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第144章 休书一封
    大臣上门求亲,对苏陌凉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因为她对王府的一切本就不在乎。

    或许,她真的因为大臣和那些女子的不敬,让她觉得愤怒。

    但不知道为何,南清绝还是渴望那个原因是他。

    “你在吃醋!”南清绝唇角一勾,扬起邪魅的浅笑,戏谑般的声音,顿时让苏陌凉拿着筷子的手猛然一僵。

    “你想太多。”苏陌凉白他一眼,便是放下筷子,“今天的菜真是不合胃口,不吃了。”

    说着,她便是起身离席。

    这时,南清绝猛地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用力一带,将她拉到怀里。

    “你在逃避我,为什么!”南清绝低头深深的盯着她,暧昧的气息扑面而来。

    苏陌凉望着那双复杂的蓝眸,心头一震,说不出的滋味。

    就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怒气似乎不仅仅是因为大臣和那群女子的嚣张,好像有那么一丢丢是因为南清绝。

    她之前真的没有想过为什么要将那群女子置于死地?

    因为她们竟敢妄想嫁给南清绝!

    脑海中一闪而过这种可怕的想法,苏陌凉自己都惊了一跳。

    可就在两人四目相对之时,外边忽然传来钟管家的声音。

    “王爷,王妃,不好了,杨尚书领着一群大臣上——王府——”

    钟管家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两人暧昧的姿势惊得说不出话了。

    苏陌凉闻声,立马从南清绝身上起来,很快整理情绪,淡然开口:“迟早会来,意料之中,请他们去大厅候着吧。”

    管家许是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暧昧的笑着点头,转身便退了出去。

    看着苏陌凉抬步要走,南清绝不肯罢休,清冷的声音蕴含着期待,“记住,你欠我一个回答,我等你——”

    他等她主动告诉他。

    苏陌凉脚步一顿,面上若无其事,可心底却漾起一丝涟漪。

    ————————

    王府大厅之上,早已站满了大臣和他们的女儿。

    一个个面露凶险,怒不可遏的愤怒模样,倒是让整个屋子压抑不少。

    苏陌凉一进去,便是看到了熟悉的面孔,不禁感慨出声:“又是原班人马相聚在我王府大厅,想来只能用缘分来解释了。”

    听到这话,本就怒火冲天的众人气得吐血。

    缘分!

    她也有脸说缘分!

    坑了他们那么多钱不说,还要害死他们的女儿,这是什么倒霉催的缘分!

    “王妃,你害死了我的女儿,我要你给我个解释!”杨睿气得怒发冲冠,一想到女儿惨死,尸体还被喂了狗,胸腔里的怒火,像一顺拉断了引线就要炸响的地雷,随时都能把人炸得粉碎。

    苏陌凉眉头一挑,面色无辜,淡淡道:“杨尚书,你女儿自己触了王爷逆鳞,被王爷处死,怎么能说是本宫害死的呢!再说了,当初是你们自己费尽心思想要把女儿嫁进王爷府,对本宫又是威胁又是恐吓,本宫没与你们计较什么,反而宽容的让你们女儿进了门。怎么,现在打算倒打一耙,不认账了吗?”

    杨尚书闻言,气得咬牙切齿。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利嘴,他倒是看走眼了。

    “你——你——这明明就是你的阴谋!”杨尚书怒得气喘吁吁,面对苏陌凉理直气壮的态度,只觉得胸口有怒火滚动,灼得他说不出话来。

    苏陌凉冷觑他一眼,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讽刺:“杨尚书,你这话可不对了,你们硬闯入府,逼着本宫为王爷纳妾,如此下作的事情,本宫都大仁大量原谅了你们,现在居然被你说成阴谋,这世道还有没有天理?这事儿就算传出去,世人也只会夸赞本宫善良宽厚,指责你们下贱无耻!”

    听到这话,众人大震,想要讨回公道的心顿时沉入谷底。

    善良宽厚!

    她居然有脸用这四个字形容自己!

    别说这些大臣和他们女儿气得发疯,就连站在一旁的安嬷嬷也是忍着一肚子笑意。

    连她都承认,小姐脸皮够厚!

    只是跟这群势利小人比起来,她家小姐这脸皮就不够看了。

    “你——你——你——”杨尚书气得疼痛欲裂,扶住额头摇摇欲坠。

    苏陌凉不等他继续开口,又是接过话来:“当初还是你自己拍得高价,抢到第一个侍寝的,现在却怪到本宫头上,你不觉得你强词夺理,无理取闹吗?”

    杨尚书本就气得要死,听到这话,更是喷出一口老血。

    他实在没料到,自己竟是在花钱让女儿去送死!

    可他明知道是自己造的孽,却又不敢追究王爷的责任,谁都知道侍妾没有地位,皇室死个侍妾,无伤大雅。

    想到这儿,杨尚书一个虚脱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苏陌凉见此,眉头轻敛,不耐烦的低吼:“来人,杨尚书暴病,送他回杨家!”

    就这样,杨尚书被两个护卫抬着走出了王府——

    看着杨尚书如此,其他大臣和女子都是心有余悸的咽了咽口水。

    纷纷庆幸自己没有花那么多钱抢到第一名,庆幸自己的女儿还没侍寝。

    这时,只见宋侍郎一改往日嚣张的态度,毕恭毕敬的跟苏陌凉抱拳:“王妃娘娘,之前微臣多有得罪,还望娘娘大人不记小人过,饶过微臣和微臣的女儿。”

    “别,本宫可没对你们做什么,本宫都是照着你们的意愿行事,从来不曾为难什么,现在说得好像本宫十恶不赦了一般。”苏陌凉冷声反驳。

    看着她软硬不吃,宋侍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是是是,王妃说的是,只是微臣就那么一个女儿,实在不想她那么快出嫁,所以,微臣想领她回去,还望王妃批准。”

    现在除了杨灵秋死了,其他女子都在现场,唯独没有看到宋妙芙,宋侍郎不用猜也知道,她定然是被苏陌凉关起来了,心头不免着急。

    苏陌凉听了,秀眉一皱,不赞同:“宋大人,你好像还没搞清楚,你女儿都到王府过夜了,嫁妆也送上门了,那她便是王爷的女人,岂是你说带走就带走的?”

    宋侍郎闻言,双腿一软,吓得不轻。

    苏陌凉这话,是摆明不放人了啊。

    其他大臣本也想开口要回女儿,顺带拿回嫁妆,没想到苏陌凉连人都不肯放,更别说拿回嫁妆了。

    “王妃娘娘,你要怎样才肯放人?”宋侍郎被逼无奈,只有直言不讳的询问。

    苏陌凉挑眉,睨他一眼,慢悠悠的开口:“不是本宫揪着不放,实在是不合规矩,现在你女儿已经嫁进了王府,若想要脱离王府,那必须王爷休书一封才行。”

    休书!!!

    听到这儿,全场女子吓出一身冷汗。

    坑了她们家那么多钱,还威胁着她们的性命,如今,想要后悔,离开王府,还要王爷休书一封。

    若是给了休书,那她们岂不就成了南隋国人人唾弃的弃妇了吗?

    到时候还有哪个男的敢娶她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