厉害。

    南清绝?

    他竟然打伤了他!

    怎么可能!

    “南清绝,你不是瘸子吗!你竟然扮猪吃老虎,欺骗我们这么多年,你连父皇都敢骗,你犯下欺君大罪,不可饶恕!”南景焕心头震撼,可嘴上却冒着不甘心的酸味儿。

    南清绝闻言,面无表情的俊脸划过一抹轻蔑,冷淡的声音讽刺十足:“本王是瘸子不假,但本王从没说过自己是废物!何来欺骗一说?”

    他们没见过南清绝出手,自动的将瘸子划为废物一类,在他们的认知里,一个残疾怎么可能拥有实力。

    所以,是他们的思想强加在南清绝身上,根本怪不得他。

    听到这话,南景焕瞬间噎喉,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好,南清绝你厉害,但今天是我的大喜之日,你跑来捣乱,是不是太过分了!”南景焕强忍着伤势,从地上爬起来,愤愤的控诉他的恶行。

    南清绝挑眉,黝黑的瞳孔如覆冰霜,忽然散发出骇人的阴寒之气,但凡离得近的人,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受不住的后退几步。

    此刻,他的声音破冰般,冷酷至极。

    “你抢了本王的女人,别说捣乱,就算砸了你太子府,又如何!”

    听到这话,南景焕不服气了,他一向心高气傲,对苏陌凉愿意嫁给南清绝的事儿,一直耿耿于怀,此刻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不知道死活的反驳:“混账,太后已经把苏陌凉赐婚给我了,今天是我和苏陌凉的大婚之日,她以后就是太子妃!若是你能好好成全我们,我欢迎你参加我们的婚礼,若是不能,哼,别怪我不顾兄弟之情。”

    皇上看到这里,也不愿兄弟二人反目成仇,立马打圆场:“好了,绝儿,今天是你皇兄的大喜之日,你就退一步,有什么事儿,以后再说。”

    太后闻言,连忙点头,开口安抚南清绝:“是呀,孩子,你不要怪南景焕,是哀家把陌凉丫头赐给他的。再说了,这门婚事也是陌凉丫头亲口答应的,所以,你就忍痛割爱,放下吧。”

    周围的宾客见此,都是可惜的摇摇头,小声议论起来。

    “哎,九王爷也是可怜,偏偏喜欢上太子看上的女人。”

    “谁让他只是个王爷,人家是太子呢,随便怎么争,也争不过人家。”

    “九王爷,也是有勇气,居然公然敢抢太子的女人。”

    听到皇上和太后明明偏心南景焕,嘴上却各种名存实亡的宽慰,再听到周围人指责他抢太子的女人。

    南清绝心头的怒火更甚,他微微眯眼,瞳仁里倏然泄出一抹慑人的冷芒,只见他长袖一挥,瞬间带起撼天动地的力量,凶悍的风刃以他所处的位置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震荡而来,周围的宾客瞬间被震飞出去,摔了个七零八落,口吐鲜血,受伤不浅。

    而周围的桌椅餐盘全被暴风击碎,碎片横飞,发出剧烈的脆响!

    凶悍的力量波及而来,竟是将整个太子府的砖瓦都掀了个底朝天——

    声势浩大,力量惊人,吓得众人目瞪口呆!

    这边大家惊恐得没缓过神,那道阴冷狠厉的吼声竟是让天地都为之变色,弥漫开一股浓烈的嗜血寒意——

    “再说一次,苏陌凉是本王的女人,敢打她的主意,死!”

    吼声落下,那道彪悍的力量竟是撞上了皇上,直接将后者从座位上撞飞到墙上。

    看到这里,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

    南清绝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父弑君,天啊——

    就连苏陌凉都被南清绝吓住了。

    他一直都冷冰冰的,摸不透想法,阴险腹黑,随时充满着危险性。

    可是现在,他犹如一尊杀神,弹指一挥间,就能要人性命。

    也是这一刻,苏陌凉才见识了他的真实实力。

    不,不是真实实力,这个男人根本没有使用灵力,仅仅只是用了内力,却已经造成了如此大的动静,如果是爆发出灵力——

    后果不堪设想!

    他到底是哪里来的变态啊?

    想到这里,淡定如苏陌凉,也惊悸的睁大双眸,死死盯住南清绝那冷漠无情的面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