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9.第129章 三日回门
    管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满肚子困惑。

    只有南清绝自己最清楚,今晚为什么会泡冷水澡,全都是苏陌凉害的。

    点了他的火,又不负责灭火,他只有来冷冷身子,冷冷思想。

    想他曾经引以为傲的自制力,连他都差点以为自己对女人没感觉了。

    现在看来,以前只是没遇到那个让他有感觉的人罢了。

    南清绝这边是清醒了不少,而苏陌凉那边却是倒头大睡,一睡睡到了天亮。

    直到第二天太阳晒屁股了,绿蔓才敲响了苏陌凉的门。

    “小姐,时辰不早了,起来吃早饭吧。”

    苏陌凉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看了看外面照射进来的刺目太阳,这才慢悠悠的下床,推开了房门。

    绿蔓见此,立马顺势进入,为苏陌凉梳妆打扮。

    “小姐,你知道吗,昨晚王爷好像泡了一晚上冰水澡,他这是受啥刺激了啊?”

    苏陌凉正喝了口漱口水,听到这话,顿时喷了出来,憋了一脸的笑意。

    南清绝还敢说她欲求不满,他自己才是真的欲求不满吧,连冰水都泡上了,是有多热啊,啧啧啧——

    “他现在在哪?”苏陌凉想到那个画面就忍俊不禁,更是好奇他现在的模样。

    绿蔓不知道小姐在乐什么。

    以前小姐冷淡安静,话不多,也很少笑,除了整别人的坏笑以外,倒是很少看到这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王爷在大厅啊,等着和小姐一起吃早饭呢。只是,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奴婢猜想,可能是病了吧,毕竟谁能经得住冰水泡澡啊。”

    苏陌凉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抬步跨出了寝殿,朝着正厅走去:“我倒要看看,他的脸色不好到什么程度。”

    这时候在大厅候着的南清绝,面色黑如锅底,深邃的眼窝随时随地都释放着骇人的冷芒,看到苏陌凉进来,那双冰蓝瞳孔更是一缩,努力控制住掐死她的冲动,冷冷开口。

    “爱妃,昨晚睡得可好啊?”这句话看似问候,传入苏陌凉耳朵里,却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只要不傻,都能听出这话里的咬牙切齿。

    苏陌凉莞尔一笑,心情不错的坐了下来,微微颔首:“嗯,睡得很好,你那个枣草不错。”

    南清绝看着她容光焕发,精神抖擞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面色更是沉了几分。

    “看王爷的面子好像不太好啊,听说王爷半夜三更去泡冰水澡,难道是冻坏了身子?”苏陌凉故作关心的询问,说着,关怀的眼神从他的面部移到了下腹,那眼神太露骨,顿时让南清绝浑身一震。

    该死,有女人盼着自己的夫君冻坏下半身的吗?

    苏陌凉看着南清绝越来越黑的脸色,心满意足的闭嘴,拿起筷子吃起早餐来。

    南清绝看她得意洋洋的小模样,比平常生动多了,心头的怒火也消散不少。

    算了,难得见她这么开心,就让她乐乐也没什么大不了。

    想着,南清绝幽幽开口,清冷的声音沉沉的,听不出情绪:“明天陪你回苏府。”

    “苏府?为什么回去?”苏陌凉正吃着饭,忽然听到这话,顿时抬起头来,满脸疑惑。

    苏府那个鬼地方,对于她来说,不过是处睡觉的地方,没什么可留恋的,回不回去都无所谓。

    “三日回门。”南清绝冷冷解释。

    新娘出家后,第三日是要回娘家探望父母的。

    听到这话,苏陌凉只觉得可笑,“那个地方没必要回门!再说了,我们还没拜堂成亲,回什么门啊。”

    南清绝冷冷扫了她一眼,随后继续低头优雅的吃着早餐。

    就这样两人都沉默了许多,他才又蹦出一句话:“以后补上。”

    这话一看就是南清绝酝酿了许久,挣扎了许久,才说出来的。

    表情有些不自然,语气更是生涩。

    苏陌凉有点跟不上南清绝的节奏,对于他时不时的一句话,要费解半天。

    补上?

    补上什么?

    补上婚礼吗?

    然而此刻的猜测顿时让她大惊。

    这个男人霸道冷酷,在她身上花的心思倒是独一份的细腻。

    他虽然把她抢了回来,但现在又承诺给她补上,似乎真的在乎她说的话,她的想法——

    然而,他就算说着这样讨好她的话,可面上依然冷得像块玄冰,傲娇得让人想要敲碎他的伪装。

    苏陌凉虽然这样想着,可心头还是涌上了些暖意。

    “明日,苏伊雪也会回去。”南清绝直接无视苏陌凉直勾勾的眼神,再度提醒道。

    苏陌凉闻言一愣,这下子很快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因为他们都是同类人,腹黑!

    南清绝很了解她,知道苏陌凉不会放过苏伊雪,只要有苏伊雪在的地方,苏陌凉肯定要去插一脚。

    这一点,苏陌凉倒是对他很满意。

    “好,明天回门。”苏陌凉想也没想的答应下来。

    看着她如此爽快,南清绝冷硬的唇角也渐渐勾起了笑意——

    翌日一早,苏陌凉和南清绝从王府出门。

    这次他们坐的是马车,不一会儿就到了。

    南清绝在轿夫的伺候下上了肩舆,苏陌凉则是直接抬步走进了苏府。

    这时候,苏陌凉正好迎面看到苏伊雪从大厅里走了出来,步伐很快,急匆匆的样子,似乎已经打算离开苏府了。

    苏陌凉挑眉,面色划过一道冷笑,正面迎上去,亲切的喊了一声:“雪妹妹,今天你来得可真早啊,我才刚到,你就要离开了,不会是刻意避着我吧?”

    看到苏陌凉优雅的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南清绝,苏伊雪面纱下的表情一僵,暗自抓紧了手心。

    “姐姐说的哪里话,妹妹怎么可能避着姐姐呢,只是今日太子府上的事情繁杂,还需要妹妹去操持。所以得赶着回去了。”苏伊雪忍着一肚子恨意,声音还要佯装着高兴的解释,实在憋得厉害。

    当初苏陌凉害得她穿着嫁衣,追着花轿跑,最后晕倒了,竟是被护卫扛着进的偏门。

    至今到了太子府,那些婢女奴才看到她也是指指点点的,丝毫不怕她。

    而南景焕更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全把她当成隐形人了。

    这样的日子竟是比苏府的日子还要难熬一百倍。

    想到这奇耻大辱,苏伊雪就恨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苏陌凉听到这话,面色掀起讽刺,冷笑着反问:“是吗,原来小妾也可以操持家务,我今天倒还头一次听说。”

    “你——”苏伊雪气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