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5.第145章 比她还坑爹
    “苏陌凉,你别欺人太甚!”宋侍郎咬牙切齿,猛地大吼。

    宋侍郎想到自己花的那些钱,想到女儿变成残花败柳,就顾不得什么礼数,什么规矩,彻底失去了理智。

    苏陌凉闻言,眉头一蹙,面容瞬间掀起怒色,对着宋侍郎一阵呵斥:“大胆宋侍郎,以下犯上,直呼本宫名讳,拖出去,仗责一百!”

    宋侍郎被打,顿时起了杀鸡儆猴的作用。

    其他大臣和女子见此,全都不敢造次,显然被苏陌凉的威严吓得不轻。

    沈大人见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只有硬着头皮抱拳:“王妃,求王爷休书一封,微臣带着女儿现在就离开王府。”

    沈如玉闻言,吓得浑身一颤,惊惧的喊起来:“父亲,不要,我不要休书,我不要当弃妇!”

    弃妇这个词,对在场的女子都是致命的打击。

    若是被赐了休书,那她们下半辈子都要在别人唾弃中度过了。

    沈大人何尝不知道,只是这种状况,除了打掉牙齿和血吞还能怎样。

    “你难道想死在这里吗?”沈大人侧目狠狠瞪了沈如玉一眼。

    沈如玉瞬间噎喉。

    她不想成为弃妇,更不想死在这里啊。

    想到这里,沈如玉死死咬着唇瓣,把唇瓣咬出一条深深的血痕,足见她内心的挣扎。

    沈大人见她沉默,才放心下来,对着苏陌凉又是一拜:“望王妃成全!”

    看沈大人如此识趣,苏陌凉也不为难,旋即挥挥手:“既然如此,沈大人带着沈如玉离开吧,休书明日再送到府上。”

    沈大人闻言,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落了下去,随即领着沈如玉快步离开了王府。

    其他大臣见此,也只有忍辱负重,效仿沈大人请求赐休书带走女儿。

    苏陌凉没意见,很爽快的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既然已经宰了他们一顿,害得他们狼狈不堪,苏陌凉的目的也达到了,没必要揪着不放。

    这群人尽快离开,也不用碍她的眼了。

    直到看着众人都淡出了视线,一旁安嬷嬷才小声问道:“小姐,真的就这么放过他们了吗?”

    苏陌凉点点头:“是啊,放过他们了,接下来就交给太子去处理了。”

    “啊?太子?”安嬷嬷满脸不解。

    苏陌凉莞尔一笑,眼里划过一丝幽芒:“你忘了他们是谁的亲信了?”

    安嬷嬷被她这么一提点,顿时领悟过来:“哈哈哈,小姐,他们可惨了,这事儿闹得这么大,太子知道他们叛变了,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相信南景焕现在的面色也不好看。”苏陌凉想到南景焕暴怒的表情,就忍俊不禁。

    说到南景焕,苏陌凉便是想起了苏伊雪。

    不知道她过得如何。

    “最近苏伊雪怎么样了?”苏陌凉漫不经心的问道。

    安嬷嬷却是收敛了笑意:“小姐,你让老奴派人去跟踪她,还真发现她去了南城西边的周怪医那里。”

    “什么时候的事儿了?”

    “前两天的事儿,都去了两次了,想来她脸上的伤太重,一时半会还治不好。”安嬷嬷道。

    “嗯,不用再跟踪她了,她应该在周怪医那里吃了不少苦头。”

    “是,老奴遵命——”

    苏陌凉话落,便起身朝着厅外走去。

    “小姐,你要去哪?”安嬷嬷追问。

    “当然是找王爷拿休书啊。”苏陌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不禁让安嬷嬷抹了把汗。

    好可怜的王爷,这休书起码也要写十几封啊!

    当苏陌凉跨进南清绝的寝殿时,南清绝侧卧在榻上,右手枕着脑袋,左手拿着一本书,悠闲自在样子。

    “打发走了?”眼睛盯着书本,可话却是冲着苏陌凉说的。

    “没有,还差你的休书。”苏陌凉径直坐过去,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椅子上。

    南清绝闻言,拿着书的手一僵,顿时放下书本,蹙眉低吼:“休书?本王不是说了你下辈子都别想吗!”

    “不是给我的,给那些千金小姐的。”苏陌凉无语的睨他一眼,他明明不是暴躁的性子,偏生对她这般暴躁,真不知道是不是欠他的。

    听到这儿,南清绝才恍然大悟,不得不感叹他看上的女人这手段真不是一般的黑。

    “不写。”毫不犹豫的拒绝。

    苏陌凉一愣:“你不是要配合我吗,这么快就变卦了?”

    南清绝抬眸深深看她一眼,唇角一勾,低沉的声音略带些沙哑,“本王只娶你,你要本王给谁写休书。”

    南清绝的意思很清楚,他这辈子只娶苏陌凉,只承认苏陌凉,其他女人不管是谁,不管以什么形式与他扯上关系,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更谈不上写什么休书!

    苏陌凉心头一震,明白他的意思后,面颊有些发烫。

    这家伙,不是惹她生气就是调戏她。

    “我都给她们说了,休书明天送到府上。”

    南清绝见她执着,唇边的笑意更深,朝着外边喊了一声:“钟管家,进来——”

    钟管家得令,乖乖趋步上前,等候吩咐。

    “你,写十几封休书,签上你的大名,派人送到各个府上去。”南清绝冷冷吩咐。

    苏陌凉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南清绝比她狠多了!这种阴损的招儿都被他想了出来!

    钟管家一听这话,吓得白了面色,惊慌的摆手:“不不不——王爷万万不可啊,老奴一个奴才,怎么能给那些千金小姐写休书,还签上老奴的名字,你可别折煞奴才了。”

    “叫你写,你就写,废什么话!”南清绝不悦低吼,态度强硬,不容反驳。

    钟管家整张脸苦逼得皱成了一团,又不敢拒绝。

    他还没干过这么坑的事情,要是那些大臣千金收到他一个****署名的休书,八成得气晕过去啊!

    哎,谁让他摊上了一个腹黑的王妃,又摊上了一个更腹黑的王爷呢——

    ————————

    苏陌凉是把人整得叫苦不堪,反观苏伊雪就是被折磨得半死不活。

    自从她找上了周怪医,就被后者用尽各种变态的方式折磨得不成人形,为的就是让后者医好她那张脸。

    反正南景焕也不碰她,她干不干净,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用一张美丽的脸去面对他。

    可是,她脸上的伤太重,周怪医说必须换皮,必须用人皮来修复。

    所以苏伊雪毫不犹豫的报出了苏陌凉的名字。

    “我听说,那苏陌凉实力不低,又有九王爷和南星学院的人撑腰,你确定要招惹她吗?”周怪医不蠢,多少听过苏陌凉的名号。

    苏伊雪咬牙切齿,深入骨髓的恨意让她早已失去了理智。

    “我就要她的脸皮,只要她的脸皮!!!”

    南景焕不就是喜欢她那张脸吗,那她就换成苏陌凉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