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5.第135章 三夫人发疯
    “嗯,以后一日三餐都给她熬了送过去。”倚在榻上的南清绝疲惫的揉了揉额头,当听到她收下时,紧皱的眉头才缓缓松开。

    钟管家从未见过这么无力的南清绝,面露心疼的询问:“王爷,既然你在乎王妃,为什么不亲自送去呢,还要装成是老奴的心意,你这是何苦呢?”

    南清绝挥挥手,不愿多说:“不要让她知道,乖乖照做就行了。”

    管家见此,满肚子话噎在咽喉,吐不出来。

    “哎——”只有重重叹了口气,退了出去。

    南清绝何尝不想亲自去。

    现在的他恨不得马上飞奔到苏陌凉的房间,为她检查伤势。

    他刚才那一掌,气势不弱,她应该受了不少苦。

    可是,苏陌凉的性子,他多少是了解的。

    那么倔强,那么排斥,没走入她心里之前,她是不会给他好脸色的。

    更何况,他现在气得发疯!

    她竟然为了别的男人恳求他!

    可恶!

    她只看到莫浩歌身上的伤,却没看到他心里的伤。

    该死的女人!

    想到这儿,南清绝气得发狂,一个抬掌,瞬间掀翻了跟前的桌子,发出剧烈的声响。

    走到外面还没走远的管家听到南清绝寝殿里发出的声响,无力的摇摇头,深深叹了口气。

    王爷也是可怜啊——

    此时的流华殿内,苏陌凉喝下了药,睡上了榻。

    为她掖被子的绿蔓,欣慰的感叹着:“钟管家可真好,看着小姐受伤了,还特地去厨房寻了药材,熬好了药给小姐端来。”

    苏陌凉唇角扯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不是他,这药是南清绝送的。”

    绿蔓闻言,面色一惊:“啊?是王爷?”

    “嗯,这药材虽然比不上他送我的那些珍贵,但价格也不低,岂是一个管家随意就能在厨房找到的,这不过是他的借口罢了。”

    苏陌凉冷冷道。

    绿蔓恍然大悟,但还是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小姐当着王爷维护别的男人,王爷那么生气,怎么还会——”

    苏陌凉也收敛了笑意,面对南清绝这份心,不得不引起重视。

    此时的南清绝估计气得想杀了她,可就算如此,他还不忘关心她的伤势。

    这样的举动,实在让苏陌凉震动。

    她清楚,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他冷酷无情的性子做得出来的。

    想来,为了她,他也挣扎煎熬了好久——

    “小姐,王爷他——”绿蔓还想说什么,苏陌凉便是挥挥手,打断了她。

    “出去吧,我要睡了。”

    绿蔓闻言,只有点点头,乖巧的退了出去。

    翌日一早,绿蔓和安嬷嬷约着时辰,进来伺候苏陌凉起床。

    许是觉得有必要让苏陌凉知道,安嬷嬷一边为她梳头,一边开口:“小姐,昨晚莫公子在王府门口淋了一晚上的雨,最后晕倒在了门口,老奴让护卫送他回的莫家。”

    苏陌凉身形微震,沉默片刻,淡淡道:“嗯,辛苦你了。”

    看着苏陌凉没什么表情,安嬷嬷也松了口气。

    好在,小姐对那莫公子没有其他心思,若有,当真就对不起九王爷了。

    绿蔓心思比较单纯,还是可怜了一番莫浩歌,但见安嬷嬷和苏陌凉都不回应,只有悻悻的住口,为苏陌凉换衣服。

    “小姐,奴婢发现九王府什么都好,就是缺女人家的衣裳,你看看,你都过来四天了,就这两件翻来覆去的穿,实在寒酸。”绿蔓一边为苏陌凉系腰带,一边不满的嘟哝。

    苏陌凉觉得确实如此,微微点头:“嗯,你们也没什么衣服,今天吃过午饭,我们就去铺子里挑几件好看的衣裳吧。”

    绿蔓闻言,高兴得不得了,点头如捣蒜:“好好好。”

    安嬷嬷见此,冲着绿蔓宠溺一笑,不再言语。

    由于南清绝还生着苏陌凉的气,所以中午并没有出来吃饭。

    苏陌凉独自用过膳之后,便领着安嬷嬷和绿蔓出门逛街了。

    可是,她们还没走多久,大街上忽然爆发出一声惊吼。

    “妈呀,你们快看,苏府的三夫人裸着身子跑出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嚎了一嗓子,顿时惊得路人全都停下来,朝着声源地望去。

    只见三夫人蓬头垢面,浑身裸露的狂奔而来,雪白的**上布满抓痕,显得刺目可怖。

    所有人都吓得连连后退,为她让出大道。

    三夫人俨如一个精神失常的疯子,浑然不觉自己造成的动静,一边跑,一边大笑,银当的笑声震耳欲聋,一直蔓延到街的尽头,传到众人耳朵里,只觉得毛骨悚然。

    不少男人看到三夫人的**,都是兴奋的叫嚣起来。

    而含蓄的女子见了,全都吓得尖叫着逃跑了。

    大人也连忙捂住孩子的眼睛,拽着孩子往家里走。

    这一幕太惊悚,他们实在接受不了。

    这时候,众人早就议论开了。

    “之前苏陌凉说三夫人精神失常,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确有此事啊。”

    “连裸奔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都能干出来,她抢着上花轿,嫁给太子的事儿根本就不算什么啊。”

    “是呀,是呀,她这个当妇,简直是南隋国的耻辱,连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都能干出来,太无耻了!”

    “我看三夫人是得了失心疯吧,苏毅辉又老又不行,常年不能满足她,她怕是想男人想疯了吧。”

    所有人对着三夫人指指点点,各种骂声不堪入耳。

    可是发疯的三夫人哪里知道这些,她只知道自己浑身发烫,像是要燃起来般难受,就算扯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也无济于事。

    此刻的她不但热还很痒,钻心的痒,她不停抓,用力抓,早就将自己的身体抓出一道道恐怖的血痕。

    “滚开,你们给我滚开!我女儿是苏妍音,你们招惹不起,敢挡我的路,你们都得死!”三夫人双目赤红,疯狂大吼,吼声凄厉骇人。

    听到这里,围观的群众都不敢上前一步,只有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就这样,三夫人跑了好长一段路,被无数人围观了狼狈羞耻的身体,身上的痒又让她不能自控,指甲深深陷进了肉里,每抓一下,都能抠掉自己的血肉,那模样血腥残忍,众人都觉得恶心想吐,难受的避开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