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3.第153章 好大的排场
    这个莫浩歌让南清绝恨得发狂。

    好几次都想结束了他的性命,可偏生顾忌苏陌凉,都艰难的忍了下来。

    那个男人到底哪里好了,让她这么挂念着。

    该死!

    苏陌凉见南清绝黑如包公的面色,就知道世界第一醋王生气了。

    她似乎早已习惯了他的醋劲儿,只是白他一眼,都懒得开口解释了。

    因为她不管解释多少遍,嘴巴都要起泡了。

    他没有一次是听进去的。

    再说了,他连周怪医那种人的醋都吃,苏陌凉觉得这种程度已经是轻的了。

    “走吧。”苏陌凉看了一眼尸横遍野的莫府,又看了看惨死的莫家主和口吐鲜血在地上挣扎着的莫夕颜,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人家请她来做客,结果她闹得人家家破人亡,已经很惨了。

    看着苏陌凉和南清绝要走,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的莫夕颜嘶哑大吼:“苏陌凉,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参加宗派大比,一定会进入宗派,我一定要亲手解决了你!”

    苏陌凉刚跨出大门的脚微微一顿,冷冷回道:“好,我在宗派大比上等你!”

    ——————————

    时间匆匆,又是过去两日。

    苏陌凉自从听了吴导师那番话,也是勤奋的窝在王府,紧张的准备着宗派大比。

    这时候,绿蔓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满脸激动的喊起来:“小姐,你快出来看啊,外面好大的排场,奴婢第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人物呢。”

    苏陌凉打着坐,被她这一嗓子嚎得睁开眼睛,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都说了,别整天咋咋呼呼的,怎么还是这么冒失呢。”

    绿蔓闻言,吐了吐舌头,还是忍不住激动的心情,焦急的催促:“小姐,你快去看看吧,据说苍元国的七皇子来了,奴婢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排场,果然,那个国家的人就是要牛气些。”

    “苍元国的七皇子?”苏陌凉微微皱眉,对于苍元国她是听说过,可是这七皇子,她倒是没去了解。

    看着小姐一脸疑惑的样子,绿蔓怒其不争的嚷起来:“小姐,你该不会连七皇子宫佑熠是谁都不知道吧!奴婢很早就听说过了,此人是个超级天才,听说是寂灭宗长老们重点培养的对象,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呢。”

    苏陌凉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不知道是自己太孤陋寡闻,还是绿蔓太八卦,连这种小道消息,她都知道。

    只是,她对七皇子不感兴趣,倒是对苍元国的皇子为什么会突然跑到南隋国这个偏僻的小国家比较感兴趣。

    “他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来干什么?”苏陌凉的关注点永远不在点上。

    “谁知道呢,反正也不是奴婢该关心的问题。”绿蔓撇撇嘴,懒得费脑细胞去思考强者做事的动机,“小姐,你天天闷在房间里,也该出去透透气了——”

    说着,绿蔓就伸手将苏陌凉拉了起来。

    苏陌凉失笑摇头,任由着她拉出了王府,走到了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的大街上。

    果然,绿蔓没有一点夸张,真如她说的那般,排场很大。

    一座马车竟是用汉白玉雕刻而成,汉白玉上栩栩如生的花纹,精致美丽,在阳光的照耀下绽放着莹白的光芒,

    马车的四个角落装饰着锦缎丝绸,挡住窗户的绉纱镶金嵌宝,马车缓缓前行,绉纱微微晃动,顿时闪得众人纷纷眯眼。

    马车两边跟着两行身穿盔甲,身姿魁梧的侍卫,一个个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那气质那气势,果然不是南隋国的士兵可以比拟的。

    不过,让苏陌凉大开眼界的却是在马车前方拉车的四匹雷霆赤电驹。

    这雷霆赤电驹可是六阶灵兽,跟她的青云豹一样,都是速度见长,没想到,竟然被这七皇子用来拉马车。

    一拉就是四匹!!!

    真是暴殄天物啊!!!

    想着,苏陌凉忍不住朝着空间里的青云豹内心传音道:“你瞧瞧,我对你多好,人家六阶灵兽还在干苦力活,你就整天知道在空间里睡大觉。”

    青云豹睡得正香,就被苏陌凉的声音吵醒,不舒服的打了个响鼻,不理她。

    苏陌凉无语,这下她终于知道什么叫别人家的灵兽。

    就在这时,风起,纱动,那马车里的人,影影绰绰,看不真切,可光是能瞄到人影子,街上的行人便已经激动得不行了,全都推搡着往前靠近,争先恐后,想要一睹九皇子的尊容。

    苏陌凉和绿蔓已经被挤得不可开交,本离着马车有一段距离,没想到就被后面的人挤到最靠前的位置。

    “大家不要挤,往后退,不能再向前了。”绿蔓苦着脸连忙朝后嚷起来。

    可是身后的人哪里听她说这些,心思全都在七皇子身上,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此刻也不知道是谁推了绿蔓一把,绿蔓一个踉跄顿时朝前扑去,一下子摔在了马车前方,刚好挡住了马车去路。

    “哪里来的刁民,竟敢挡住七皇子的路,找死!”只见一个侍卫猛地一声大吼,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举起长枪便要斩杀绿蔓。

    苏陌凉见此,眉头轻敛,一个挥袖将侍卫震退而去,清丽的容颜上浮起冷意,同样气势不弱的反驳回去:“哪里来的狗奴才,竟敢打本宫的人。”

    侍卫没想到眼前的女子,瘦瘦弱弱,却如此胆大包天,连他都敢骂!

    要知道苍元国的人一向瞧不起南隋国,就连奴才都觉得比南隋国的人高人一等。

    再加上,这侍卫是七皇子的人,自有一身傲气,如今被一个南隋国的女人骂成狗奴才,当下就火了。

    “你好大的胆子,连七皇子都敢顶撞!!!”侍卫气急,奴才的身份没办法改变,他只有端出七皇子的威严。

    苏陌凉听了,却是冷嗤一声:“你才好大的胆子,本宫骂的是你,你却将自己比作七皇子,不要命了吗!”

    对付这种狐假虎威的人,苏陌凉从不手软。

    侍卫浑身一抖,面色僵硬,瞳孔浮起震惊。

    “你——”

    “都说有什么样的奴才,就有什么样的主子,没想到苍元国的人如此仗势欺人,本宫今日算是见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