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第124章 生米煮成熟饭
    看到这里,被南清绝余威所伤的宾客早就吓得瑟瑟发抖,屁股尿流。

    他们永远想不到,最让人瞧不起的瘸子,竟是拥有弹指一挥间就能让他们灰飞烟灭的力量。

    这样的落差太大,他们接受不了啊。

    而皇帝和南景焕更是被吓得面如土色。

    以前不受待见的儿子和弟弟,现在动动手指头,就能要他们的命。

    这是怎样彪悍的实力啊!

    太后看到这里,吓得惊恐万状,尖叫起来:“你——南清绝你疯了吗,你竟敢对你父皇和你皇兄动手!”

    南清绝闻言,冷冽的声音掷地有声:“管他是皇帝还是太子,只要敢抢本王的女人,死!!!”

    好霸道,好狂妄的宣言。

    为了苏陌凉,连皇上、太后和南景焕都不放在眼里。

    只要敢动他的女人,无论是谁,一律抹杀!

    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占有欲。

    所有人都被南清绝狂霸的气势所摄,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愣愣的定在那里。

    至于皇上和太后,吓得面色灰白,惊恐得失了语言。

    在南清绝心里,从来就没有父亲的存在。

    这么多年,皇帝把他安置到偏远的宫殿,对他不闻不问,甚至是刻意的避开和嫌恶,就连在婚事上,他们也偏袒着南景焕,对他没有丝毫感情可言,南清绝怎么可能还把他们放在眼里。

    看着风中遗世独立,煞气惊人的孤冷身影,就连苏陌凉都被此情此景,此番豪言壮语震动了。

    到底是什么让南清绝如此执着娶她?

    为了邪血鼎还是为了探究她身上的秘密?

    苏陌凉惊愕的盯着南清绝,脑海中冒出千万种理由,可没有一个是她想得通的。

    看着苏陌凉正盯着自己,南清绝也向她投去一抹坚定而又愤怒的视线。

    对,是愤怒没错。

    “过来!”面对苏陌凉的改嫁,他明明愤怒至极,可却连指责的话都没有,一开口就是霸道冰冷的命令。

    苏陌凉被他冷厉的视线盯得浑身一抖,双腿有些发软,并不愿挪动步子:“我可不可以不过去?”

    之前,她用了不少南清绝送的药材,现在又突然改嫁到太子府,如今更是让他一个腿脚不方便的残疾人,一个高冷的美男子,大老远的跑到太子府抢亲,这么坑爹的事儿,连苏陌凉都觉得自己过分。

    所以,她明知道自己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他的事儿,自然不会傻到真凑到他面前去,她怕南清绝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一爪把她掐死。

    南清绝看着苏陌凉竟然不听自己的话,不但没有朝他走来,反而后退了几步,一脸防坏人的模样,更是让他气得皱紧了眉头。

    她改嫁给南景焕,他还什么都没说呢,苏陌凉反倒摆出一副害怕他的模样,好像他真要对她做个什么似的。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乖乖过来!”若是换做其他人,南清绝哪有那么好的耐性,早就一掌拍飞了。

    不对,依照他的性子,他根本就不允许其他女人近身。

    苏陌凉绝对是个例外!

    “额,九王爷,那个——我们打个商量。”苏陌凉退到了安全距离,脸蛋罕见的露出讨好之色。

    能让苏陌凉忌惮,放低身段的,南清绝也绝对是个例外!

    南清绝本来一肚子火,但看在苏陌凉难得软着性子与自己说话,心情忽然敞亮起来。

    “说!”明明有些愉悦,可是表情和语气依然冷得要死。

    苏陌凉酝酿了一会儿情绪,好心好意的建议道:“九王爷,你送了我很多药材我很感激你,但是感激的方式不一定就是嫁给你吧。我们当不成夫妻,但还能做朋友,所以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你给了我这么多药材,我可以为你炼丹,想尽办法治好你的腿,你觉得如何?”

    还以为她能说出点好听的讨他欢心,没想到一开口就是摆脱他的阴谋。

    南清绝有些期待的表情忽然沉下来,黑成一团。

    “不如何!”冷冷回绝她的建议。

    “你难道不想治好你的腿吗?”苏陌凉震惊。

    “不想!”再次冰冷回绝。

    苏陌凉惊得表情都扭曲了,这世上还有愿意当一辈子瘸子的奇葩?

    她总算见识了。

    苏陌凉妥协,无力道:“好吧,你说,你想要什么,我尽量满足你!”

    “要你!”南清绝硬邦邦的两个字,冷冰冰的,却莫名让苏陌凉面颊一红,涌上些怪异的情绪。

    她恼羞成怒,纠结低吼:“除了我!”

    “没了。”南清绝简洁到令人吐血的回答让她有些崩溃。

    “你为什么非要娶我!”

    “我喜欢!”南清绝直言不讳的说出心中所想,毫无遮掩,直接到让苏陌凉很有负担。

    苏陌凉无语:“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我喜欢你不喜欢我,你改吧。”南清绝挑眉,眸底掠过一抹精光。

    苏陌凉想也没想,连忙点头:“好,我改!”

    “嗯,好,我监督你改。”南清绝冷漠的唇角终于勾起了一抹浅淡的笑意。

    但一个不爱笑的人,并且还是一个美艳至极的人,忽然笑了,那效果可想而知的惊天动地啊。

    就连苏陌凉都逃不过他笑容的魔掌,深陷其中,挣扎了好一会儿才跳脱出来,用大脑认真思考他的话。

    细细一咀嚼,苏陌凉顿时发现这全是他的圈套。

    喜欢她不喜欢他,那她改正后,不就是喜欢他了吗。

    这个男人真是阴险。

    “南清绝,我不喜欢你,我不会嫁给你,你到底要固执到什么时候!”苏陌凉被逼无奈,只有把话说清楚。

    南清绝听到这里,唇角的笑意早已不知去向,眉头忽然紧拧,面冷如冰,“看来,我就不该让你有自主权!”

    说着,南清绝一个抬手,手掌一拢,顿时将苏陌凉抓了过去。

    苏陌凉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刚想爆发出灵力抵抗,可还来不及动手,便已经被南清绝压在了怀里。

    南清绝根本不顾苏陌凉的反抗,直接冲着吓傻的皇上,太后和南景焕大声说道:“不管你们承不承认,从今以后,苏陌凉是我的女人!敢打她的主意,小心你们的狗命!”

    南景焕看到这里,醋劲儿一下子直冲脑门,心中极度不甘,暴怒大吼:“你们没拜堂成亲,她就不是你的女人!苏陌凉是我的太子妃,我命令你,马上把她放了,不然我跟你势不两立!”

    南清绝闻言,唇角咧出一个讽刺的冷笑,“拜堂?我们不用拜堂,现在就回去,生米煮成熟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