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第125章 粗中有细
    说罢,南清绝直接无视怒得七窍生烟的南景焕,死死搂住不安分的苏陌凉,冲着轿夫一个手势,便坐着肩舆离开了太子府。

    留下气得发狂,急得崩溃的南景焕一个人站在原地呲牙咧嘴。

    苏陌凉听到要生米煮成熟饭,着实被吓得不轻。

    当她真被南清绝带入他的卧房时,她的脸色已经一阵红一阵青了。

    “你——你要干嘛——”她顿时捂住自己的胸口,警惕的瞪着他。

    南清绝冷冷挑眉,“当然是洞房花烛!”

    “我靠,谁要跟你洞房花烛!你给我滚开!”苏陌凉惊得双目大睁,顿时炸毛了。

    南清绝对她的挣扎,似乎早就习以为常,只当她在挠痒痒,完全不放在眼里。

    就在苏陌凉濒临暴走的时候,他忽然把她扔到床上,一个顺手拉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随后轻轻俯身,在她额头印下一吻:“睡觉,不要再让我着急操心。”

    动作很轻柔,声音却很冷硬,反差太大,竟是让苏陌凉打了个冷颤。

    南清绝又在搞什么鬼?

    看着她惊恐的表情,南清绝满肚子柔情顿时被掐灭了。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对她温柔!

    鬼知道当他听说苏陌凉真的上花轿嫁进太子府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那是一种想宰了她的冲动!

    这辈子,南清绝都不想再来第二次。

    想到这儿,他的面色划过晦暗,咬牙低咒一声该死。

    随后,便是招呼着轿夫走出了卧房,就算怒气冲冲,却还是不忘为她掩上了房门。

    苏陌凉见此,表情一怔,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他为她着急操心?

    着急什么?操心什么?

    进屋的时候还好好的,离开的时候又是黑着脸,真是猜不透他的想法。

    苏陌凉满脑子问号,而药鼎空间的真君老人却是心头嘹亮。

    南清绝很明显的是吃醋了,着急操心她突然改嫁给南景焕的事儿!

    猜也知道,依照南清绝那性子,听到太后下旨让苏陌凉改嫁,刚开始他还能稳得住,因为他认为苏陌凉不会真的上花轿,结果她竟然真的嫁进了太子府,还跟南景焕拜了堂。

    得到这种确切的消息,南清绝八成气得半死,再也坐不住,马不停蹄就杀了过来。

    好在苏陌凉没有真的和太子拜堂,不然南清绝估计真心控制不住想掐死她。

    真君老人发现,苏陌凉虽然很聪明,但在感情上却是个白痴。

    他为南清绝的追妻之路默哀三分钟——

    苏陌凉想了半天没有结论,索性蒙头大睡。

    今天起太早,为三夫人和南景焕的婚事儿折腾了大半天,她早就困得要死了。

    这一睡,她就睡到了深夜才幽幽转醒。

    苏陌凉向来浅眠,警惕性也非常高,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却在腹黑男的地盘睡得非常踏实。

    待她迷糊醒来,揉了揉眼眶,好奇的打量房间,才发现不远处的桌子上摆着一个香炉,香炉里飘出的味道清新宜人。

    她心下好奇,起床走了过去,揭开香炉,看了看里面的药材,双目闪过惊讶。

    这不是枣草吗?

    这枣草虽然不是什么上百年的药材,但却是尤为稀有的药材,若不在特定的气候和土壤,它们根本无法生长。

    “这样的宝贝竟然被南清绝拿来当香料使,真是暴殄天物!”苏陌凉不敢苟同的咂咂嘴。

    药鼎空间的真君老人有些无语的开口:“丫头,这药材有安神助眠的功效,人家不是暴殄天物,人家是想让你睡个好觉。”

    苏陌凉没往这层面想,被真君老人这么一提醒,神情一震,不大相信的敛眉:“南清绝有这么好?”

    真君老人翻了个白眼,不理她了。

    就在这时候,外面候着的绿蔓好像听到里边的动静,忽然敲门,小声问道:“小姐,你起来了吗?”

    苏陌凉一听是绿蔓的声音,顿时一惊:“嗯,我起了。”

    绿蔓闻言,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你怎么也在这儿?”苏陌凉记得自己被南清绝抓来后,就把绿蔓忘在了脑后。

    绿蔓笑嘻嘻的眨眨眼,兴奋的说道:“九王爷派人去把奴婢和安嬷嬷接过来了,还特地为我们安排了房间,周到得很呢。”

    听到这儿,苏陌凉有些惊讶。

    南清绝看着冷漠无情,没想到居然可以这样心细,连她的丫鬟和嬷嬷都找来伺候她了。

    这一点,倒是让苏陌凉有些满意。

    对于绿蔓来说,这是在除了苏陌凉以外,第一次受到这样的优待,九王爷的管家根本就没把她们当下人看,反而像是对待小姐的朋友一样,让她们受宠若惊,她的少女心很快就有了偏颇。

    “小姐,你嫁给九王爷,真是嫁对了呢。”

    苏陌凉白她一眼:“嫁什么嫁,我还没嫁给他好吗,是他把我强抓回来的。”

    “强抓回来,也比自愿嫁给太子强。”绿蔓撅嘴嘟哝。

    苏陌凉无话反驳。

    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也许,留在腹黑男这儿,南景焕就可以死心,既不能强娶她,也不能骚扰她。

    若是,南景焕还不死心,那她就关门,放南清绝!

    想到这儿,苏陌凉还觉得挺不错的。

    绿蔓看着苏陌凉心情好了,也跟着笑起来,笑着笑着忽然想到什么,她重重拍了一下脑袋:“哎呀,瞧我这脑子,小姐,王爷给你准备了晚餐,你饿了一天了,赶紧去大厅进餐吧。”

    苏陌凉挑眉,没想到南清绝还想得挺周到。

    现在这天色,起码也是凌晨了,他竟然还为她准备了宵夜。

    不错,不错!

    苏陌凉点点头,随着绿蔓朝着正厅走去。

    一进大厅,苏陌凉就闻到一股饭香味儿,早就唱空城计的肚子更是叫地厉害。

    苏陌凉也不客气,立马坐了下来,拿出夺魄针插入饭菜里试毒。

    “本王要杀你,只要动根手指头就行了,何必麻烦到下毒!”

    此时,大厅门口忽然传来冰冷的声音,熟悉的音质和冷漠的语气,顿时让苏陌凉握着银针的手一僵,面色瞬间跃上尴尬。

    只见,南清绝坐着肩舆进来,在轿夫的伺候下坐在了餐桌一侧,丫鬟顿时为他摆上了碗筷,那架势似乎还要与她共进晚餐!

    “额,王爷,你这么晚了不睡觉?”苏陌凉疑惑的看他一眼。

    “没吃晚饭,睡不着。”南清绝冷冷回答。

    苏陌凉惊讶。

    这都凌晨了,他竟然还没吃晚饭,逗她吗?

    这时候,倒是一旁的绿蔓叽叽喳喳的解释:“小姐,王爷为了等你一起吃饭,到现在都还没吃呢,这些饭菜,一早就做好了,可是小姐一直没醒,王爷也不让人打扰你睡觉,所以饭菜不知道被奴婢加热多少次了。”

    额——

    苏陌凉诧异的看了南清绝一眼,这才发现后者虽然面无表情,还是冷冰冰的样子,但耳根子却是有些泛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