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第128章 来人,换冰水!
    这不瞧还好,一瞧顿时让苏陌凉心脏漏跳一拍。

    房间内,一具裸露的雪白身躯静静的泡在木桶里,一双美如白瓷的手臂搭在木桶边缘,脑袋微微靠在木桶上,微昂的弧度显出姓感迷人的喉结和白皙娇嫩的脖颈。

    狂荡而凌乱的发髻随至于肩上,湿哒哒的贴了几缕在胸前,黑白分明,更是显得那雪白的肌肤如阳春三月的婴儿,细腻娇嫩。

    他虽然看着纤瘦,可是一路看下去,从****到腹部,该有的肌肉都有,多一分嫌赘,少一分嫌瘦,简直就是再完美不过的身材。

    当苏陌凉的目光触及到那刚好被淹没在水下的下腹时,顿时烧红了面颊,立马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

    她在想什么呢,太不知羞耻了。

    苏陌凉理智占领高地,立马赶走了可耻的想法,再度将视线移到了南清绝的脸上。

    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平日睁着蓝色眸子,显得妖冶异常,如今闭着眼睛,竟是添了几分恬静淡然,只是他额头上的汗珠和眉间的褶皱让苏陌凉心头一惊。

    他好像很痛苦?

    难不成他有什么病?

    有了这个认知,苏陌凉更是好奇,忍不住将窗户纸上的洞戳得更大一点。

    可就在这时,窗户忽然被一股猛力打开,顿时将苏陌凉偷偷摸摸的身影暴露无遗,映入眼帘的是她一脸懵逼的模样。

    阴冷的声音伴随着夜风低沉的传来,瞬间将她僵在了原地。

    “既然爱妃,想看本王洗澡,进来看便是,何必在外面偷偷摸摸,要是传出去,爱妃欲求不满,偷看本王洗澡,别人岂不是骂本王小气!”

    听到这话,苏陌凉尴尬得面部都扭曲了。

    什么叫欲求不满,偷看他洗澡?

    这南清绝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竟然都会嘲笑她了。

    苏陌凉拳头一握,不服气的反驳:“我呸,谁偷看你洗澡!我——我只是路过,看你这儿亮着灯,所以——所以——”

    说这话,苏陌凉明显底气不足。

    南清绝冰冷的蓝色眸子幽幽的看着她,深邃的瞳孔里似乎闪烁着不为人知的暗茫,看得苏陌凉有些局促不安的尴尬。

    他唇角忽然勾起一抹邪笑,如昙花般稍纵即逝,美得让人心肝一紧。

    苏陌凉看到这里,顿时拔腿想逃,可她已经是送到南清绝嘴边的食物,饥肠辘辘的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就在她打算以迅雷之速转身的时候,南清绝已经打出了光速般的力量,猛力一抓,隔空将她吸了过来。

    只听噗通一声,苏陌凉顿时栽进了南清绝的木桶,水花四溅,洒出了一地的水。

    她感受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心中大惊。

    这洗澡水竟然是冷的?

    南清绝大半夜洗冷水澡,在搞什么鬼?

    苏陌凉震惊的望向南清绝,只见后者的冰蓝眸子近在咫尺,亮晶晶的,闪烁着诡异的精光,顿时让她心头咯噔一下,升起异样的情绪。

    明明是冷水,不知道为何,她面颊有些发烫。

    就在苏陌凉惊讶之时,南清绝一个伸手,将她拉近自己,低头埋在了她的颈窝,深深嗅了一口她的香气。

    苏陌凉双手撑着南清绝没有衣物阻隔的****,感受到他强劲有力的肌肉和跳动得厉害的心脏,滚烫的热度一下子从面颊蔓延到了全身。

    而颈窝传来的热气,更是让她精神紧绷,身子僵硬。

    “喜欢你看到的吗?”耳畔处传来他低沉沙哑的浅吟,暧昧的热气像是要钻进她的体内,顿时让苏陌凉脑袋发热,娇躯一颤。

    感受到她的反应,南清绝唇边的笑意更深,伸手搂着她的纤细腰肢,让她离自己更近一步,随手拨弄着她被冷水打湿的秀发,脸部轮廓的冷硬因为怀中的小女人,柔和了不少。

    苏陌凉娇柔的身子撞上他看似白皙柔嫩却结实异常的躯体,顿时让她心神荡漾,一时间,竟是忘记了反抗。

    “看样子是很喜欢。”南清绝见她被自己蛊惑得失了神,低低的笑起来,沙哑的声音,在这暧昧的气氛里,更是显得该死的姓感。

    苏陌凉闻声,顿时惊醒,连忙推开他,想要挣扎着从水里出来。

    可是,南清绝眼疾手快,一下子扣住她的肩膀,顿时让她在水里扑了个空。

    不过眨眼功夫,她又是悲催的被按回了他危险的怀抱,背对着南清绝,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此举,却让南清绝深吸一口冷气——

    苏陌凉此刻的面色也像是七八样颜色染的,一搭红,一搭青的,好不精彩。

    因为她明确的感觉到南清绝下腹的变化——

    感受到这里,苏陌凉俏脸一红,恼羞成怒,一个水底捞月朝着他的下身,狠狠掐了一把。

    就连南清绝这样稳重的人,都忍不住痛呼一声。

    苏陌凉见此,趁着空隙,立马起身,跳出木桶,迅速夺门而出。

    然而南清绝还没缓过劲儿来,已经跑出房间的苏陌凉却又是折了回来,她在房门处探出一个头,伸手指了指南清绝的下面,皱着眉头,很失望的摇头:“还和上次一样,你那里,又细又小,手感还不好,你得再接再厉呀。”

    说罢,苏陌凉根本不顾勃然大怒的南清绝,又是一溜烟的跑远了。

    徒留下南清绝一个人在冷水中咬牙切齿。

    苏陌凉,一再挑起他的**,却又只负责点火,不负责灭火,最后还要嫌弃他的尺寸!

    该死的女人!

    南清绝咬牙,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自己的暴怒。

    冲着外面大吼一声:“来人!!!”

    远处打瞌睡的管家被吼声惊醒,顿时摸了把嘴角的口水,连忙从远处赶来,“王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今天也不知道王爷是怎么了,平时从来不泡冷水澡,今天这么晚了,却临时起意要泡冷水澡。

    “给本王换冰水!!!”

    南清绝的吼声裹夹着欲求不满的愤怒,传入管家耳朵顿时让后者抖了抖身子。

    今天的王爷实在反常。

    平时冷冰冰的,连个脾气都不爱发,可是这一晚上都不知道发了好几次脾气了,现在又要从冷水换到冰水!

    这天气有这么热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