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7.第127章 我等你
    南清绝永远想不到,会有这么一个女人,让他险些失控。

    她聪明绝顶,狠毒腹黑,行为举止,从来不是什么善茬,可以说,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但她倔强的性子,阴险毒辣的手段,竟是跟他有九分相似。

    看到她,就好像看了自己。

    他身居高位太久,东炎大陆的人对他来说渺小如蝼蚁,可偏偏在这群蝼蚁中有这么一个独特的女人,吸引了他的目光,影响了他的思想。

    想到这儿,南清绝嘴上的力度更重,好像要整个把苏陌凉吞进去似的。

    苏陌凉哪里受得了他狂风暴雨般的吻,双手倏然结掌,爆发出灵力,狠狠轰向压在她身上为所欲为的南清绝。

    南清绝对她没有防备,胸膛被击个正着,强大的力量顿时将他推开一米之远。

    苏陌凉从他嘴里解脱,如蒙大赦般喘着粗气。

    稍稍平复了呼吸,她才咬牙切齿的抬眼看他,突然发现南清绝本就没有血色的脸蛋更是惨白如纸,咬得绯红的唇角竟是溢出了鲜血。

    自己那掌力度不轻,想来是让他受了不小的内伤!

    “你——你疯了!”苏陌凉本以为他会避开,本以为凭着他那身本事,根本不会受伤,没想到——

    南清绝阴鸷的看着她,没有否认:“是,我疯了。”

    他疯了,他中了邪,才会看上这个女人!

    他明明可以挡下她的攻击,可他一出手,反击的力量,就会伤到她。

    如何忍心!

    “…….”苏陌凉自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抵挡,只觉得这个男人总是让人猜不透。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南清绝先败下阵来,他无力的叹了口气,擦掉唇角的血迹,伸手拉起被子盖在苏陌凉身上,自己则是安静的睡在一旁:“睡吧。”

    苏陌凉面色闪过惊讶,警惕的绷着脸,不明所以的盯着他的侧面,随时提防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可是等了好久,南清绝都没有任何动作,他闭合着眼睛,修长的睫毛像轻柔的黑羽毛,温柔的投下两片阴影。

    就这样一动不动,他慢慢的传出均匀的呼吸。

    睡着了?

    苏陌凉瞳孔掠过诧异,不大相信的挑眉,再次深深看他一眼后,确认真的睡着,她才松了口气。

    可就在这死寂的气氛里,南清绝紧闭的薄唇忽然蹦出三个字。

    “我等你。”

    苏陌凉浑身一抖,错愕的重新看向他。

    只见南清绝薄如蝉翼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声音还是冷冰冰的,可是他的轮廓却柔软了不少。

    苏陌凉被他忽然的一句话弄得神情一震。

    等她?

    什么意思?

    苏陌凉满脸不解,绞尽脑汁思考了半天无果,最终还是问出了口:“等我什么?”

    可是,回答她的只剩下一串均匀轻盈的呼吸声。

    “真睡着了?”苏陌凉伸手放在他的面上扫了扫,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她打算收手之时,南清绝猛地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用力抱入怀中。

    苏陌凉撞入他的怀里,脑袋被他大掌一按,深深埋入了他的胸膛。

    一股属于他特有的气息,瞬间将她笼罩。

    “你——”苏陌凉正想挣扎说话,却被他冰冷的打断。

    “等你爱上我。”

    此话让苏陌凉一惊,大脑像是死机,一时半会还反应不过来。

    这明明是一句情话,却被南清绝说得硬邦邦的,像是一句尴尬的解释,苏陌凉好久才回过味来。

    此时此刻,她就算看不到南清绝的脸,也能猜到他复杂的表情。

    要一个冰雕一样冷酷的男子,说出这么柔情暧昧的话,实在不容易啊。

    震惊之后,苏陌凉竟然有想笑的冲动。

    可是,她清楚,若是现在笑出声,准得被他一掌拍死,考虑到这个危险性,她憋着笑意,不敢出声,可是微微颤抖的身子还是出卖了她。

    南清绝自然发现了她在偷笑。

    这辈子,他都没跟女人说过这么肉麻的话,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她竟然还敢笑他,可恶!

    南清绝有些恼羞成怒,搂着她娇小身子的手臂更加用力,良久才咬牙切齿的蹦出两个字:“睡觉!”

    苏陌凉下午就睡了很久,现在睡意全无,更何况还是被南清绝死死搂在怀里,她能睡得着吗。

    所以,这一晚,她悲催的失眠了。

    而南清绝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晚上苏陌凉扭来扭去,一再挑战他的极限,好几次他都凭着自己超强的自制力忍了下来,可是她的腿能不能不要动了!!!

    南清绝咬牙,竟是起了一头的热汗。

    最后,他忍无可忍,忽然坐了起来。

    南清绝这一举动,反倒把苏陌凉吓了一跳。

    她死死盯着南清绝的身影,心头猛然升起戒备,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可下腹烧得厉害的南清绝根本没看她,直接冲着外面低吼一声:“来人!”

    因为他怕再看一眼苏陌凉那张困惑的俏脸,会彻底忍不住——

    这时,守夜的管家推门走了进来。

    “王爷,你有何吩咐?”管家在走廊里睡得正香,就被叫了进来,模糊的揉了揉眼睛。

    南清绝面色不虞的招手:“叫轿夫抬本王出去。”

    管家闻言,神情一愣,瞌睡顿时清醒不少,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色,面露惊讶的问道:“王爷,天色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啊?”

    “快点!”南清绝显然没那个耐性解释。

    管家见他生气,揣起疑惑,不敢多问,连忙跑出去,找了两个轿夫来。

    苏陌凉看着南清绝就这样扬长而去,更是一脸的惊诧。

    他一会儿要跟她睡,一会儿又像避瘟神一样避着她!

    几个意思啊?

    苏陌凉疑惑的皱紧了眉头,重新闭上了眼睛。

    可是满脑子都是南清绝离开的背影。

    他走了,照理说,她应该放松的睡觉了。

    怎么反而更加烦躁了呢?

    这一烦躁,苏陌凉就开始胡思乱想。

    刚才她一直睡着,并没有惹怒他,南清绝为什么突然生气离开?

    苏陌凉翻来覆去,想不明白。

    不行,她得去瞧瞧,他到底在干什么!

    想着,苏陌凉翻身下床,蹑手蹑脚的推开了房门。

    这时候的院子静悄悄的,夜风拂过,地面闪过影影绰绰的树叶的黑影。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管家,也没有发现轿夫,更没有南清绝的身影,整个王爷府冷清得没点人气儿。

    正好,苏陌凉也不想惊动任何人,旋即她悄悄的在王府内转悠了起来。

    没走多会儿,她忽然瞥见不远处的房间好像还亮着灯。

    苏陌凉见此,好奇的朝着灯源快速靠近。

    待她走到门口,便是听到里面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

    这么晚还有人没睡?

    不知道是不是南清绝?

    想着,苏陌凉情不自禁在窗户纸上捅了一个洞,好奇的朝里面探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