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0.第140章 狠狠宰他们一顿
    “什么!“再冷漠的南清绝也被这话惊了一跳,倏然睁开蓝眸,划过一道惊芒。

    “王爷,快去看看吧,大厅里已经闹成一团了。”钟管家被那双犀利的冷眸吓得浑身一颤,顿时抹了一把冷汗。

    这边的苏陌凉还沉浸在金钱的诱惑中,无法自拔。

    看着大伙儿那个豪爽劲儿,苏陌凉频频点头,面上一直挂着满意的笑容。

    可是谁都不知道,那温婉的笑容下包藏着怎样的毒心。

    “好了,杨家愿出五十万金币,你们还有谁更高的吗?”苏陌凉看到价格到了他们的极限,这才开口询问道。

    这时候,全场鸦雀无声,对杨睿如此舍得下血本的举动恨得咬牙切齿。

    “既然没人加价了,那第一位侍寝的便是杨尚书的女儿,杨灵秋,根据刚才的价格,第二位侍寝的应该是宋侍郎的女儿,宋妙芙,第三位是沈家的女儿沈如玉。”

    苏陌凉根据出价高低,分别报出了顺序。

    被点名的三家自然是洋洋得意,兴奋得不得了。

    而其他没被点名的,则是不依了。

    “王妃,这不公平,怎么没有我们的份儿!”

    苏陌凉笑着点点头:“别慌,本宫现在派人去取纸笔来,把你们竞标的价全都写到纸上,本宫自会安排顺序进行侍寝的。”

    听到这话,大伙儿算是松了口气。

    可是刚到门口的南清绝却是勃然大怒,。

    “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当众拍卖本王!”一声厉吼仿佛裹着千年玄冰,冷硬刺骨,伴随着一股强大的风劲扑面而来,那等彪悍的力量,竟是将苏陌凉身边搁置茶杯的桌子给生生震碎了去。

    只听哐当一声巨响,所有议论纷纷的众人,全都吓得噤若寒蝉,惊魂未定的朝着门口望去。

    当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大伙儿瞳孔陡缩,面色掀起惊色。

    王爷来了!!!

    女子们看到那抹天神之姿,顿时欢天喜地,唇角咧得像怒放的花朵,久久的合不拢。

    有的羞红了脸蛋,不敢直视南清绝的目光,有的则是搔首弄姿,将自己妩媚动人的一面完美展示。

    大臣们也是激动不已,连忙带着自家女儿下跪行礼:“微臣携小女叩见九王爷——”

    震耳欲聋的叩拜声和女子们矫揉造作的请安声,顿时响彻在整个大厅之上。

    看到眼前站了满屋子的大臣和穿得五颜六色的莺莺燕燕,南清绝只觉得额头有青筋跳动,隐隐有蹦出来的趋势。

    那双冰蓝眸子像是被冰冻住了一般,释放出让人胆寒的冷芒,直直射向了坐在高位上的苏陌凉!

    该死的女人!

    没有得到他的允许,让这些人私自进门也就算了,没想到她竟是胆大包天的当众拍卖他!

    什么价高者得,什么人人都有份!

    这些字眼从她嘴里蹦出,南清绝恨不得冲上去撕烂她的嘴。

    南清绝盯着大厅上位的罪魁祸首,怒得瞋目切齿,冰蓝眸子如利剑般仿佛要把苏陌凉刺穿上百个窟窿眼。

    苏陌凉也被他犀利的眼神震得打了个冷颤,难得勾起心虚的笑容,“王爷,你来了——”

    看着那抹笑,南清绝怒得喘了一口粗气,两个眼珠子瞪如铜铃,猛地大吼:“本王再不来,就被你卖了!”

    苏陌凉被他振聋发聩的声音震得缩了缩脑袋。

    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吗?

    “我还不是看你欲求不满,上次大半夜的,竟然热得泡冰水澡,对身体多不好啊。我正是因为担心你的身体,才给你纳妾的,你怎么不识好歹啊。”苏陌凉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南清绝听到这话,惨白的面色变得铁青,一口怒气堵在胸膛,差点让他吐血。

    跟着一旁的钟管家实在不忍直视,哎哟一声,顿时捂住眼睛,偏过头去。

    这王妃简直能把他家王爷气死啊!

    众人听到这话,全都惊奇的望着南清绝,震惊之后,不少人捂嘴窃笑起来。

    大半夜泡冰水澡,这得多强的**啊。

    真是看不出来,九王爷一个瘸子,那方面还挺强。

    看着大伙儿怪异暧昧的目光,南清绝这张脸也实在没地方放了,死死瞪着苏陌凉,从唇齿间狠狠挤出几个字,声音如雷般轰然炸响:“苏陌凉!你给我过来!!!”

    他一定是对她太仁慈了,才让她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情!

    这个女人就是欠收拾!

    苏陌凉又不傻,现在看他怒得像头狮子,隔着这么远已经对她呲牙咧嘴了,她要是走过去,还不得把她一口吞了啊。

    “南清绝,现在这么多客人在这儿呢,你好歹给我点面子。”苏陌凉看着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实在拉不下这个脸。

    再说了,她可是在帮他解决这群爱慕已久的追求者。

    他竟然还不领情。

    南清绝无语——

    她还要面子?

    她竟敢要面子?

    她还有脸要面子?

    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拍卖他不说,还当着他们的面,说他欲求不满,泡冷水澡!

    他没一掌拍死她,就是给她面子了!

    南清绝被气得头痛欲裂,面色青黑交替,那神情落入绿蔓和安嬷嬷的眼里,都是不忍直视的捂住了眼睛。

    她们家小姐太彪悍,画面太美,不敢看!

    “你们!滚!”南清绝奈何不了苏陌凉,只有冲着站了满屋的大臣和女子阴厉大吼。

    大伙儿被他这怒气吓得浑身一抖,心头畏惧,可又舍不得走。

    好不容易上门来,难得连王妃都同意的婚事儿。

    现在南清绝一句滚,就要泡汤了?

    他们都竞拍了那么久,嫁妆和侍寝的顺序都订好了,怎么可以这样!

    所有人面色难堪的望向了苏陌凉,期盼她能说几句好话,让他们留下来。

    苏陌凉其实也不愿他们就这么走了。

    浪费了她这么多时间和口舌,好不容易忽悠来了这么多嫁妆。

    南清绝一出现就打破了她的赚钱计划,实在太亏。

    苏陌凉可不允许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再说了,这群势力小人,自己找上门来,她若是就这么放他们走,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想着,苏陌凉私自做主,投给大臣们安心的眼神,宽慰道:“各位大臣,王爷正在跟本宫闹别扭,心情不大好,你们也不要放在心上。现在回去派人把嫁妆送来才是关键,女儿就留在王府,本宫替你们照顾着,不用担心。”

    苏陌凉有信心,一定会把她们“照顾”得很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