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2.第132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苏陌凉,你个贱人,竟然是你!我要杀了你!”她凄厉一声大吼,猛地站了身子,朝着苏陌凉疯狂扑来。

    苏陌凉面色掠过不屑,轻轻一个拂袖,将三姨娘震退而去。

    “三姨娘,我可是好心来看你的,你怎么能恩将仇报呢!”

    三姨娘跌倒在地上,看着苏陌凉那责备的眼神,心头的熊熊烈火灼得她发狂。

    她也会有好心?

    她害她成了南隋国的笑柄,成了人人口中的当妇,若不是有苏妍音撑腰,只怕这南隋国早已没了她的立足之地。

    苏陌凉竟然好意思说对自己有恩!

    三姨娘此刻真想撕碎了她的嘴脸。

    “我呸,你把我害得这么惨,好意思来看我,到底要不要脸!”

    “当然得来看你,若不来看你,就不知道你过得不好,我也没办法安心啊。”苏陌凉轻飘飘的话阴险至极,更是让三姨娘咬牙切齿。

    “你——苏陌凉,你别得意,我已经书信给音儿了,她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她看到我这样,绝对不会放过你!”三姨娘底气十足的凶狠警告。

    苏陌凉笑笑,用一种极尽同情的眼光看着她,轻轻摇头叹气:“三姨娘,你真是天真,你觉得你能活到她回来的时候吗?”

    三姨娘听到这话,神情大震,浑然一抖,面色瞬间爬满惊惧:“你——你说什么!”

    苏陌凉勾唇,慢慢掏出一个药瓶,将药粉尽数撒到了饭菜上。

    看到这里,三姨娘更是吓得惊叫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很明显在下药啊,这个动作你应该很熟悉才对啊。”苏陌凉一边说,一边端着饭菜步步逼近三姨娘。

    “苏陌凉,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害我,音儿绝对不会放过你,她宗派的师父也不会放过你,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三姨娘惊恐大吼,连连后退,竟是退到了墙壁边缘,无路可退。

    苏陌凉冷笑:“三姨娘,你好像还没搞清楚,若是我真的怕你的音儿,从你走进我茗清阁开始,我就不会打你嘴巴,也不会陷害你上花轿。”

    三姨娘闻言,更是吓得发抖,她发现她已经没了威胁苏陌凉的资本了。

    因此,她就是个恶魔,是个疯子!

    “你为何要这么对我,我记得我以前没有害过你!”三姨娘骇得声音都颤抖了。

    苏陌凉挑眉,“是吗,那我怎么记得每次都是你在中间作怪呢?特别喜欢在我饭菜里下毒,觉得我是废物还不够,还喜欢看我变得痴傻蠢笨!难道那个人不是你吗?”

    三姨娘听到这话,心中大惊。

    她以为苏陌凉不知道,没想到她什么都清楚!

    “据我调查,我母亲的死也跟你有关吧。”说到这里,苏陌凉忽然凑近了她,低沉阴冷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窜到三姨娘的耳朵里,吓得她面色惨白。

    “不——不——不是我,不是我!”

    “不但下毒害得我母亲早产去世,又害得我愚笨这么多年,既然你这么喜欢下毒,那也来尝尝我的毒药吧。”

    说着,苏陌凉便是猛地钳住三姨娘的嘴,顿时将饭菜硬塞进了她的嘴里。

    三姨娘使劲儿挣扎反抗,可哪里是苏陌凉的对手,没两三下,就被塞了满嘴。

    “知道吗,这毒药会让人神志不清,精神癫狂,浑身发热,连自己做过什么去过哪里都一概不知,除了这一点,其他还好,就是身上有点难受,又烫又痒,可能会把自己抓死。”

    苏陌凉凑到三姨娘的耳朵边,轻轻说道。

    语气很柔,可内容却恐怖骇人,吓得三姨娘浑身直哆嗦,眼神里全是被死亡追捕的恐怖神气。

    “别害怕,药效没那么快,再怎么也得明天才发作。”苏陌凉将饭菜全都灌入她的咽喉,才慢慢松开她,掏出一张手绢,缓慢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

    可此时的三姨娘被饭菜噎得直翻白眼,再加上内心的恐惧,让她整个人都虚脱的倒在了地上。

    看着她不停的抽搐,苏陌凉才放心的转身走出了房间,冲着两旁的护卫好心的吩咐一句。

    “三姨娘吃饭噎着了,你们记得给她熬点汤水化食。记得,三姨娘虽然被关了幽禁,但人家毕竟有个天才女儿,所以她想要干什么,尽量依着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能保命。”

    听到苏陌凉如此说,两个护卫都是心领神会的恭敬点头。

    看着两人听明白了,苏陌凉才满意的抬步离开。

    相信,到时候三姨娘发起疯了,很精彩呢。

    苏陌凉走出了苏府大门,本以为南清绝已经离开了,没想到马车还停在原地。

    “你们王爷呢?”苏陌凉朝着轿夫问了一声。

    轿夫恭敬回答:“王爷已经在马车里等了王妃好一会儿了。”

    苏陌凉面色掠过诧异:“不是叫他先离开吗?”

    “不知道,这么大的太阳,奴才也叫王爷先走,结果王爷坚持要等。”轿夫老老实实的回答。

    苏陌凉听到这话,看了看艳阳高照的天色,心头莫名涌出丝丝感动。

    看来他是见太阳大,不忍心让她晒着了,才等着她一起回去的。

    想到这儿,苏陌凉唇角勾起一抹连自己都没擦觉的笑意,在轿夫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撩开布帘,正见南清绝坐在车厢内闭目养神。

    “怎么不先走?”苏陌凉坐在一旁,直勾勾的盯着他。

    “刚进来,正准备走。”南清绝冷冷回答。

    苏陌凉闻言,只觉得想笑,明明等了她好一阵子了,却偏偏不肯承认。

    这个傲娇的男人!

    苏陌凉憋着笑意,没有拆穿他,而是冲着外面的轿夫大声吩咐一句:“回去吧。”

    外面明明是夏天的尾巴,车厢内却春意一片,暖意静静流淌——

    回到王府,苏陌凉就钻进房间闭门修炼了。

    南清绝本也想屁颠屁颠跟进去的,结果直接被苏陌凉一个枕头扔了出来。

    “南清绝,既然你要娶我,那这寝殿就是我的地盘了,你自己找别地儿睡。”苏陌凉冲着被赶到门外的南清绝大声警告,随后又是一个顺手,将他的被子和衣物全都扔了出去。

    坐在肩舆上的南清绝正好抱个满怀,望着紧闭的房门,黑了一脸。

    两个轿夫见高冷的主子居然狼狈得被女人赶出门,还傻兮兮的抱着枕头和被子,这画面太美,他们差点笑出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