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第137章 王爷好幼稚
    鬼鬼祟祟的?

    照理说钟管家为人光明磊落,不是那样的人啊。

    苏陌凉疑惑的蹙起了眉头,也是被勾起了好奇心。

    “老奴感觉,管家好像刻意瞒着小姐什么!”安嬷嬷道出了自己的猜测。

    苏陌凉沉吟片刻后开口:“走,去慧竹殿,我倒要看看他们在搞什么鬼。”

    她是个行动派,说着就起身,随意披了件衣服走了出去。

    慧竹殿

    苏陌凉一走进慧竹殿,就看到钟管家守在南清绝寝殿的门口,东张西望的,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儿。

    “钟管家,你守在门口做什么?”苏陌凉缓缓行过去,视线穿过他,瞧了一眼大门紧闭的寝殿,幽幽询问道。

    钟管家没想到苏陌凉竟然会来,面色一惊,尴尬的扯起嘴角回答道:“王爷腿脚不方便,老奴在外面守着,方便王爷差遣。”

    听到这话,苏陌凉挑挑眉:“哦?”

    “我现在有事儿找他,你让开吧。”

    钟管家神色一滞,赶紧挡在她的前面:“额,王爷现在不方便,王妃等——等会来找他吧。”

    钟管家紧张得说话都结巴了,必有猫腻。

    苏陌凉眉头一敛,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推开钟管家,大步走进了寝殿。

    此时的南清绝倚在榻上假寐,听到苏陌凉进来,依然面不改色,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可浑身上下的煞气不掩,直逼人心,空气中都漂浮着嗖嗖阴寒之气。

    苏陌凉心肝一颤,不由自主的涌上一抹胆寒,然而当她目光触及到满地的碎布时,目光陡凝,面色跃上惊讶。

    五颜六色的绸缎碎布,铺满了他整个屋子。

    看这些碎布的花纹分明就是女人的衣服,还是崭新上好的缎子,没想到居然被撕成这个鬼样子!

    “南清绝,你疯了?”看着满地狼藉,苏陌凉不得不怀疑他的精神出了问题。

    管家以为苏陌凉知道了,立马从外边小跑着进来,跪在地上,连忙解释:“王妃,是老奴的错,老奴不该把莫公子送来的衣服偷偷拿走,你也别怪王爷,王爷只是一时失手,才撕碎的。”

    当时王爷听说是莫浩歌送来的衣服,顿时大发雷霆,命令他强行取来。

    管家从来没做过这么偷偷摸摸的事儿,自然心虚得不行,生怕苏陌凉知道了,会怪罪下来。

    没想到王爷不但半路拦截衣服,还把衣服全都撕碎了,管家就怕苏陌凉知道了生王爷的气。

    没料到最不想发生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听到这话,苏陌凉恍然大悟。

    原来,这是莫浩歌派人送来的衣服。

    她就算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个霸道的男人怎么可能容得下这些衣服。

    也亏管家说得出来,就这撕碎的程度,能是一时失手造成的吗?

    他分明是把衣服当成莫浩歌泄愤了啊!

    苏陌凉惊讶的看着南清绝,见后者面色又黑又青,顿时哭笑不得。

    没想到,这个冷酷霸道的男人,竟然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看到这儿,就连安嬷嬷和绿蔓都忍不住捂着嘴巴,差点笑出声。

    他们家王爷这醋吃得可真有意思!

    而苏陌凉嘴角微抽,对于他霸道武断的做法,不敢苟同,怒瞪着他,大声质问:“南清绝,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虽然毁坏的东西,苏陌凉不在乎,但他这种连个招呼都不打的行为实在让人恼火。

    若这次是对她非常重要的东西,岂不是就被他私自毁掉了?

    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南清绝闻言,面色一沉,冰蓝眸子满是冷戾,面上非但没有丝毫愧疚,反而嚣张得让人抓狂:“一堆破衣服而已,本王送你更好的!”

    听到这话,苏陌凉更是火大。

    他明明破坏了别人的东西,还一脸理直气壮的。

    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南清绝,我警告你,但凡跟我有关的东西,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碰,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苏陌凉愤怒低吼。

    南清绝没想到她会为了一堆破衣服跟他生气,俊脸顿时黑了一圈,硬生生从口齿间挤出:“你喜欢莫浩歌!”

    苏陌凉本以为自己说的很清楚了,没想到他的脑回路就是异于常人。

    能从原则上的问题,上升到感情问题。

    “我说了,我不喜欢他,你要我说多少遍。”苏陌凉崩溃。

    南清绝闻言,面色愈加难看,猛地一个抬掌,朝着苏陌凉一抓,顿时将她扣入怀中,二话不说,霸道野蛮的亲了上去。

    许是心头有妒火,南清绝嘴上的力度很重,吻得苏陌凉招架不了。

    苏陌凉没想到他又是动用这一招来惩罚她,心头的火气更是窜起八丈高,使出吃奶的力气将他推开。

    “南清绝,你混账!”她怒得气喘吁吁,一巴掌扇在了他的俊脸上。

    这一举动,顿时吓得绿蔓,安嬷嬷和钟管家胆战心惊。

    王爷霸道,王妃彪悍,两人碰撞在一起,真是惊天动地啊。

    南清绝看着双目冒火的苏陌凉,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痛感,表情阴沉得可怕,冰蓝眸子释放出的冷芒,足以将人刺穿。

    “我也警告你,这辈子你心里只能有我,只能收我的东西,其他人的,一律毁掉!”南清绝说得斩钉截铁,霸道至极,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苏陌凉见他冥顽不宁,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要告诉我,你在吃醋!”她实在找不出其他理由,能让他现在这么生气的似乎只有莫浩歌。

    看来,她昨天维护莫浩歌的事情,对他打击真不是一般的大,记仇记到现在就算了,还干出这么幼稚的事情。

    南清绝没料到苏陌凉会如此说,身形微震,表情一滞,别扭了片刻,好似鼓起很大的勇气,竟是理直气壮的承认:“是,本王吃醋了。”

    苏陌凉见他承认,好似发现了新大陆般瞪圆了眼睛,惊讶的叹了一声:“我听错没有。”

    “没有听错,本王要你的人,更要你的心,现在就要!”霸道的口吻令人窒息,南清绝根本不容苏陌凉反应,顿时抱着她朝床上一滚,一个挥袖打落床幔,将两人暧昧相拥的身形掩盖而去。

    看到这里的绿蔓等人,都是惊得睁大了眼睛。

    他们刚还吵得不可开交,这下就滚到床上去了,爱情这玩意儿真是变幻无穷啊。

    安嬷嬷见此,面上涌动着暧昧的笑意,立马拉着绿蔓往殿外走去。

    管家也是人精,憋着笑,快速撤退——

    而此时被无情抛下的苏陌凉简直就是羊入虎口,硬生生被南清绝吻了个够本。

    “唔——唔——你放开我——”苏陌凉被他霸道的夺走了氧气,现在浑身发软,连点招式都打不出来,只有被动得承受着他潮水般的热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