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7.第147章 自食恶果
    苏陌凉嫣然一笑,眼角微挑,目光戏谑,却透着丝丝阴冷。

    “就在刚才我揽袖欲要喝下这杯酒的时候。”语气淡然,像是叙述一件普通事儿,可内容却让苏伊雪浑身大震。

    “你——你——”苏伊雪惊骇得撑大眼睛,指着苏陌凉气得说不出话来,这时脑袋的厚重感渐渐袭来,让她抵挡不住。

    原来,苏陌凉早就知道她下了毒,更是知道她吃了解毒丸。

    所以她才故意装作要喝的样子,趁着袖子挡杯的那一瞬,反过来给她下了毒。

    真是好歹毒的手段,好深沉的心机!

    没想到,她又一次失败了!

    又一次败在了这个她恨之入骨的女人手里!

    “苏陌凉,你给我下了什么毒!”苏伊雪浑身燥热,瘙痒难耐,就算不问,她心头也多少有些清楚。

    苏陌凉见她渐渐的摊软在了地上,一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无力娇喘,这才幽幽开口:“啧啧啧,这唇药真是厉害,不过药效虽猛,但只有半柱香的持续时间,想来,等你的太子殿下赶到的时候,你也应该清醒了过来。”

    苏陌凉故意选了这种药效时间短的毒药,就是为了看到苏伊雪神志清醒的看着南景焕愤怒和厌恶。

    想来,应该会很精彩。

    苏伊雪此刻已经说不出话,只有厚重的喘息声传来,一看就是饥渴难耐了。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敲响,传来一道急不可耐的猥琐声音:“苏伊雪,你得手没有,我都等不及了。”

    苏陌凉眉头一挑,不禁失笑,看来,苏伊雪也是对她下了唇药,想要便宜那个周怪医。

    也好,既然那个周怪医有胆子猥亵她,那她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儿,苏陌凉缓缓走到了门口,静立等候。

    周怪医见房里没人答应,不禁凑着耳朵,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这一听,他顿时听到一连串娇喘的女声,心下一喜,暗道苏伊雪干得漂亮。

    随即,他摩拳擦掌就推门而入。

    而候在门口的苏陌凉,猛地关上房门,一个探掌,快如迅雷般点住他的穴道,顿时让他动弹不得,说不出话。

    周怪医看到苏陌凉竟然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面前,而苏伊雪反倒软在地上,饥渴难耐,顿时惊得瞪圆了眼睛。

    他看错没有?

    中毒的不该是苏陌凉吗?

    怎么会是苏伊雪?

    他记得苏伊雪吃了他给的解药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看着周怪医满脸震惊,苏陌凉冷笑一声,好心解释:“可惜啊,我没喝下那杯酒,反而是苏伊雪替我喝了,不过我提前在酒里加了点药,就是不知道是你的药厉害,还是我的药厉害。”

    “你瞧瞧,你的小情人那饥渴的样子,迫切的需要你的爱抚,你难道不去帮她吗?”说着,苏陌凉拿出一个药瓶,放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周怪医欲哭无泪,着急得要死,可偏生动不了,又说不出话,只剩下眼睛滴溜滴溜的转,尽力表达着抗拒的意思。

    看着周怪医吓得不轻,苏陌凉一个勾唇,猛地捏住他的嘴巴,将药粉灌入他的嘴里。

    这药粉遇水即化,苏陌凉直接拿起酒壶狠狠灌了他一口,药液顿时呛进他的咽喉,顺着食道而下。

    不一会儿,周怪医惨白的面色忽然变得涨红起来。

    本就骚动的身体更是如火球般滚烫难忍。

    看着起了药效,苏陌凉才解开他的穴道,一个推掌,将他推到了苏伊雪的跟前。

    **一相遇,两人很快就苟且在了一起,那疯狂激动的样子,苏陌凉仿佛在看动物世界。

    见事情办妥,苏陌凉才大摇大摆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她慢悠悠的走到热闹的大厅,随意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

    屁股还没坐热呢,就不知道谁嚎了一嗓子,顿时如惊雷般在热闹的大厅炸响。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太子侧妃苏伊雪居然跟周怪医躲在房间苟且!”

    大声喊起来的是个路过的青年男子,他见雅间的门开着,无意间瞄了一眼,没想到就看到这么惊世骇俗的画面。

    他这一喊,大厅的客人,全都吃惊不小,不一会儿,苏伊雪的雅间门口就围满了人,大家都像是看笑话般,又是笑,又是骂,各种议论不绝于耳。

    当南景焕闻风感到醉仙楼的时候,便是看到无数人围在一个雅间门口,喧哗不止。

    “啧啧啧,没想到苏伊雪竟是这种人,都嫁到太子府当了侧妃,还不知足,竟然跟四十几岁的周怪医搞在了一起!”

    “这苏伊雪怎么和周怪医有一腿的?他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啊?”

    “是呀,谁知道呢,不管怎样,太子殿下要是知道了,定是饶不了这对狗男女。”

    “哈哈哈,太子也是可怜,之前娶了岳母,现在侧妃又背着他偷人,哎,男人做到这份上也够憋屈的了。”

    听到这里,南景焕早已怒不可遏,大步走过来,猛地拉开人群,朝着雅间里一望。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苏伊雪和周怪医紧紧抱在一起,做着苟且之事。

    看到这里,南景焕的怒火如火山爆发般咆哮而出,震得屋顶都轰然颤抖:“苏伊雪!!!”

    吼声落下,他猛地冲上前,一把拉开苏伊雪身上的周怪医,直接拽着苏伊雪的衣领,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右掌狠狠扇在了她的脸蛋上,发出一声洪亮的脆响。

    由于用力过猛,套在苏伊雪耳畔的面纱瞬间掉落,露出了那张被腐蚀得恶心恐怖的脸蛋——

    此时的南景焕,吓得手臂猛缩,顿时扔掉苏伊雪,连忙后退三步,涨得绯红的俊脸忽然面如土色,那双美眸布满惊恐,全身上下的血液好似凝固,喉咙的怒吼也哑然失声——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是苏伊雪吗?

    这是他曾经深爱的南隋国第一美人苏伊雪?

    而苏伊雪此刻这凶狠的一巴掌彻底打清醒了,模糊不清的视线逐渐明朗起来。

    她看着南景焕满脸惊骇的模样,看着身边衣衫凌乱的周怪医,这一刻,苏伊雪瞬间想起自己被苏陌凉下药的事情。

    她慌乱失措的爬到南景焕的脚边,扯着他的衣摆,语无伦次的解释,嘶哑凄厉的哭声分外渗人:“不——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是苏陌凉,她给我下了毒,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没有——不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