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4.第154章 苍元国七皇子
    听到这话,围观的群众全都吓得倒抽一口冷气。

    苏陌凉这是在骂七皇子仗势欺人啊。

    到底是谁给她的胆子,连苍元国的七皇子都敢得罪。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苏陌凉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怕这个字,只要招惹到她,无论是谁,她一定会给予反击,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对她来说,做人要是那么窝囊,还不如死了算了。

    此时,大伙儿都是不可思议的盯着苏陌凉,全都心有余悸的咽了咽口水,等待着马车内七皇子的反应。

    就这样,双方都沉默了片刻,马车内才传出一道低沉却清澈如一汪深潭的男声:“卫勇,不得无礼!”

    明明只有几个字,声音也不大,气势也不足,冷冰冰的,听不出任何情绪,可渗透出来的威严却不容小觑。

    就连苏陌凉都心中一禀,升起异样的感觉。

    被唤为卫勇的护卫,凶神恶煞的瞪了苏陌凉一眼,才很不情愿的收敛了气势,收起长枪,规规矩矩的,不敢造次。

    “走吧——”没有多余的废话,从马车里幽幽飘出两个字,冷漠地让人胆颤。

    话落,队伍继续前行,好似根本没有受到绿蔓和苏陌凉等人的影响,渐渐的驶向了皇宫的方向。

    当马车从苏陌凉身边行过的时候,绉纱浮动,一双如墨般浓得化不开的乌黑眼眸,朝她轻轻瞥来一眼,深邃幽暗,好似要把人吸附进去,让人心生寒意。

    那张翩若惊鸿的脸,一闪而过,虽然只是那么一眼,却让苏陌凉呼吸一紧。

    此时此刻,苏陌凉也不得不承认,此人似乎真的很厉害。

    看着马车渐渐走远,绿蔓才愧疚的凑到苏陌凉的面前,自责道:“对不起,小姐,都是奴婢的错,奴婢实在太笨了,竟然挡了七皇子的道,还让小姐得罪了七皇子,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说着,绿蔓闪了自己几个耳刮子。

    苏陌凉顿时抓住她的手,安慰道:“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这街道这么挤,推推搡搡很正常,七皇子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他这不是放过你了吗。”

    绿蔓闻言,红着眼眶点点头,心头感激苏陌凉的体谅。

    “好了,该回去准备下进宫了。”苏陌凉拍拍她的肩膀,转身往王府走去。

    绿蔓闻言,满脸不解,追上去问:“为什么要进宫啊?”

    “七皇子莅临咱们南隋国,皇上自然会盛情款待的,看来,今晚我们又免不了要虚与委蛇一番。”想着,苏陌凉叹了口气,只是脑海中那双眼睛却再也挥之不去,让她心里有些发毛。

    果不其然,还没到晚上,皇宫里就有太监来传话,邀请九王爷和王妃入宫。

    苏陌凉和南清绝傍晚十分,便坐着马车进了宫。

    今天的皇宫尤为热闹,四处张灯结彩,火树银花,比中秋节的时候还要隆重。

    苏陌凉多远就听到从怡和殿里传来的丝竹之声,未走进大殿,便已经脑补出了大殿上歌舞升平的喜庆场面。

    此时,一群端着美酒佳酿的宫女脚步匆匆的从苏陌凉身边走过,大家象征性的冲她和南清绝行了个礼,便是丝毫不敢耽搁的赶着去了怡和殿。

    看这架势,就知道皇帝到底有多重视这次宫宴。

    不过,苏陌凉也能理解,从苍元国来的人自然是贵宾,更何况来的还是七皇子,这么大的来头,皇帝怕似要把他当祖宗一样供起来。

    正想着,她和南清绝便已经到了大殿门口,候在门口的太监见此,顿时朝着殿内喊了一嗓子:“九王爷,九王妃进殿——”

    声音落下,苏陌凉与坐着肩舆的南清绝缓缓进入了众人视线。

    由于前段时间,南清绝抢亲的事儿闹得太大,影响颇广,看着两个话题人物同时出现,大伙儿都是投去惊奇的目光。

    好在,苏陌凉和南清绝都是性子冷淡的人,无视掉大伙儿炙热的视线和喧哗的议论,在宫女的指引下落座。

    然而此刻,有一道犀利得不容人忽视的视线,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阴冷尖锐,落到苏陌凉的身上,顿时让她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苏陌凉脊背一寒,心头微震,猛地抬眸望去,此刻,正好对上那一双如深渊般深不可测的乌黑眼眸。

    那是一种审视,一种评估!

    不过,那样的视线只是一扫而过,又让人觉得,仿佛只是一个意外的碰撞,没有任何情绪和思想。

    但苏陌凉在见识了南清绝那双蓝眸之后,面对这样的目光,也能坦然的对视,并未造成太大的影响。

    只是,这一看,她反倒有些舍不得移眼了。

    因为此人俊美非凡,长着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明明是多情的弧度,偏生那双乌木般的黑瞳冰冷孤傲,若有若无的眼神总给人一种胆寒的畏惧感。

    在这种极度矛盾的美感下,虽然五官并不精致,也不出众,但配着白皙细腻的肌肤,颀长挺拔的身姿和那举手投足间的高贵气质,整个人就有种一气呵成的美感。

    他的俊美不同南清绝的精致,却自有一股清秀儒雅的味道,让人看一眼,便无法忘记。

    许是苏陌凉毫无遮掩的打量,让已经错开视线的宫佑熠再度望向了她。

    似乎惊讶一个女子胆敢直视他的目光,宫佑熠乌黑的墨瞳闪过一丝异样。

    就在两人对视之时,一旁的南清绝一个顺势将苏陌凉拉入怀里,凑到耳边,惩罚性的咬住了她的耳垂,模糊的声音带着霸道的质问:“他难道比我还好看?”

    苏陌凉耳朵倒是不怎样痛,就是耳畔和脖颈处的暧昧热气让她浑身僵硬。

    “这么多人看着,你干什么!”苏陌凉知道这个醋王又开始折腾了,真是没一刻闲着的。

    她越是挣扎,南清绝抱得越紧,“再动,我不介意让你坐到我身上来。”

    当着他的面,就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男人,很难想象,他若是不在,她该放肆到什么地步?

    想到她曾经滚到他的床上,对他又是撕又是扑的,他就知道她绝不是个省油的灯。

    苏陌凉被他威胁得停下了动作,狠狠瞪了他一眼。

    在这种场合,坐到他身上,她还要不要脸了!

    由于两人长相都过分出挑,他们的一举一动自然是引人注目的。

    此时,在场的众人全都被两人暧昧的动作吸引了目光,就连七皇子也不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