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0.第130章 苏毅辉被打
    苏伊雪恨得浑身发抖,可又不敢随便发作,只有忍着,压抑着声音说道:“姐姐,妹妹得赶着回去了,等会景焕发现我还没回去,该着急了。”

    就算如此狼狈,苏伊雪还要维持那可笑的自尊心,维持那得体的形象。

    苏陌凉见此,冷笑一声,再度落井下石的开口:“南景焕会着急你吗?今天回门这么重要的日子,他都没来,想来是无所谓的吧。”

    苏陌凉早就环顾了四周,没有发现南景焕的身影。

    八成是南景焕不待见苏伊雪,懒得搭理她,才连回门这么重要的日子都不愿陪同。

    没想到这个节骨眼,苏伊雪还在强撑。

    苏伊雪听到苏陌凉一针见血的道出了她在南景焕心目中的地位,手指狠狠拽紧,面纱下的容颜早已扭曲。

    看着苏伊雪僵硬的立在原地,苏陌凉知道她气得半死,旋即勾唇笑起来,顺手就将她拉着往屋里走:“你现在嫁到太子府,以后咱们姐妹见面的时间就少了,今天这么难得的日子,再怎么也吃了饭再走啊。”

    说着,苏陌凉将非常不情愿的苏伊雪拉回了大厅。

    此时,大厅内的苏毅辉见苏伊雪刚还急着要走,现在又突然折回来,身边竟然还跟着苏陌凉和南清绝,面色瞬间掠过惊讶,怒火一下子直冲脑门。

    他本以为苏陌凉犯了那么大的错,不会回来了,没想到她竟然还敢回来。

    苏毅辉怒得咬牙切齿,大吼呵斥:“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让太子沦为笑柄,又让老夫出了这么大的丑!现在竟然还敢回来!”

    三夫人上花轿,跟南景焕拜堂一事儿,早就在整个南隋国传遍了。

    不但南景焕沦为笑柄,三夫人成了银娃当妇,连他这张老脸也丢尽了。

    这两天他一直窝在府上,不敢出去见人。

    但凡一出去,所有人都戳他脊梁骨,说他的小妾嫌他又老又不行,才想着勾搭英俊威武的太子殿下。

    毕竟小妾明目张胆的嫁给其他男人,这种奇葩的事情在南隋国是头一遭,大家都觉得稀奇得不得了。

    苏毅辉活了这么大半辈子,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耻辱的事情,看到始作俑者,顿时气得青筋暴起,头发竖起。

    “苏陌凉,你个小杂种,老夫今天宰了你!”苏毅辉怒到极致,没了理智,顿时抽出常年佩戴在腰间的长剑,朝着苏陌凉就招呼而来。

    力道之大,气势惊人,一看就是要跟她拼命的架势。

    苏陌凉脚步一挪,身子微侧,只见一个抬腿,脚尖瞬间踢掉了朝她刺来的利剑,随后端出架势,凶悍大吼,声音震耳欲聋:“放肆!苏将军见了本宫,非但不下跪行礼,还敢行刺本宫,如此大逆不道,论罪当斩!”

    她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洪亮如响雷般在整个大殿炸响。

    顿时震得苏毅辉身形一颤,僵在了原地。

    本宫?

    她什么时候成娘娘了?

    苏毅辉骇得双目大睁,死死盯着苏陌凉,瞳孔瞬间掀起惊愕之色。

    “苏陌凉,你休要装神弄鬼,你还没和太子拜堂成亲,怎么就自称本宫了!”

    苏陌凉轻蔑的睨他一眼,冷声回答:“谁说本宫嫁给太子,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本宫嫁的是九王爷,现在是九王妃,你如今对王妃大不敬,还敢拔剑行刺,论罪当斩!”

    苏毅辉看着苏陌凉身边的九王爷,面色涌上难以置信的震惊。

    南清绝听到苏陌凉承认自己是九王妃,冷酷的唇角一闪而过满意的笑意,随后冷面点头,十分配合她:“是,苏陌凉现在是本王的王妃,你行刺本王的爱妃,将本王置于何地?”

    虽然她只是把他当成挡箭牌,但这种依赖他的感觉还不赖。

    听到这话,苏毅辉骇得双腿一软,霎时跪了下去。

    当初他只听说苏陌凉被九王爷带走了,没先到他们——他们已经成亲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他竟然没听到一点消息!

    此刻,听到那个斩字,他抖着身子不停抹汗,惶恐不安的回话。

    “微臣叩见九王妃,多有得罪,望王妃恕罪。”

    苏毅辉面对这顶大帽子,就算对苏陌凉恨之入骨,也没了刚才的气焰,更是不敢在九王爷面前放肆。

    毕竟苏陌凉现在不仅仅是他的女儿,更是九王爷的王妃。

    看着刚还想杀她的父亲,下一秒又跪在了权势的面前,苏陌凉冷笑连连。

    这个就是他的父亲,没有亲情,只有欺软怕硬,趋炎附势。

    好在,他并不是她的生父,不然她都为长公主南芸霁感到不值。

    只是不知道,她的生父是个什么样的人,只听说长公主在嫁给苏毅辉之前,爱惨了一个人,那个人应该就是她的父亲吧。

    许是想的有些出神,苏陌凉将苏毅辉晾在了地上,半天没给出回应。

    这时,苏毅辉又是忐忑得磕了几个响头,苏陌凉这才回过神,冷冷瞥他一眼,漠然开口:“苏将军辱骂本宫在先,行刺本宫在后,如此大逆不道,论罪当斩,但看在你我父女一场,本宫仁慈,饶你一命,就赏你一百仗以示惩戒吧。”

    听到这话,苏毅辉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惊恐得目眦尽裂,面色陡然变得灰黄。

    赏他一百仗,这还叫仁慈!

    处斩,不过是伸头一刀,头点地。

    而一百仗可是将人活活打死啊!

    当初二夫人就是被苏毅辉赏了一百仗,被活活打死的。

    苏毅辉没想到,这样的命运竟是又落到了自己头上。

    “王妃饶命,王妃饶命啊——”苏毅辉知道一百仗的恐怖,吓得连忙磕头求饶起来,声音惶恐害怕,瑟瑟发抖。

    苏陌凉见此,瞳孔里非但没有同情之色,反而满是鄙夷的冷觑着他,蹦出口的依然是冰冷的命令:“来人,立刻行刑!”

    此刻,候在门口的两个护卫听到命令,顿时冲了进来,看着跪在地上的苏毅辉,都是面露难色。

    “还愣着干嘛?难道你们也想违背本宫的命令,去陪你家老爷挨一顿打吗?”苏陌凉眉头一挑,高声质问。

    两个护卫被苏陌凉犀利的眼神和凶悍气势吓得浑身一抖,就算为难,也只有硬着头皮,对着地上的苏毅辉狠狠揍了下去。

    这棍棒落身,苏毅辉霎时痛的嘶吼起来。

    吼声跌宕起伏,回荡在整个大厅之内,显得森冷恐怖,骇得周围伺候的婢女浑身发抖。

    他们这辈子从来没有听说过,新娘子三日回门,竟是对父亲大刑伺候的。

    这绝对是历史上头一遭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