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第139章 当众拍卖王爷
    这些大臣大多都是太子的亲信,只是在见识了南清绝的实力后,自然偏向了南清绝。

    虽然他们不知道南清绝具体实力,但至少能肯定他比太子厉害许多。

    若是能攀上南清绝这根高枝,他们家族也能后患无穷了。

    所以,大臣们私下商讨,拉帮结派,打算成为南清绝的势力。

    而最直接最有诚意投靠他的方法,就是将女儿嫁进九王府。

    此时,大伙儿看着苏陌凉沉默不语,都以为她不赞同,气压一下子降到最低。

    还是杨睿等不及了,最先站出来,气势汹汹的大声道:“王妃,今天我们上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所以不管你同不同意,我们都会想尽办法把女儿嫁进九王府。若是你知趣,我们也不为难你,若是你不知趣——”

    说到最后,他闭口不言,但那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

    听到这话,苏陌凉挑眉,这群大臣显然没把她这个王妃放在眼里,字里行间也有逼她的意思。

    很好,既然如此,她也没必要心慈手软,若是不狠狠宰他们一顿,实在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苏陌凉不怒反笑,微微颔首:“哈哈,你们如此看得起九王爷自然是好事儿,君子有成人之美,姻缘之事,本宫岂有反对的道理。”

    大伙儿都已经做好了苏陌凉大发雷霆的准备,没想到——她还挺高兴?

    是被刺激傻了吗?

    众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盯着苏陌凉,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一旁的绿蔓和安嬷嬷也是急的要死。

    这种威胁到她地位的事情,怎么可以答应啊!

    “小姐,你疯了吗!”绿蔓急得差点跳起来。

    苏陌凉可没疯,要疯的估计是眼前这群大臣吧。

    杨睿等人听了,面露震惊,怔忡片刻后,是狂喜。

    “哈哈哈,难得王妃如此宽容,实乃九王爷之福啊。”

    众人闻言,都是附和着赞同,刚还有些紧张忐忑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不少。

    女子们则是娇羞的捂着小嘴,轻笑起来。

    有的是为能嫁进王府高兴,有的则是嘲笑苏陌凉愚蠢。

    她们还以为苏陌凉是多了不起的人物呢,没想到竟是草包一个,连自己的男人都愿意让给别人,这不叫宽容,这分明就是蠢啊。

    想来,只要她们进入了王府,别说妾室,就连王妃之位,也是有希望夺过来的。

    可是她们却不知道,嫁进九王府,落到苏陌凉的手里,绝对是她们这辈子最愚蠢的决定。

    苏陌凉绝对会成为她们人生中的噩梦。

    “王妃,既然你同意了,那这婚事——”杨睿面色一喜,趁热打铁,继续追问。

    苏陌凉领会的点点头:“本宫替王爷答应了。你们的女儿现在就可以留下,待本宫好好安排一下,就可以去侍寝了。”

    她们都是以妾室的名义进门,不需要什么八抬大轿,说来只要留在王府侍过寝,就能算做王爷的女人了。

    听到苏陌凉爽快的保证,大伙儿都是眉开眼笑的,对于苏陌凉的宽容,满意得不得了。

    而女子们则是兴奋得红了俏脸。

    当初,南清绝在太子婚宴上一招制敌,造成那么大的动静,她们都有耳闻。

    再加上,九王爷长得美艳无双,多少女人看了都要自惭形秽。

    这样的人物,怎么不让人心神荡漾。

    “王妃,你既然已经同意小女进门,不知道何时安排小女侍寝?”宋侍郎听到这里,望着苏陌凉的眸子满怀期待,语气竟是有些焦急和激动。

    这话一出,大伙儿都是停止兴奋的议论,全都聚精会神的盯着苏陌凉,期待她的回答。

    进门是第一步,而侍寝,彻底成为王爷的女人才是重头戏。

    看着大伙儿都十分关心这个问题,眼睛里浮动着急切的渴望,苏陌凉眸底划过一抹精光。

    这群大臣,背叛了太子来投靠南清绝,如此势利小人,当真让人恶心。

    这次,她就让他们有去无回!

    想到这儿,苏陌凉唇角一勾,锐利的眸子扫了一眼众人,红唇轻启,声音清越扬起:“嗯,既然本宫同意给王爷纳妾,自然是会安排侍寝的。只是你们这么多人,该怎么安排呢?谁先谁后呢?本宫很头疼啊。”

    听到这话,大臣都是老狐狸,自然明白了苏陌凉字里行间的意思,当下就见杨睿站出来,提议道:“王妃,我们杨家愿意出一万金币作为嫁妆!”

    宋青宋侍郎也不服输,跟着叫起来:“我们宋家愿出两万金币!”

    “我们王家愿出三万金币!”

    “哼,我们沈家愿出五万!”

    “我们杨家十万!”

    看到大伙儿热情高涨,不停加价,苏陌凉难得面带笑意,冲着大伙儿抬手,安抚道:“大家稍安勿躁,不要急,九王爷价高者得,每个人都是有希望的,慢慢来。”

    众人一听每个人都有希望,更是激动地面色涨红,大声报价,价格一次比一次高,直接从一万金币,涨到了二十万金币,就算如此,价格依然没有封顶——

    一时间,整个大厅内,吵得不可开交,各位大臣全都争先恐后,顿时将亲事变成了拍卖会!

    看到这里,绿蔓和安嬷嬷全都吓傻了。

    她们家小姐竟然在王爷的地盘,当众拍卖王爷!!!

    她们看错没有?

    这未免太惊世骇俗了吧!

    绿蔓和安嬷嬷浑身发软,连忙倚住身旁的桌子,方才稳住身形。

    而在大厅门口看到这一幕的钟管家,也是吓得面色发白,急忙朝着慧竹殿去了。

    他实在没想到苏陌凉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在王府开起了拍卖会,拍卖的对象还是他们家王爷!!!

    当他冲回慧竹殿跟南清绝汇报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王——王爷——大事不好了——”

    南清绝正闭目运气,浑身隐隐渗透出一股森冷可怖的黑气,可当听到钟管家的声音时,那黑气迅速缩回了他的体内,像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般。

    待钟管家推门进入的时候,南清绝已经正常的躺在了榻上。

    “门口那些人还没打发走吗?”南清绝闭着眼睛,冷冷问道,语气中带着不容忽视的薄怒。

    钟管家此时急的不行,自然没发现南清绝的异常,连忙像倒豆子般控诉苏陌凉的罪行:“王爷,你快去看看吧,门口那些大臣非但没有走还被王妃请进了门,现在,他们正在大厅开拍卖会呢!”

    钟管家急得满头大汗,又担心南清绝听了会大发雷霆,一边说一边观察他的神情,战战兢兢的等着他回应。

    南清绝忽而皱眉,冰冷的声音微扬,“拍卖会?”

    看着他不解的样子,钟管家面色纠结成了一团,不大敢说,又不得不说:“是呀,王妃——王妃——她——她——正在大厅——拍卖王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