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第143章 羊入虎口
    看到大伙儿都不愿侍寝,苏陌凉眉头一敛,面色阴沉,带着薄怒的呵斥在正殿上炸响。

    “放肆!本宫安排好的侍寝,岂有说变就变的,你们把本宫的威信置于何地?”

    众女子被苏陌凉这一声厉吼,惊得抖了抖身子,望着她那张阴沉戾气的脸,心头开始忐忑起来。

    宋妙芙眼见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心里惴惴不安,紧张的询问:“王妃,王爷平时都是这样吗——”

    苏陌凉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眼眸划过一道暗茫,微微点头:“你之前也看到了,王爷脾性暴躁易怒。所以,你今晚得好好伺候,别步了杨灵秋的后尘。”

    听到这话,宋妙芙打了个激灵。

    回想起昨日见到南清绝的一幕,他的确是发了好大的火,那面色阴鸷得随时能把人掐死。

    若她今晚有哪点不如他意的地方——

    不敢想!

    宋妙芙想到后果,就惊悸得心跳如雷。

    “王妃,我不侍寝了,我今晚不去了。”宋妙芙像是被吓得不轻,面色惨白的直摆手。

    苏陌凉闻言,眼神一厉,寒芒乍现:“混账!侍寝日子都订好了,你临时变卦不愿侍寝,是看不起王爷,还是故意羞辱王爷?”

    听到这话,宋妙芙面色焦急,连忙解释:“我没有,我只是不想嫁进王府了,现在只想回家。”

    话音刚落,苏陌凉气得一掌拍在桌上,发出一声巨响,“大胆宋妙芙,你都进了王府,连嫁妆都送来了,就是王爷的女人,你现在说悔婚就悔婚,把王爷置于何地!”

    听着苏陌凉义正言辞的呵斥,宋妙芙和其他女子齐齐冒冷汗。

    照着她那意思,他们是羊入虎口,逃不掉了。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离开,我还没侍寝,算不得王爷的女人。”宋妙芙彻底急眼了。

    说着,她就转身朝着殿外跑去,想要逃出王府。

    看到这里,苏陌凉冷面大吼,声音震耳欲聋,吓得其他女子面白如纸。

    “来人,把宋妙芙给本宫抓起来!”

    此时,外面忽然冲进来两个护卫,对着宋妙芙就要动手。

    好在宋妙芙有点身手,是名初级地灵师,对着两个护卫纷纷一掌,将其击倒。

    苏陌凉敛眉,顿时一个挥袖,猛地打出一道灵力,直接撞上宋妙芙的背部——

    只听噗嗤一声,宋妙芙喷出一口鲜血,面朝地重重摔了下去。

    看到她被打倒了,两个护卫才忍着伤势爬起来,连忙将其擒住。

    苏陌凉冷冷看着受伤不浅的宋妙芙,薄唇轻启,阴沉冰冷的声音如末日丧钟般在众人耳中响起:“把宋妙芙抓下去,好生伺候着,今晚约着时辰,把她送进慧竹殿侍寝。”

    侍寝,本是美好的字眼,可是从苏陌凉嘴里吐出,大伙儿顿觉毛骨悚然。

    她们眼睁睁看着无力挣扎,被拖下去的宋妙芙,想到之后便要轮到她们,就骇得浑身发抖,惶恐不安。

    “本宫警告你们,你们进了王府,就是王爷的女人,从今以后,你们生是王府的人,死是王府的鬼,若是再让本宫听到什么想回家,不愿侍寝的混账话,本宫第一个办了你们。”苏陌凉威严大吼,声音铿锵,语气强硬,骇得一群女子惊惧不已,如临深渊。

    这一刻,她们才知道,自己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她们满心以为进了王府可以享尽荣华富,可以得到王爷恩宠,可以扶持家族事业。

    没想到,还没见着王爷,就被一系列的事情吓傻了。

    她们从来没听说过,王爷如此暴戾,杀人不眨眼。

    也不知道表面温和的苏陌凉,竟是如此铁血果敢,威严慑人。

    早知道,她们就不嫁到王府来了。

    想到父亲还花了那多钱竞价侍寝的顺序,现在看来她们分明就是在花钱排队送死啊。

    看着女子们被自己威慑住了,全都听话安静了,苏陌凉才满意的微微颔首:“你们都下去歇着吧,轮到你们侍寝,自会有人去请你们的。”

    听到这话,女子们惊恐得逃似的退出了大殿。

    此时的流华殿终于清静了,没有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也没有花花绿绿的颜色在跟前碍眼。

    苏陌凉觉得舒爽不少。

    “小姐,这也快到中午,该去饭厅用膳了。”安嬷嬷估摸着时间,在身旁提醒道。

    请了这顿安,她肚子也饿了,不禁点点头:“嗯,走吧。”

    今天的饭厅不同前几日,意料之外的多了一抹身影。

    “王爷终于肯出来吃饭了?”苏陌凉唇角勾笑,戏谑般嘲讽,一边说,一边走了过去,慢慢坐下。

    南清绝看到苏陌凉那似笑非笑的脸,气不打一处来,冷戾的刀眼甩给她:“玩够了吗?”

    苏陌凉装糊涂:“什么玩够了?”

    南清绝面色一沉,冷哼:“不要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借着本王的由头,恶整那群大臣,又借着本王的手,杀掉那群女子,让别人挑不出你一点错处!”

    这个女人真是阴险至极!

    苏陌凉一笑,没有否认,而是好奇询问:“所以呢,王爷是要配合我,还是要阻止我呢?”

    “本王不是已经配合你了吗?”南清绝幽深的冰蓝眸子闪过一道光芒,低沉暧昧的语气却让苏陌凉浑然一震。

    原来,他是故意杀了杨灵秋,还让管家大张旗鼓的来通知她的。

    这个男人,好似总能猜到她的心思。

    这种被人看穿的感觉,苏陌凉一向讨厌,可不知为何,面对那双流光溢彩的蓝眸,她却有种欣慰的错觉。

    “看来,王爷是不生气了。”苏陌凉勾了勾唇,轻描淡写的语气顿时让南清绝黑了一脸。

    什么叫不生气,他差点没被她气得吐血好吗。

    当众拍卖他,价高者得,又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他泡冰水澡,欲求不满,最后竟是不顾他的命令,私自留下那群女子。

    每一件罪状数出来,南清绝都恨不得掐死她。

    她好意思说他不生气!

    只是,再生气又如何,他也舍不得动她一根汗毛。

    心中一动,南清绝冷厉的眸子忽而柔软下来,深深看了她一眼,“本王很好奇,那些大臣明明没有威胁到你的利益,反而给你带来了好处,照着你的性子,你有一百种方法让那群女子待不下去,可偏偏用了最狠的一种,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他们对我不客气,看不惯她们嚣张的态度,不舒服就动手呗。”苏陌凉被他眼神盯得有些发毛。

    对于这个理由,南清绝显然不信:“仅仅是这样吗?”

    听到这句反问,看着南清绝闪着亮光的眸子,苏陌凉心头咯噔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