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2.第152章 家破人亡
    此时的莫府大门,砰的一声被猛力震碎,狂风涌动而来,气势强悍,力量逼人,直接将莫府前院的水缸和假山击个粉碎,发出一声震破天际的巨响。

    狂风之中,肩舆上的黑袍男子犹如地狱杀神,浑身散发着戾气,绝美的容颜冷若冰霜,抬眸之际,冰蓝眸子像是出鞘的锋刃划过嗜血的冷芒,顿时骇得莫府上下鸡飞狗跳。

    莫家主看到这里,心头一震,蹙眉大吼:“来人,给我上,困住南清绝!”

    吼声落下,府上所有护卫一拥而上。

    “哼,一群蝼蚁!”南清绝漠然冷哼,丝毫不把这群护卫放在眼里,一个抬臂,光是那股气劲,便是撞飞一大群人,不过眨眼时间,莫府前院已是尸横遍野。

    看到这里,莫家主额头的青筋隐隐凸起,双手一划,猛地大吼:“杀阵,启!!!”

    “小小阵法,就想困住本王,天真!”南清绝说话之际,力量已经轰然而至,猛地撞上莫家主的身子——

    “噗——”莫家主还来不及开阵,便是被彪悍的力量击中,顿时撞上身后的墙壁,发出一声闷响。

    莫夕颜看到这里,吓得尖叫一声:“爹,你没事儿吧!爹!”

    然而这时,还不等莫夕颜扑过去扶起莫家主,南清绝手掌一拢,直接隔空将他抓了过来,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莫家生死存亡一线之间!

    然而在阵法里的苏陌凉,却是浑然不知南清绝已经把莫家搅得天翻地覆了。

    此时的她坐在雪地上打坐修炼。

    因为她发现,这恶劣的环境竟是能刺激她体内的灵力波动,不一会就有了晋级的苗头。

    她绝不能错过任何一个晋级的机会。

    所以,她这一坐就坐了许久,待她睁眼之时,体内的灵力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呼,总算是到了初级天灵师。”苏陌凉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被风雪冻得僵硬的脸蛋,忽然绽放出一个兴奋的笑容。

    还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阵法非但没困住她,还让她捡到这么大的便宜。

    想着,苏陌凉满意的抬头朝天边望去。

    只见天空中,那轮如金盘般金灿灿的太阳,一如既往的释放着耀目的光芒,

    苏陌凉看到这里,唇角一咧,低声感叹:“阵眼藏得真深,不过可惜,还是被我找到了!”

    从刚才的黄沙大漠到现在的冰天雪地,唯独天空的太阳没有改变,所以苏陌凉断定,那一定就是真正的阵眼!

    想到这儿,苏陌凉一个飞身跃上了悬崖之巅,朝着太阳的方向猛然一跃,跳出悬崖,冲着天空凶悍扑去,手里酝酿的灵力已然滚成强大的火球——

    就在这个时候,她猛地一个挥臂,灵力火球轰然撞向了天边的太阳。

    就在她快速坠落悬崖之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太阳猛地被灵力击中,金盘支离破碎,绽放出一道刺目的强光,刺得苏陌凉难受的眯起了眼。

    光芒落下,四周的风雪如梦般消失无踪,待苏陌凉再度睁眼之时,她已经站在了尸横遍野的院子里。

    然而外边的状况却让她大吃一惊。

    环顾四周,全是尸体!

    这莫家困杀她,她还没死,他们怎么死了?

    就在苏陌凉疑惑之时,背后顿时传来南清绝阴鸷切齿的声音:“把苏陌凉给本王放出来,不然,本王今天就让你莫家消失在这南隋国!”

    听到这里,苏陌凉神情一震,顿时转身望去。

    只见南清绝手擒莫家主,一副要将他生吞活剥的凶悍模样,冰蓝眸子许是因为杀戮,变得猩红可怕,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南清绝,你怎么来了!”苏陌凉惊讶的喊了一声。

    南清绝浑身一僵,惊愕的偏头望去,当目光触及到完好无损的苏陌凉时,冰蓝眸子猛然一震,顿时扔掉了莫家主。

    冰冷的面孔在这一刻东崩瓦解,满腔的怒火像是被一盆凉水,浇灭了一大半。

    好在,她没事儿!

    只是,他都为她急得要死了,她竟然问他怎么来了。

    苏陌凉真是一开口就能气死他啊!

    摔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莫家主,在看到苏陌凉的时候,顿时吓得目眦尽裂:“你——你——你竟然出来了!”

    这简直比被南清绝拍死还要惊悚!

    要知道那阵法可是全靠着莫家祖宗传下来的阵眼支撑着,她竟是从阵法里走了出来,不就代表阵眼被毁了吗!

    那可是他们莫家传了好几代的阵眼,是莫家上下最值钱最宝贝的东西。

    没了阵眼,莫家可就毁了啊!

    苏陌凉闻言,莞尔一笑,心情非常好的点点头:“是呀,我出来了,不但如此,我还靠着你的阵法晋级到了初级天灵师。至于你那阵眼,的确不错,藏得很深,我找了好半天才将其击碎。”

    “什么——击碎!!!”听到这里,莫家主只觉得胸口剧痛,猛地涌上一口鲜血,大口喷出,血洒一地。

    他硬着脖子,鼓着眼睛,颤抖着手臂指着苏陌凉,想要说什么却哑然失声。

    莫家主永远想不到,为了女儿的名额,竟是断送了莫家的阵法,还帮着仇人晋级到了天灵师。

    想到这儿,他气急攻心,两眼一翻,强行撑起的身子轰然倒地,断了气。

    苏陌凉惊讶的睁大眼睛,望向南清绝:“你把他打死了!”

    南清绝敛眉,不想替她背锅,顿时撇清关系:“明明是被你气死的。”

    “他是泥塑的吗,我说两句话就能把他气死?”苏陌凉无辜。

    南清绝一脸冷漠:“谁知道呢。”

    可是,看到这里的莫夕颜早已气得发疯,此刻呲牙咧嘴,癫狂的朝着苏陌凉凶猛扑来,那架势简直要把她撕碎!

    “苏陌凉,你毁了我们莫家,气死了我父亲,我要跟你拼了!”凄厉的吼声尖锐刺耳,震得苏陌凉皱了皱眉头。

    南清绝最讨厌这种鼓噪又不知死活的女人,顿时一个挥袖,将她打翻在地。

    莫夕颜摔在地上,捂着受伤的胸口,怨毒的瞪着苏陌凉和南清绝,身体抽搐了两下,又是顽强的想从地上爬起来。

    看到这里,南清绝更是烦躁,欲要再度出手结束她的性命。

    “南清绝,不要!”就在这时,苏陌凉及时阻止了他。

    苏陌凉并不想害死莫家主,也不想害死莫夕颜,这两人都是莫浩歌的亲人。

    她已经伤他很深了,不想让他雪上加霜。

    至于莫家主的死,在她意料之外,说来,也是对不起莫浩歌。

    “又是因为莫浩歌!”南清绝沉了面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